笔趣阁 > 原始凶猛世南言txt下载 > 第五十一章 大胜
    (昨天写的内容有点拉胯,我修改了一下,感觉好了很多。上一章和上上章,从中间部分进行了重写和修改,望周知。)

    在谷上地区,冬天和春寒料峭的时候,下过冰雹。

    那拳头大的冰雹落下来,能把人砸的头破血流,力巫都只能躲着。

    而现在,头上下起了石头雨,河部众人的心里,不禁骂起了娘,纷纷抱头鼠窜。

    这么大的石头真要打到人,绝对是筋骨折断的下场。

    不少人举起了木盾,以抵挡落下的石头雨。

    下一秒,成百上千的石头便落了下来,噼里啪啦地响着。

    他们已经预知到,这波落下的石头十分凶猛,但绝不会想到,它会这般恐怖!

    呼啸而来的石头,从上空落下,就像一头大象的象牙狠狠地顶了过来。

    轰!

    嘭!

    那石头砸中盾牌,瞬间就将盾牌击穿。

    落在大地上,肉眼可见的,石头就在石质地面砸出一个坑,在碰撞中粉身碎骨。

    要是直接砸中人,元巫挨上一块,都能听到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口中发出沉闷的痛苦呻吟。

    若是力巫被砸中,那么立时就是鲜血飞溅,血肉之躯被击穿,手臂都能硬生生打成两截。

    几乎就是几个呼吸,河部的这些人便被打散了,上百人躺在了地上。

    地面一片鲜血淋漓,甚至还有断臂残肢,实在是难以入目。

    大半人还活着,但都极为痛苦地躺在地上惨叫,他们大多是力巫,也有几个倒霉的元巫。

    “他们逃走了!河部的人逃走了!”

    炎部众人欢呼着,胜利的他们喜悦洋溢在脸上,那是胜利者的微笑。

    在这个时代,战争打赢了就是强者,败者就只能挨欺负,就是这么现实。

    胜了一切好说,若是失败了,他们下场可不会好。

    而现在胜利了,抓住的这些河部俘虏,就是炎部免费的劳动力了。

    当众人走下山坡,去地面打扫战场的时候,口中也忍不住直抽凉气。

    因为那场面,实在是太血腥了。

    他们如何也想象不到,王权以念力抛出来的石头,威力会这么恐怖!

    河部的众人挨上一两轮,就有上百人的伤亡。

    炎部的大虎和大石头带人清点,河部留下的上百人中,当场死去的有三十多人,重伤的有四十多,还有五十多伤势能恢复。

    要知道,这些可都是觉醒了巫血的力巫,筋骨异于常人,弱的有三四百斤力气,强的有一两千斤力气。

    甚至还有几个被砸中脑袋,当场昏厥的下位元巫!

    这般恐怖的威力,居然是看起来岁月静好人畜无害的王权所爆发的。

    他要是竭尽全力,飞在半空当中不断下石头雨,那是不是能全部歼灭一个小型部落?

    想到这里,众人的目光中,不禁生出敬畏和恐惧。

    强者,在什么地方都能得到尊重和敬畏。

    王权看着地上躺着的这些人,也为这场面感到血腥残暴。

    念力弹他还是第一次这般运用,没想到杀伤力如此恐怖,简直比机枪扫射还要威力惊人。

    看来以后要慎重使用了,毕竟是杀戮,没必要的时候,还是少造杀业。

    今天也是自卫和反击,他心里虽然没什么自愧,但也有几分反感。

    指着河部的那些人,王权当即下令:“这些人,能治愈的留下来当战争罪犯,让他们干活赎罪。当场死去的人和重伤的人,我们先行照料,随后通知河部拿东西来赎人!”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战役,炎部的损失几乎为零,收获倒是有一些。

    五十多名力巫,那可抵得上几百个普通人的劳动力。

    有了他们,王权农业革命和工业革命的计划,可就多了不少力量。

    听到王权的命令,众人也不犹豫地执行。

    他们清楚王权平日里和大骨、阳两人时常出入,已经是权力中心人物,更知道王权实力惊人,一阵石头雨就有如此威力。

    再加之王权一次次的贡献,让炎部受益匪浅,这样奉献极大的强者智者,他们愿意尊从他的意志!

    角落里,黑豕的脸色很难看,眼神中掩藏着深深的绝望。

    “黑水叔,我们还有机会吗?”

    他问了一句,可还没得到回到,便自问自答道,“有这样一个人在,我们怎么可能还有机会呢?”

    黑水的老脸深深地皱在一起,他不断的叹气,似乎悔不当初。

    他喃喃道:“或许,我们真的错了。”

    当初,他们就不该轻视王权,不该出卖王权,否则就不会落到这个下场。

    有了王权的炎部,未来会差吗?

    现在看来,炎部已经崛起了,而且未来会越来越好。

    只是这一切,已经和他无关,和他们家族无关了。

    “逃啊!快逃!”

    河部逃离的大部队,意志在那阵石头雨过后,被击碎了。

    他们只顾得闷头跑,根本不敢停留,生怕再挨上几块石头。

    那么恐怖的石头,砸得几个上位元巫都直抽冷气,身上一片青紫。

    生怕炎部的战巫,和那恐怖的少年追出来,他们几乎是夺命狂奔,不敢停留。

    直到身后毫无追击的痕迹,以及听到舟子的大声呵斥,这些吓破了胆的人,才停了下来。

    但是刚才的那一幕,如同梦魇一般,深深地刻在了他们的脑海里。

    让他们铭记,让他们恐惧,畏惧到一想到炎部,就腿脚发软。

    “那到底是什么回事?石头能有那么大的威力吗?”

    “我看见三子的手臂,都被砸的短成两截,脑袋被砸中的人,头都炸开了。”

    “我们都是幸运的,幸好跑得快,否则都得死在那里!”

    他们惊魂未定,口中喃喃地说着一些自我安慰的话。

    “我们已经跑出来了,没有危险了。”

    “我要回去,我要回家,我不想死。”

    面对那般堪称天灾的袭击,他们根本没有抵抗之力,简直就是待宰的羔羊。

    为首的舟子等人,他们要么是地巫,要么是上位元巫,故而石头雨并不能危险他们的生命。

    但他们知道,那样的攻击之下,只需要一时半会过后,整个河部的中层战巫和底层战巫,都会死的干干净净。

    为了河部的未来,他们只能撤退。

    可是,面对那样的炎部,面对那样一个少年,他们河部以后还有能力,与炎部一战吗?

    不,应该说,他们是否还有勇气,面对那样的炎部!

    恐怕,已经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