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始凶猛世南言txt下载 > 第二十七章 到手
    一轮明月挂在天空,其硕大如斗,微微泛着蓝光,传言是一头冰凰所化。

    如此场景,让人怀疑这到底是什么时代什么世界。

    王权从两三岁开始,就能在部落里到处跑了,从来不哭不闹,却喜欢问东问西。

    比如世界有多大,人族有多少部落,共有多少人口。

    比如战巫是什么,修炼是怎样作用于人体,又为什么会有效果。

    又比如这世间有妖魔异族,那有没有神魔仙人之类长生不死的生灵?

    每每问到这些,他的哥哥王富贵就会咯咯直笑:“你个傻货,问的什么狗屁不是的问题?”

    谁在乎这些呢?谁又知道这些呢?知道了也不会多吃一碗饭或者少吃一碗。

    只有母亲会皱起眉头,因为她是真的不知道。

    能回答他问题的,在整个部落里,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父亲王霸道,他实力几近巫王,去过很多地方,看过很多风景。

    另一个就是老祭司,他看过很多书,和很多灵巫交谈过,掌握的知识让他格外有智慧。

    对了,他还有个很漂亮的孙女,名叫星月,也是个小巫女。

    但即便是他们,对王权的问题也是一知半解,时常无法给出确切答案。

    王霸道羞恼起来,会给王权一个脑瓜崩,弹得他哇哇直叫。

    而老祭司则时常摇头,然后说一句:“不知道。”

    他的“不知道”说的多了,孙女星月就真的以为爷爷什么都不知道,反而崇敬起王权来,经常跟在他屁股后头跑。

    王权看见河里的鱼,就问父亲:“蜘蛛用网能抓昆虫,我们为什么不能结网抓鱼?”

    从那以后,山部就有了源源不断的鱼吃。

    王权看见草地平坦,就问:“我们吃的,都是地里长的,为什么我们不种食物,而要在广阔的大地上,寻找稀疏的食物?”

    从那以后,山部就开始了种植作物和果林,一年年的有了收成。

    王权看见人们住在山洞里,人口多了就只能天被地床,就问:”鸟儿都能搭窝,我们为什么不盖和山洞一样的房子呢?“

    随后,山部就有了木屋。

    一转眼,王权就八岁了,此时的他,已经成了山部最有学识的人,如果有人心生困惑,一定会先去问他。

    也是这一年,王权觉醒了念力,成为了神修,忽然就有了御兽师的能力。

    富庶的山部,凭借强大的实力和富庶的财力,成了谷上最大的部落。收拢流民奴隶,与诸多部落达成联盟,直接成了谷上之主。

    也就是这一年,王权多了一个妹妹,一出生就娇小可爱,十分黏着哥哥的妹妹王雪。

    他们的日子,随着山部的壮大,一年比一年要快乐幸福。

    在山部部族眼里,王权是天生的圣贤,而王霸道则是一代王者,父子两人,能够带领山部崛起。

    时间一晃便是多年,山部不断壮大,势力范围辐射开了,看见了谷上以外的地区。

    区区谷上不过几万人,远远比不上东部和南部,那些富庶肥沃的地区。

    王霸道想进入谷下地区,而谷下的霸主蛟部,也十分忌惮山部。他们当年进入过谷上,但被山部驱逐了,没想到如今的山部,已经发展到了这样强盛的程度。

    一山不容二虎,双方战争一触即发。

    但王权建议父亲广积粮缓称王,先行向北扩展,那里有一群群的野马,驯服以后能助力山部铸就强大而机动的骑兵。

    在北部草原,山部第一次遇见了奇异的种族,那是妖狼一族。

    妖狼一族很奇特,它们四肢粗壮且能站立,类似人身却有狼首,四只锋利的爪子令人心寒。

    浑身毛发的妖狼一族,让王权想起了狼人,它们能驱使狼群,却依旧茹毛饮血。

    在北部大草原,它们是一方霸主。

    但王权迅速发现了它们的异常,那就是它们格外重视深渊那处秘地,这恐怕就是它们繁盛的一大原因。

    于是,山部的战略立刻改变,转向了深渊秘地。

    但没有想到,蛟部忽然横插一足,也参与了进来。

    这种状况下,王权与王霸道立刻决定与蛟部合作,随即的一场大战,将妖狼一族赶出了深渊秘地。

    自此,山部和蛟部就开始在深渊秘地探索,也顺利得到了能够加快修行的灵晶。

    灵晶是一种能量结晶,对滋养人的精气神有极大的好处,这个秘密原本一直被妖狼一族保存,但如今便宜了山部和蛟部。

    可双方毕竟敌对,怎么可能容忍对方不断壮大下去呢?

