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始凶猛世南言txt下载 > 第二十五章 今日方知我是我
    当王权从山洞里出来,站在高高的山峰望着这前后左右一片原始风光时,心态又与往昔不同了。

    大骨舅舅蹲在地上,手里搓着一把黄土,扬起一阵风沙,心里有许多话想说,这一刻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他站起身来,高大的身躯仿佛承天的柱子,那壮硕的胳膊,轻轻撞了撞一旁的少年。

    “你是不是放不下山部的族人?”

    作为山部的少族长,王权遭受劫难复原后,恐怕早就想着原本的族人了吧?

    没有人会轻易忘了过往,也没有人会轻易舍弃过往。

    让王权从此成为炎部的人,将自己的生命扎根于此,这确实是个艰难的决定,但也是理智的决定。

    王权不语,他其实并不是放不下,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亦或者说,没有了前身的记忆,他只是前世的王权,而不是那个部落少酋长。

    大骨长叹了一声,忘不掉是正常了,难以抉择也是正常的。

    “舅舅也不知道该不该劝你,毕竟我也有私心,毕竟我是炎部的人。不过希望你知道,想要解救山部的族人,你需要力量,而炎部就是你需要的力量。”

    拍了拍王权的肩膀,大骨几个跳跃就下了山,身影渐渐远去了。

    大荒一片翠绿,王权心中满是迷茫。

    自己究竟是谁?又在为了什么而活?

    作为一个大学生,他看似有些智慧和学识,可阅历毕竟太浅,人生更是少有自己承担重担。在这种时候,显得很是稚嫩。

    他更像是一叶浮萍,在这方世界无所牵挂无所依凭,心中迷茫晃荡。

    神魂,再一次出现在识海,少年查询着往昔的异常,希望能找到一些线索。

    他这一发呆就是五六个小时,和木头似的一动不动,找他的禾都快以为他死了。

    “你发什么呆呢?”禾嘴里塞着一块肉,吃起来很是香甜,一脸的满足。

    在她这个原始少女眼中,只要有吃的,生活便没有了烦恼,更别说痛苦。

    良久过去也是无果的王权睁开眼睛,很是羡慕禾这个傻乎乎的女孩,也深思自己是不是想的太多,所以在迷茫痛苦?

    毕竟人所以的痛苦,有七八成是自己强加于心,而造就的折磨。

    但天下有几人是赤子之心,又有几人能不与这个世界抗争?

    “好吃吗?”王权问她,他是吃过许多美食的,原始时代的烤肉缺乏滋味,有时候和柴火似的,其实不好吃。

    禾猛的点头:“好吃啊,要是天天能吃肉,那该多幸福啊。”

    没肉吃的日子,可没滋味呢,要是冬天和秋天要饿肚子的时候,就更难受了。

    不过阿权出身大部落,恐怕不会有这样的烦恼吧?听说他们蓄养牛羊种植作物,哪怕是寒冬时节也不会饿肚子咧。

    “这就是幸福吗?”王权似在问她,其实是在问自己。

    他在这方世界,总是感觉不自在,这是异国他乡旅客的隔阂感。

    幸福?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幸福,所以也就无所谓幸福。

    简单吃了点东西,王权继续一个人开始了发呆,连禾都颇感无趣的离去。

    神魂,与世界树幼苗对坐,精神力笼罩着它,连发丝般的一根根纹路也看的清楚。

    “我的到来和现状,和你有很大关系吧?”

    王权似在喃喃自语,又似在与其对谈,他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样穿越的。

    只是他的低语,并没有任何回应,也没有解除他任何的疑惑,反倒是让他疑惑更深了。

    他的茫然,并没有比十几天前躺在病榻上时,要少上一分一毫。

    良久的沉寂,良久的孤独,王权将目光再次落在世界树幼苗上。

    神魂,宛若一团黑墨,泼在了世界树上,然后缓缓的沁了进去。

    念力也似那根根触须,死死的钉入其中。

    思索了良久,王权没有再继续等待,而是做了他许久以来,一直想做的事情。

    他想看看,这世界树到底有没有自己的意识,更想知道,世界树为何会在自己身上。

    它若是有意识那就好玩了,没有,那自己便占了,直接把世界树炼化成自己的分身。

    世界树的树身如今不过一米高,一枚枚叶子也是能用手指头数的过来,但当王权的神魂侵入其中,才发现其身躯的广阔。

    一沙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世界的的每一寸,都广阔如海,让他迷失了自身所在。

    世界树,随着一次次的脉动,汲取着海量的元气,在供给自身的成长。

    它的玄奥,绝非王权这个低境界修士能明了的。

    但王权这么一个蝼蚁,却壮着胆子,做着一件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神魂与念力,一寸一寸的在世界树上扫荡,最终王权整个没了进去,消失在这个空间。

    仿佛身在混沌,又仿佛跌入了大河,滔滔的元气流动让王权的神魂四散如流云。

    但他在这里,又有了一缕淡淡的感应,那种亲密与一体的感应,让王权深深的怀疑,前身就在这棵世界树中。

    一场漫长的游荡,王权根本不知道时光的流淌,他仿佛沙漠独行的旅客,不知道出路在何方,只是坚毅地行走着。

    不知过去了多久,王权恍若跳出水面的锦鲤,出现在一片宁静的天地。

    这里,是一个浑圆如一的大球,像颗心脏般缓缓地跳动,内部液体般的物质和墨汁似的流淌浸染。

    忽的,大球的壁面出现了一张脸,那是王权自己的脸,当他忽的出现,险些将王权吓一跳。

    “你是谁?我又是谁?”王权惊惶一问。

    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就是自己这副身躯的原本主人吗?

    另一个“王权”面无表情,似乎没有情感波动,此刻只是机械的说道:“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他的意思很明显,两人就是一体,并没有任何分别。

    但这更让王权不自在,他只想要是自己,而不是别人。

    大球里的“王权”说道:“我就是王权,你也是王权,但我是今生的我,而你是前世的我。”

    看着对方紧皱眉头,“王权”接着说道:“你其实在十六年前就穿越了,并非现在的事,我就是有着今生十六年记忆的你,而你,却没有了今生的记忆,所以才会迷惑。”

    他的话恍若惊雷,将王权震的呆在原地,而所有的困惑也如旋风刮过的云烟,立刻消散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