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始凶猛世南言txt下载 > 第四十五章 相赠
    一人一蛇对视,遥遥相对却似近在眼前。

    巴蛇那充满灵性的双眼,血腥而带着灵动,似乎在心里琢磨着王权和这几只雷鸟。

    到底要怎么才能弄死他们呢?打下来以后,是一口一口嘎嘣脆呢,还是囫囵着吞下去?

    王权凝望这条大蛇,据大虎的口述,它的行进速度极为惊人,不下于上位元巫。

    那一身的鳞甲,上位元巫倾力一击,也就有个小口子,根本不会伤筋动骨。

    真的如此吗?

    就是不知道,那庞大的身躯,面对自己成片的念力弹,是不是也依旧坚挺。

    “飞近一些!”王权一声令下,八只雷鸟便向前移动,只是保持着高度,不敢小觑那地兽巴蛇。

    数百米高空,王权手中出现了几十枚拳头大的石头,往天空一抛,到了顶点便以念力拉拽,向下狠狠地压去。

    呼啸而下的石头,速度骤然超过音速,转眼就落了下来。

    一直悠闲地审视王权的那条巴蛇,忽的浑身一寒,心脏猛的一提。

    对着突如其来的袭击,它并没有预料到,要知道它可是地兽!有着强大妖魔血脉的地兽巴蛇!

    哪怕是单一的地巫,见到自己都忌惮不已,要绕路而走。

    可那胆大包天的少年的,他的袭击不仅来的突然,而且如此的迅猛有力。

    它根本没有想到,一个小子居然有这样的手段。

    那如流星坠落的石头都擦出了火花,直奔它而来,数百米距离只是眨眼之间。

    巴蛇身体腾挪扭动,一半石子都落空了,但仍旧有一半石头砸中了它的身躯。

    嘣嘣嘣嘣!

    一声声巨响宛若手榴弹爆炸,那条巴蛇身上,顿时亮起了十几朵鲜艳的血花。

    成了粉末的石头,在巨大的冲击力下,恐怕钢板都能砸出一个大洞来。

    这一击,自然也在巴蛇身上建功。

    受伤的巴蛇躁动不已,长而庞大的身躯缠绕着大树,嘎吱嘎吱声中大树轰然倒塌。

    刷的一声,那条巴蛇一跃而起,腾空两百多米高,距离王权只有百余米了。

    这么近的距离,王权能清晰地看见它那带着神秘花纹的蛇鳞,以及鲜血淋漓的伤口。

    刚才的那一阵石头雨,虽然没让它伤筋动骨,可也是不小的伤口,一个个拳头大的创口堪比十几个上位元巫倾力一击了。

    留着王权这样一个小子,对它来说简直就是巨大的威胁!

    要是每天这么骚扰几次,它绝对烦不胜烦,强大的身躯也会逐渐孱弱。

    被突袭的王权,由雷鸟托着继续上升,吓坏了的大雷和其他兄弟越飞越高,眨眼就到了千米高空。

    而够不到的巴蛇,只能无力地坠落下去,轰隆一声巨响砸在地面。

    这一番见面,王权心情不错,巴蛇恼火异常。

    只是王权乘鸟离去,巴蛇只能无可奈何。

    回去的路不过几千米,雷鸟几个振翅便到了。

    回到炎部的王权,对那条巴蛇的强大也有了一定的认识,心中警惕的同时,也忧愁怎么猎杀它。

    拿狙击枪打,恐怕几百枪也打不死,只能拿导弹洗地才有效。

    毕竟那家伙的反应、敏捷和速度、防御,都太恐怖了。

    “看来,要打磨一些元兽灵骨,来当做袭杀的子弹了。”王权见识过来巴蛇的反应和体魄,知道普通的武器根本没用。

    也只有元兽灵骨的坚固,才能承受巨大的力量,在硬碰硬的撞击中,打破巴蛇的厚重蛇鳞。

    “你跑哪去了?一睡睡个大半天,刚醒又跑出去溜达。”

    舅舅大骨拍了拍王权的肩膀,问了问。

    王权把刚才的事一说,大骨随即道:“这么冒险的事情,不要随便做了,你可比那条巴蛇重要多来,就是半个部落没了,你也不能死!”

    在他眼里,王权的价值远远比一个地巫重要,毕竟是能帮助曾经的山部称王称霸的少年圣贤,可不是路边的小乞丐。

    “灵骨的事好办,我让大虎帮你找一些零碎的元兽灵骨,那玩意部落有一些。”

    毕竟,炎部常年打造骨器,边角料可不少。

    说罢,舅舅大骨掏出一块黑色木块来,递给王权:“这是大祭司让我交给你的,说你肯定喜欢,她那里估计还有几块。”

    说完,他就找儿子雷去了,要说一说雷鸟的事情。

    王权握着那块世界树碎片,有点摸不着头脑,同时被巨大的惊喜笼罩。

    自己求之不得的世界树碎片,就这么到自己手里了?还这么轻描淡写和突如其来?

    他感觉,舅舅刚才递给自己世界树碎片的时候,就像给自己递了个橘子。

    可这玩意,明明就是一座喜马拉雅山那么大的金山啊!

    王权忍不住发笑起来,把世界树碎片握的很紧,舍不得松开。

    雷鸟的出现,对炎部的人来说,是一件新奇事,毕竟这可是奇异的荒兽。

    以往的炎部,带回来的都是荒兽的尸体,而活着的荒兽,他们可没和它们相处过。

    这一回见着了,简直就像孩子看见了玩具,不说玩乐,就是蹲着看,也能看个几小时。

    少女禾牵着大雷,在炎部走来走去,那股炫耀的劲,实在是让王权无奈。

    这可真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啊。

    就在炎部活力四射,准备着猎杀巴蛇的时候,大荒的边缘走出来一群人。

    他们正是入山的河部强者,首领舟子,以及船夫等人。

    他们望着炎部升起的炊烟,和那时而飞起的雷鸟,心中已经了然,炎部的大骨和阳已经安然回来了。

    蹲守的他们,整个计划完全失败。

    不仅让阳他们成功捉到了雷鸟雏鸟,更让他们安然回来,这是完全出乎几人意料的。

    更糟糕的是,螃蟹死了,河部最擅长追踪侦查的螃蟹死了。

    “真是,失败啊!”

    舟子的拳头狠狠地砸在树干上,一拳打出个尺深的洞,震的大树吱嘎作响。

    弟弟船夫站出来,道:“现在是炎部最脆弱和危险的时候,他们不仅面临着巴蛇的袭击,更缺少食物,我们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每年秋季,炎部和河部的边界都会发生械斗,那是为了争夺过冬的食物。

    若是过冬食物不够,那么便会饿死人,对部落而言是个糟糕的事情。

    现在炎部麻烦缠身,河部如果不出击,那么今年秋天依旧要掀起一场战争。

    既然如此,还不如在现在,乘火打劫让炎部受到重创!

    舟子点头:“既然暗箭不成,我们只能明道明枪干上一场了。反正我们和炎部,从来都关系恶劣,算不上什么朋友。关系再差,又能差到哪里去?”

    河部如今实力和粮食,都算得上正常水平,炎部则远不如平常。

    这种时候河部都不能重创炎部,那以后就更没得玩了,还不如早早认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