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始凶猛世南言txt下载 > 第十四章 天祭
    对炎部来说,这几天是十分痛苦的日子。

    接二连三的有族人,遭受了巴蛇的毒口,死伤惨重。

    其中不仅有十几名战士,还有数十名老幼妇孺,让许多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整个炎部,都是一阵悲号,他们守着自己家人的尸体,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尽管在这样的原始世界,他们常年在生死线上,可感情真挚牢实,真有这一天时,依旧痛哭流涕。

    阳和大骨,带着狩猎队的十几名上位元巫,出去寻找族人的尸骸了,在巴蛇的袭击中许多人死不见尸。

    王权坐在半山腰的洞口,抱着大黑,望着落下的夕阳。

    残阳如血,红霞朱艳,美则美哉,却满是凄凉,宛若尽去的生命。

    山下,那生命逝去的葬歌,是亲人的不舍与思念。

    他心中沉思,当自己死去,会不会孤寂?

    在这原始世界,他可是没有任何深沉的牵挂,他的根,都扎在另一个时空了。

    同时,他又感到了原始世界的残酷,以及人族的艰难。

    自己以后,也要这般挣扎下去,随时面临着死亡威胁?

    而人族,也依旧千年万年地在原始与血腥中,忍受这种野蛮的生活?

    王权很想做点什么,为人族做点什么,而不是只为自己做什么。

    “能尽一份力,我便尽一份力吧。”

    王权抚摸着大黑,那宛若绸缎的皮毛。

    他想起了华夏早起的神话传说,伏羲画八卦,燧人氏取火,神农氏尝百草,仓颉造字……

    一个璀璨而漫长的文明,少不了一代代人的努力和奉献。

    王权在这个世界,心灵是孤寂的,他想点一把火,温暖自己,和苦难中的人族。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他希望自己的火种,能够让让人族的文明之火,更旺盛一些,更闪耀一些。

    “你饿不饿?”

    少女禾偷偷摸摸地从后面走过来,手里拿着一条肉干和几个瓜果,递给了王权。

    她今天一回来,身上还背着那个兽皮口袋,里面装的全是今天的收获。

    这让她自己高兴的不行,为自己的努力兴奋,毕竟这可是自己和阿权一起的收获,不能轻易丢了。

    逃跑的路上,大部分人一天的收获,都丢失在半路,只有她的东西还全须全尾。

    只是这种骄傲和坚持,等来的却是她阿妈的一阵呵斥,和一个个爱的拳头,锤得她满头的包。

    “还行。”王权不算饿,但十分的疲倦,身体也积累了一些小的伤势。

    毕竟奔波的一天虽然不算什么,可后面的逃亡,真就差点要了他的老命。

    两人坐着吃东西,口中总觉得没滋没味,心里也颇为沉重。

    时间不长,首领阳和大骨他们便回来了。

    他们抬着几个大的尸袋,里面的尸体已经不成样子了,多半遭受了野兽的啃食。

    整个炎部,笼罩着一重伤感悲愤的气息,他们的族人死去了,永远地离他们而去。

    而罪魁祸首,是那条肆虐的巴蛇,那是他们的敌人和仇人!

    天祭,开始了。

    炎部的族人,全部汇聚到后山山谷,步入禁地当中。

    那里有一方火塘,四五米直径的塘中,是熊熊燃烧的金色火焰,没有任何燃料,也没有任何热量传出。

    面对着这一口火塘,人们心中满是敬畏尊重,纷纷跪伏在地,口中诵念着“祖神”。

    死去的族人,尸骸都抬到了火塘一旁。

    一位六七十岁,满头白发肌肤褶皱的老妪,拄着一根骨杖走到近前。

    老女巫口中诵念着巫语,族人唱着葬歌,为逝者举行着仪式。

    “我们终将一死,他们许多人,是为了部落而死的,死的光荣闪耀。”

    “将他们送入火塘,回归祖神的怀抱吧,他们的灵魂会安息的。”

    “祖神庇佑我们,带给我们力量,延续我们的力量。

    我们生养于父母,亦传承于祖神。

    他们死去后,会回归祖神的怀抱,也会永远地和我们在一起,和其他祖先一样,活在我们的血脉中,活在我们的灵魂当中!”

