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始凶猛世南言txt下载 > 第二十章 火种名额
    王权很是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想要觉醒巫血,决定权在于炎部。

    他是有炎部的血脉,从理论上,沐浴火种能够觉醒巫血。

    但是,炎部凭什么让他沐浴火种呢?

    他又不是自己人,更没有令炎部族人信服的贡献。

    虽然有个关照他的舅舅大骨,但对方已经为他做了太多,王权哪有那个脸皮去求舅舅?就是求了,也估计没用。

    “等待,好好等待!”王权只能这么安抚自己,希冀有一个自己表现的好机会。

    但只剩下十天,他就要被炎部驱逐了,想要获得一个沐浴火种的机会,只有炎部在十天内顺利击杀巴蛇,举行祭祀才有机会。

    这种危机感,让王权压力巨大,甚至于感到无力。

    如果觉醒了巫血,那么以他的实力和能力,带着大黑离开,在这个世界也是有几分活下来的可能。

    甚至于,一个人离群索居找个地方宅起来,也能活的还可以。

    但这样活着,恐怕用不了几年,他就会因为苦闷无聊而疯掉。哪怕情况好一些,让他找到了另一个接纳他的部落,可是能融入进去吗?

    其他地方,可不会有个罩着自己的舅舅,和一群母亲的族人。

    所以,他必须争取觉醒巫血,同时想办法留下来!

    炎部每天依旧热闹,他们仿佛有做不完的事情,可以打发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不管是练功熬练筋骨,还是聊天八卦,听老人讲故事,亦或者拿着工具,去打磨石器骨器,都能让他们闲不下来。

    但是,这种生活还是让炎部的人感到不安。

    “这么坐吃山空,可是不行啊!”

    “那条巴蛇的危险,还没有解除吗?如果不能出去,那我们的领地,肯定会被河部的人入侵的。”

    “若是被其他部落,发现了我们的虚弱,那麻烦就大了。”

    ……

    炎部的原始人也会考虑问题,尤其是食物、领地、修行资源这些方面。

    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第一个威胁炎部的大问题,居然是水。

    前几天的时候,几个外出取水的族人,就在半里外的取水处,遇到了袭击。

    那条巴蛇相当狡诈,在炎部追击的时候,它直奔两里外的一处水潭,通过地下水脉逃走了。

    水源相当重要,人可以三天不吃东西,但一天不喝水,就极其艰难。

    接下来取水的工作,交给了几位上位元巫,他们不惧巴蛇的突袭,短时间内能活下来。

    但令人愤慨的是,那天取回来的水,居然有毒!

    喝水的人被毒死了四五个,死状极惨,连王权都差点中招。

    那条巴蛇,在炎部的水源里混杂了毒素,污染了取水点。

    本来还有那个水潭能取水,但它正是潜伏在水潭中,随时能进攻撤退,让炎部头疼不已,在那里取水的办法直接破产。

    而炎部的族地,四周都是石质地区,地表根本没有大量的清水。

    所以一时之间,水源就成了炎部和巴蛇之间战斗的核心点。

    “缺水?”

    王权第一次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当个笑话听。

    这只要不是沙漠,哪里能缺水呢?随便挖个水井,水不就源源不断了吗?

    可是当他发现,部落里的供水量,真的逐渐削减时,才认识到这是真的。

    少女禾的嘴唇,已经干裂了起来,只能靠吃几个果子解渴。

    “真的缺水了?首领他们有什么说法没有?”王权丢给她几个果子。

    这些天来,他每天都勤学苦练战斗技艺,熬练筋骨体魄,对外部的事,还真的关心不多。

    禾啃着果子,道:“首领和阿爸,已经和那条巴蛇交手五六次了,每次都被它逃走。

    听说,我们东部的几处果林,和能抓很多鱼的河口,都被河部给占据了。

    因为巴蛇,我们都不能出去,要是没水喝,很多人的身体都会出现问题的。”

    王权扶额,这丫头说话,怎能就抓不住重点呢?

    “怎能解决水源的问题,首领说了没有?”王权再问。

    禾摇头:“首领他们也没办法咧。”

    就在王权很是疑惑的时候,首领召集了众人,征求大伙的意见。

    “水源被污染了,我们更是不能随意出族地,那么水的问题,你们谁有办法解决?”首领阳高声道。

    巴蛇不敢靠近族地,因为这里有它极其忌惮的东西。但部落成员也不能随便出去,免得遭了毒吻。

    口干舌燥的部落成员们,一个个抓耳挠腮。

    让他们打架狩猎,怎么都干劲十足,而且目标明确。可要让他们动脑子解决问题,就相当困难了。

    王权等待着,就水的问题他办法不少,但不急于一时。他的价值,必须是炎部需要的时候,再发挥出来,达到雪中送炭的效果。

    首领阳随即道:“我和大骨他们商量过了,决定立一个悬赏,谁只要能解决部落水源的问题,且得到大伙的认可,就给予他重赏!”

    闻言,众人便议论纷纷起来。

    有好处的事情,一时间把他们的激情和动力,全部激发了出来。

    “至于奖赏!”阳扫视了众人一眼,旋即道,“一个沐浴火种的名额!谁只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能获得一个名额!”

    这种时候,哪有火种名额更激励人心的呢?更何况,短期内也只有这个奖赏最合适了。

    只要击杀巴蛇,就能立即举行祭祀,比起其他的奖赏,这个奖赏看得见摸得着,还最省开销。

    听到这话,不仅王权心动,所有人都心动了。

    一个火种名额啊,多珍贵的东西,要是平日里,得一个战士努力一年才能攒够贡献呢。

    只是,他们心动却难行动。

    好处就在眼前,你也得有办法解决问题才是,否则不可能被大伙和首领认可。

    就在此时,王权站了出来:“我想试一试。”

    他不算高大健壮的身体,却站的笔直,目中满是自信和沉稳,让人一看就心安起来。

    而这一刻,他的身影在众人眼中,是那么的高大。

    炎部需要救世主,需要力挽狂澜的英雄。

    “王权,他能解决这个问题吗?虽然我很希望他能做到,但我还是心有怀疑。”

    “说不定能呢,他可是大部落出来的,见识很不一般。”

    “如果他真的能给我们带来水,难不成我们真要让他沐浴火种?他可不是炎部的人啊!”

    人们议论纷纷,他们有所怀疑和质疑,但只要王权能解决水源的问题,那么他们愿意认可王权。

    一个火种名额,相比于大伙生存必须的水源,根本不算什么。

    首领盯着王权,沉声道:“你是认真的吗?这可不是玩闹的地方,你若做不来,那便会辜负所有人的期待!”

    王权嘴角微挑:“我愿意试试,能不能成功,你们拭目以待就是了。”

    此时,另外两人也站了出来,让出乎意料的王权皱起眉头。

    “我想试试。”黑熊说道。

    “我也想试试!”阳的儿子斑自信说道。

    两人早就知道今天的事,所以在长辈的指点和支持下,在这时候站了出来。

    炎部的水源问题,并不是绝境,但也极其交迫。

    而解决这个问题,不仅需要智慧,更需要一定的实力,办法并不拘泥于一种。

    王权瞥了两人一眼,心中思绪莫名。

    今天的局,到底是部落的大佬给晚辈刷声望的机会呢,还是真的是为了解决水源问题?

    两者都有吧,不过前者是底线,后者是上限。他们肯定能兜底,但成果并不会多好。

    想到这里,王权信心十足。

    这件事,他一定能办的妥妥当当,让炎部所有人都挑不出毛病来,更要让黑熊和斑,都心服口服的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