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始凶猛世南言txt下载 > 第五十章 石头雨
    茂密的丛林中,数百穿着兽皮的河部部族,在丛林中穿梭。

    他们相比于炎部的人,要更加干净,显得水润白皙,这是他们常年近水亲水而居的结果。

    舟子和船夫,带领着河部的诸多战士,在这样一个阴沉的天气里,向着炎部进发了。

    在谷上地区,部落与部落之间相隔百余里,有许多的原始地带。

    山谷、丘陵、草地、河流,他们需要穿过漫长的距离,才能到达对方的领地。

    各自的领地中,分布着许多的动植物,这些原始生物就是他们生存的基础。

    别看一个部落领地不小,可在食物匮乏的季节,依旧是显得不够,所以每个部落都希望自己的领地越大越好。

    肥沃的土地上,到处都是食物,但河部的人无暇顾及。

    他们奔跑起来,两三个小时就能跑上百里,所以没花多少时间,就到达了炎部的腹地,距离其族地炎峰不过三五里。

    “停下,开始休息进食。”

    舟子一个手势,众人便停歇下来,在树林中休息。

    战士们喝口水,吃点东西,以及放松神经。

    待会进攻炎部,那可是要见血的,生死只在一线,紧张在所难免。

    舟子与船夫等人,在看着地图,以及推演进攻炎部的战术。

    为了进攻炎部,他花了许多时间来统一河部内部的声音,又准备了几天。

    今天,终于带着河部所有的精锐,在炎部最虚弱的时候,来偷袭进攻!

    两位地巫,十几位上位元巫,五六十人的下位元巫,以及五六百位力巫。

    河部有实力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给拉来了。

    如此费心费力,他做出的努力不可谓不多。

    只要削弱炎部,那么河部与炎部多年的争端就能一扫而空。

    更多的食物,更大的地盘,更少的冲突,那便是河部安养生息的好时代,他舟子带来的好时代!

    舟子对众战士说道:“炎部被巴蛇侵扰,实力已经削弱不少,更因为无法外出,所以食物紧缺!

    如此状态下的炎部,根本不堪一击,战斗力极其羸弱!

    不过我们不能轻敌,也必须利用我们的长处。

    这一仗,重在骚扰和袭击,通过气血的消耗,暴露他们食物紧缺的短板,让他们越来越虚弱,最终致命一击!”

    实际上,哪怕正面一战,河部和炎部的实力也不相上下。

    而这种时候,河部已经全面占优,再利用这种战术,简直就是万无一失。

    任谁听来,这都是一次大胜的出征。

    六百多人的队伍,在草地上行进迅速,毫不拖泥带水。

    这是他们强健体魄带来的,在这样的原始世界,所有体魄虚弱的人,全部被自然和部落淘汰。

    他们看不见,一颗硕大的蛇头,在树林间仰起,正看着这一幕。

    巴蛇饶有兴致地望着河部的众人,它的隐藏能力极强,河部的人丝毫没有发现它。

    它心中思量着,这些人类究竟要做什么。

    带着弓箭、刀斧、锤子,一脸杀气地奔向炎部,绝不是坐下来吃吃喝喝说说笑笑。

    显而易见,这些人与炎部,即将发生一场碰撞,见血的碰撞。

    想到这里,巴蛇那粗壮的身躯,也不禁摇曳起来,金属质感的蛇鳞熠熠生辉。

    人类真是好斗的生物,只要炎部在战争中实力削弱,那么战后它便敢闯入其族地。

    到时候,那些弱小的人类,如何能阻挡它的行动呢?

    它的口中,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嗜血的竖瞳中,满是复仇的兴奋!

    巴蛇那五十多米长的身躯,和大水缸般粗,但行动极其迅速,防御更是惊人。

    它缩小着身躯,转眼就到了十米上下,这是它的天赋之一。

    哪怕不是兽王,它也能改变身躯大小,所以在大荒行动自在,生存能力惊人。

    跟随着河部的人,巴蛇一路前行,直奔炎部而去。

    舟子一马当先,手中一把三叉钢叉,这是插鱼的武器,也是杀戮的兵刃。

    当到了炎部附近一两里的距离,他们知道再靠近,必然会被炎部的哨兵发现,毕竟炎部外围空空荡荡,是一片视野开阔的空地。

    立时,舟子带队列阵,旋即向着炎部飞奔而去,一步便是十几米,几百米的距离转眼即到。

    “杀啊!!”

    “冲冲冲!”

    有人吹起号角,六七百人冲锋而上。

    最前方的舟子等人,庞大的力量将人腰粗的栅栏,直接扫断,开出一条路来。

    身后的元巫分列在外,形成一个锥形,后方的力巫则跟随着。

    这般突袭,实在是迅猛而突然,令人毫无准备的时间。

    但一冲破外围的栅栏,舟子和船夫等人,心里就咯噔一下。

    眼前的炎部寂静不已,别说人影了,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仿佛这里是黑夜,又仿佛这里早已被废弃,成了荒郊野岭。

    但这是不可能的,舟子他们清楚的知道,这是大白天,而且炎部根本没有迁徙!

    要知道,平日里的部落,白天可是十分热闹喧哗的。

    “糟了,有埋伏!”舟子身体一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兴奋与热血,一时间消散一空。

    整个人如同从温泉里,丢进了冰窟。

    忽的,他发现炎部的那座山峰上,出现了数百道人影,分明就是炎部众人。

    熟悉的阳、大骨等人,都站在上方,正俯视着他们,已经严阵以待。

    仿佛,他们已经等待这场袭击许久了。

    人群的最前方,众星拱月般地衬托着一个少年。

    他身姿修长容貌俊美,穿一袭白衣,肤色如玉青丝如瀑,宛如谪仙降世。

    这样一个少年,根本不该是原始时代的人,原始时代的环境和需求,造就不出这样一个人物。

    舟子的脑海里,立刻响起了一个问号:此人究竟是谁?

    山峰上方,王权淡然一笑道:“他们来了。”

    大骨赞道:“阿权你果真料事如神,说他们会来,他们就来了。”

    他当然知道,是雷鸟的预警,但雷鸟可王权降服掌控的,他才是提前发现袭击的关键。

    这般夸赞自己的外甥,他大骨也倍有面子啊。

    阳手中持弓,身后数百战士亦是如此。

    他道:“若非是你,河部的人摸上来了,我们都不知道。”

    真要被偷袭,炎部虽然有一战之力,可是以无准备迎战河部,战事中必然处于下风,最终损失惨重。

    如今这种不幸不仅避免了,现在反而能守株待兔等待敌人,在高处反击,有机会重创敌人。

    下方的舟子,看见这一幕,哪里不知道形式大坏。

    大立时大喝道:“撤退!撤退!”

    蜂拥而来的河部战士,刚热血沸腾杀气勃勃地冲了进来,现在却听到撤退的命令。

    这一反差,实在是让他们反应不过来。

    原本整齐的退伍,一时间混乱不堪,成了一盘散沙,呼呼啦啦地就往外跑。

    而他们的上空,一轮轮的弓箭,也落了下来。

    许多倒霉蛋,被弓箭射中了身体,鲜血飞溅出来。

    惨叫声,呼喊声,喝骂声,在人群中响作一团。

    但他们的体格实在是强壮,弓箭这种技艺尚为原始的轻武器,距离一远杀伤力就骤降,所以这些人的伤势实在是不重。

    眼看着,河部的人就要逃走了。

    就在此时,一枚枚核桃大小的石头,激射地飞上了天空。

    随后,一场石头雨,降落在了河部的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