    女巫慷慨激昂,话语抚慰着生者的心灵,更振奋他们的抗争之心。

    在这样的世界,唯有永无止境的抗争和努力,才能将部族传承下去。

    王权从她的话语中,感受到了生命的力量,亦感知到了一种不同于战巫的能量波动。

    这位老女巫的实力,恐怕也相当恐怖。

    在炎部的齐歌中,一具具族人的尸骸,送入了火塘中。

    这是一个神圣的仪式,人们眼含泪水,最后与逝者告别。

    王权看见,那些遗体进入火塘后,开始无声地消融,不是燃烧,是和冰雪一样化去。

    可送遗体的大石大虎,接触火焰时却丝毫没有感觉。

    禾小声道:“祖神是不会伤害我们的,所以我们可以随意接触火焰,但火焰对其他的生灵,有极大的威慑力,甚至能伤到兽王。”

    一具具遗体,消融于火塘,火焰的高度,也明显高了一截。

    在下一次血祭的时候,当族人沐浴火种,便能觉醒巫血,或者得到更强的力量。

    这也是为什么,炎部的人敬畏尊重代表祖神的火焰。

    一代代族人的力量,从火焰中来,又回归祖神,他们血脉中流淌着祖先的力量,也承担着延续的责任。

    当“天祭”完成,部落中的沉重氛围明显弱了许多。

    在炎他们看来,回归祖神的怀抱,是一个很幸福的人生终点。

    此时,首领阳站了出来,他手中的骨剑猛地插入地面,一股火焰从体内冒出。

    他高声喝道:“我的族人们,我们现在面临着巨大的危机,有一条地兽巴蛇,它杀死了我们的族人,威胁着我们的安全,仍旧在我们的领地游荡。面对这样的敌人,我们该怎么办?”

    炎部族人同仇敌忾:“杀了它!杀了它!”

    阳重重的点头:“对,我们要杀了它,以慰藉死去的亲人,恢复我们领地的安宁。只要那条巴蛇一天不死,我们的领地就一天不安全,就一天无法复仇!”

    他们的尊严,被巴蛇践踏了,炎部的尊严,被巴蛇冒犯了。

    唯有杀戮和死亡,才能洗刷这份耻辱。

    大骨也站了出来,热血地喊道:“杀了巴蛇,我们就立即举行一次祭祀,让族人沐浴火种,壮大我们的族群!”

    沐浴火种,能够为未出世的胎儿洗礼,为少年觉醒巫血,为战士增强力量。

    对炎部来说,这是极其重要的事情,更是一件大喜事。

    闻言,族人们热血沸腾,在仇恨与期待着,热血沸腾起来。

    随后,炎部的核心成员,聚集起来议事了,而这不是王权能参与的。

    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舅舅大骨便出现在王权的石洞里。

    瞥了一眼和大黑玩耍的女儿禾,他没有多说什么。

    径直对王权说道:“阿权,你今天做的很不错,我很为你高兴,我的亲人也开始接纳你了,这是件喜事。

    你今天的作为,是很大的功劳,该给你一些奖励。”

    王权推辞,但大骨明显要功过分明,这是部落的规矩。

    大骨看着王权,眼睛一亮:“你还没有武器吧?喜欢什么武器,我让人给你打造。

    这段时间,炎部会很忙碌,也不适合喜事,所以这件事等杀死了巴蛇,我们再在族人面前公布。”

    盛情难却,又十分心动的王权,也很想要一件武器,适合自己念力使用的武器。

    思索良久,他还是决定要一把剑。

    修行神魂力量,有念力在身的自己,以后当然要御剑飞行,做一名剑仙了。

    大骨点点头,让他等着,最后拍了拍王权的肩膀,便提着禾的耳朵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