    实力强大的蛟部,暗中令山部的附属——火部,成为了他们的卧底,而后勾结妖狼族,在深渊秘地,将王霸道及山部的主力全部葬送。

    一幕幕场景,在王权的眼前浮现,忽的,他从梦中醒来。

    睁开眼,他已经不在山部,也不再是那烽火岁月中的少族长了。

    站在炎部的山上,王权遥望着大荒,又回首着东部的方向。

    往东几百里,就是山部的地盘,不过如今恐怕已经被火部占据。

    再往东千余里,就是更加富庶的谷下地区,此时的蛟部,实力更甚往昔了。

    “一败涂地,便是山崩地裂。”王权叹息。

    过往的记忆,许多已经恢复,他这个山部的少族长,面对如今的残局,该是怎样作为呢?

    想起自己的妹妹阿雪,她才七八岁而已,在山部破灭的时候,跟着一支残部,和星月一同闯进了大荒。

    大荒凶险,但那才是她们的生机。而当时有火部追兵,他便离队阻拦引诱,结果一去不复返。

    如今阿雪和星月,回到了大荒中的山部祖地吗?

    王权记得父亲说道,山部是从大荒走出来的,原本的祖地人口过多资源不够,所以分出了一支。

    正是他这支,在谷上地区繁衍壮大,只是没想到一朝破灭。

    “过些日子,我实力有所进步,就去大荒找她们。”王权心中念道。

    对于火部,他自然怨恨愤怒,可这样的叛徒,反倒是如今谷上地区的一霸了。

    而蛟部和妖狼一族,更是王权的仇人了,那是杀父之仇灭族之恨。

    “有了世界树,我必然要将部落掌握在我手里,更会有强大的实力,这才是自立之本!”

    世界树碎片,在深渊秘地最多,但那遥不可及,现在,王权能拿到的就是老巫女手里的那块了。

    早饭后,王权便坐在了大祭司的山洞里,老人还未起床。

    老巫女的身上,腐朽气息很重,这是岁月侵蚀下,精气神衰败的结果。

    她虽然强大,可也不能摆脱生死,只能逐渐走向死亡。

    一旁的少年是她的后人文才,他平日里翘着鼻孔见人,可此时也对王权敬重许多。

    因为他知晓大祭司对王权的看重,更知晓王权往昔的荣光与地位。

    虎落平阳,他亦是虎,凤凰落地,如今也能再起飞。

    老人一阵咳嗽,吐出一团腥臭乌黑的血来,看得王权一阵皱眉。

    她恐怕,真的活不长了。

    这个时代的祭司,因为以身试药,又钻研蛊虫、法术、祭祀之法,常常要消耗心血精神。

    他们的体魄又远不如战巫,而修行体系也总有歧路大坑,所以寿元其实不长。

    当然,老巫女恐怕也有百岁了,比起大部分年纪轻轻就战死,或者寿元半百就气血烧干的许多战巫,要好的太多。

    “你来了?”老巫女的脸色时青时白,一阵灵气波动后,才终于平稳下来。

    王权点点头,又问:“你还能活多久?”

    她活多久,对炎部来说是件很重要的事情,但就她的身体,恐怕日子也数的过来。

    “生死有命,我五十年前,就大致知道自己能活多久了。不能长生,那么死亡总在临近,只是早晚的区别。”老人看着王权,羡慕其年轻朝气,“不像你们这些无限可能的年轻人,我只想在我死前,看到炎部能走出这一隅之地。”

    她年轻的时候,炎部也曾壮大过,甚至听很老的祭司说过,其实炎部来自东部遥远处的广阔天地,只是逃亡到了这里。

    那位携带部族到这里的巫王,死后化身成一朵火焰,为炎部延续着希望。

    她不求炎部能回到故土,恢复往日的荣光,只希望炎部不只是生死线挣扎的小部落,也能有一番作为。

    否则,也太丢了这一族血脉的脸面。

    “也就三五年的时间了。”她说了这一句,王权脸色没变,文才已经伤感惊恐起来。

    这一位可是他最大的靠山和亲人,她若是逝去,那自己……

    王权瞅了两眼:“我活着的话,你应该能活很长时间,老人家可不要放弃希望。”

    “那我倒是期待了。”老妪沉寂的目光,也多了两分光彩。

    她不知道王权何来的把握,但觉得这位有少年圣贤之美誉的年轻人,不会无的放矢。

    心念一动,那块拳头大小的世界树碎片,就飞着落入王权的手中。

    他揣进兜里,道:“那这就是您老给的订金了,我先回去了,请您告诉他们二位,我决定留在炎部了。”

    抱着世界树碎片,他的步履都轻快了起来。

    予以老人希望,自然不是他无的放矢,但前提是自己一直活着。

    死了,可就不管什么承诺了。

    就这个承诺,老巫女都得多照看着自己一点,否则自己要是死了,她才是赔了呢。

    望着王权远去,文才皱起眉头,问道:“老祖母,他说的话可信吗?”

    “谁知道呢?”老人摇摇头,“反正不会更坏,留几分希望,不也是好事吗?”

    有希望,总胜过挨着日子等死吧?她虽然不怎么求生,可还真不想死啊。

    不贪生的人很多,但不怕死的,还真少的可怜。

    那东西,她不知道是什么,但王权拿走了,他肯定知道是什么,也确定价值不菲。

    想起来,自己地窖里还有几块呢。

    看来要看紧一点了,不能让那小子轻轻松松就给顺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