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始凶猛世南言txt下载 > 第三十九章 意料之外
    崖壁上的阳和大骨,眼睁睁看着那块石头,在悬崖壁上撞得粉碎,如同水面激起的浪花。

    “怎么回事?”

    那声音和场景,实在是出人意料,又声势极大,轻易就招惹了数十只雷鸟的目光。

    他们的身影很快就被鸟群发现了,两人飞速奔跑,趁着距离已经不远,三两步直接进入了一个洞窟之中。

    也是幸好之前的声东击西之计,让现在的巢穴中的雷鸟飞出去了十之七八,剩下大部分也窝在洞窟里。

    否则他们别说冒险一试,哪怕立刻逃跑,能不能离开都是个问题。

    这个洞窟不大不小,约有十米高,里面趴着一只成年雷鸟,羽翼下是两只雏鸟。

    见到有人入侵,成年雷鸟凶光外露,口中电光闪烁,可还没有激发,便被大骨一拳头砸中,立时昏倒在场。

    它激发雷电也需要反应的时间,故而被近身的战巫一招秒杀,若是它选择唳鸣,说不得还能喊出一两声来。

    “走!”大骨焦急地说道。

    再不走,被一群雷鸟堵住,或者遭遇地兽级老鸟,那时候可就惨了。

    被电个浑身抽搐还只是小事,万一给直接电麻痹、昏厥,或者伤了内脏和大脑,到时候不死也得废。

    刚才那枚石头,真不知道是什么鬼,当真是坏了他们的事。

    这时候,更是给他们带来了困局。

    他们冒险进来,自然是为了带走雏鸟,同时以雏鸟为护身符,让雷鸟群犹豫一二。

    随后两人一人裹着一只小鸟,直接从悬崖上落下,数百米高的自由落体。

    就这,他们还嫌弃速度太慢,在崖壁奔跑着,只求快些落水。

    而他们身后,则是成群的雷鸟。

    上百只雷鸟,从洞窟中飞出,目光死死盯着两个入侵者。

    双翼震动,它们比之离弦的快箭还要快,口中雷光闪耀,直冲向阳和大骨。

    比起两人的下落,雷鸟飞的更快,只是雷光闪烁不定间,也担忧会误伤了两人手中的雏鸟。

    见到这般场景,大骨和阳两人紧绷的心弦稍稍一松,能不挨电自然是好的。

    可就在此时,雷鸟巢穴中,飞出三只地兽级老鸟,一道闪电就劈落了下来。

    首当其冲的就是大骨,他的钢矛导电,此时直接成了避雷针。

    也幸亏他反应及时,将钢矛往河流下游一侧丢,闪电击中钢矛后,电光立时闪烁成树根似的网络。

    几百米高的高度,落地也不过几个呼吸而已,眨眼之间,两人就即将落入河水里了。

    大河滔滔,宽有上千米,深度更是难测,里面的水兽极凶,哪怕雷鸟都不会涉水冒险。

    这一入水,人哪里还找得到?雏鸟又如何能找回来?

    此时此刻,雷鸟群也终于激发了雷霆,万雷齐发下,一张巨大的电网笼罩着下方。

    电光落下,大骨与阳两人立时头发直立,浑身电的抽搐不已,五感瞬间失去,直愣愣落入了河里。

    噗通的水声中,两人砸进了河水,一头庞然大物的大鱼张嘴便可吞象,立时将两人吞入腹中。

    一甩尾巴,便不知道游到什么地方去了。

    “好!”

    远处观望的舟子和船夫等人,站在百余米高的树梢上拍手叫好,脸上阳光灿烂,激动到红润起来。

    那可是两位地巫,更是炎部的顶梁柱,他们要是死了,那吞并炎部而后占领其领地,不是探囊取物的事情吗?

    到时候女人有了,奴隶有了,土地有了,宝物也有了。

    爽快之极的他们,只感觉浑身舒畅,这时候恨不得大喝几碗烈酒。

    不过可惜了,山部灭亡以后,谷上就再也没有烈酒喝了。

    舟子望着河水滔滔,笑容稍稍收敛,其余人也认真严肃起来。

    他道:“我们还不能确定他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不过哪怕还活着,也必然受伤,战力非是全盛状态。乘着这个机会,我们必须要彻彻底底确定他们已经死了!”

    地巫的生命力有多旺盛,体魄有多强健,他们自然清楚,所以不会天真的以为大骨他们死定了。

    但是有他们出手,来个落井下石总是容易的。

    船夫忽的皱眉,道:“阳和大骨进入大荒,我清楚的记得带了个小子,虽然距离很远,但我相信没有看错。”

    刚才落水的,明明只有两人。

    那么,那个小子在哪里呢?

    舟子不太在乎:“炎部也就两个战巫,没其他人了。一个半大小子,大不了就是个上位力巫,没必要担心。”

    他挥了挥手:“螃蟹,你去找一下那个小子,找到了或杀或擒拿,带回来即可。”

    螃蟹是个近三十岁的干瘦汉子,手臂格外的长,故而父母取名螃蟹,最是擅长追踪侦查。

    身为元巫的他,抓到并擒杀一个半大小子,不过举手之劳。

    “是。”螃蟹应了一声,身影随即消失在树林中。

    河面上,成群结队的雷鸟巡视着,口中含着雷光,随时准备致命一击。

    而河岸上,河部的众人则分散而立,盯视着河面,同时在逃跑路线等着他们。

    此时的王权,正在地洞里迅速行动着。

    外面的动静,他自然是听到了,而巢穴中蜂拥而出的雷鸟,更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

    “他们两个怎么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了?”

    王权皱起了眉头,虽说他们两个是佯攻,只为了偷偷窃取雏鸟,可也没必要在失败后,这么掩护自己啊。

    不过这种掩护,也确实给他带来了方便,盯视的十几个洞窟中,大部分的成年雷鸟都飞了出去。

    它们恐怕没有想过,其实危险并不来自外部,而出现在内部。

    确切的说,正是它们十分信赖的,并铸就巢穴的悬崖洞窟。

    王权迅速钻洞,打通一个一个洞窟,随后以念力打晕雏鸟,再丢进世界树空间关起来。

    一只,两只,三只,转眼他就抓了五六只半大的雏鸟。

    有两只明显太小,他怕养不活,就没有抓走。

    忽然,他眼中传来一副画面,那只巨大的老鸟振翅而下,忽然飞走了!

    那个巢穴中,只留下体型格外巨大的一只小鸟,它颇有灵性,正是完全心动的那只。

    心潮澎湃的王权,气血上涌着,整个人紧张起来,也极其兴奋起来。

    这是他的战斗,也是他的狩猎!

    王权可没有犹豫,两柄骨剑直接敲在雏鸟的头顶,再以精神力冲击,万无一失地打晕过去,随后丢进世界树空间。

    一经得手,他握着已经出汗的双手,兴奋地挥舞着拳头。

    这个好消息,他真想马上告诉舅舅和阳。

    等回了部落,这么多只雏鸟,还能送几只给禾、雷他们养着呢。

    毕竟以之前的计划,能抓到一两只雏鸟,其中有只元兽级后裔就行了。

    像他这样的收获,惊喜的王权相信,大骨和阳他们,也会欣喜不已的。

    王权激动之余,也在收拾首尾,他将挖出来的尺长小洞复原,而平行于崖壁的数十米长洞,也以放在世界树空间的碎石填充,空余处以泥巴混合。

    原本空洞的地洞,又悄无声息地恢复了原状。

    只要不打破山璧,王权相信这个秘密会一直掩藏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