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始凶猛txt下载 > 第四十一章 救出
    那声凄厉的喊声,在方圆数里内飘荡,河部的人无不把心一提。

    “怎么回事!”

    “螃蟹到底出了什么意外?”

    “他为何告诫我们要逃?有什么巨大的危险吗?”

    舟子等人会合后,立即议论不止,焦急中疑惑,疑惑中恐惧。

    让螃蟹去擒杀一个小子,他居然遭遇了意外,不仅逃都不能逃,还要临死这般通知我们!

    望着那处山谷,以及纷纷落下,随后染血的雷鸟,他们眼中伤感而愤怒。

    一个族人,一个狩猎的好手,就这么死了。

    舟子自责道:“我不该让他一个人去的。”

    若是多一个人,是不是就不会有这样的意外了呢?

    “螃蟹死了,他用生命警告着我们离开,若是多派人,说不准也是送死。”弟弟船夫说道。

    这既是安抚哥哥,也是给台阶下,以免其余人心怀怨恨。

    “不如,我们前去查看一番?”一位上位元巫说道。

    那螃蟹是下位元巫,实力有所不怠,他们这些人可是两地巫三上位元巫,能有什么意外?

    但舟子连连摇头:“螃蟹实力是差,但他的眼光不差。如果遭遇的危险很小,他早就回来了,有机会逃生,或者我们能对付,就会呼救。

    但他既没有呼救,也没有逃走,反而死前警告我们离开,这是为什么?”

    螃蟹那人,难道那般大公无私,舍己为人到放弃自己的生命?亦或者愚蠢,有求生机会也不会寻找?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必死无疑,甚至于呼喊后大伙一起去救援都救不出来,一线希望都没有。

    唯有根本没有选择,根本没有活路,在必死的条件下,螃蟹才会这样做。

    该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让螃蟹这么绝望啊。

    想通了这一点,舟子船夫等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报仇?别犯傻了。

    留在这里,继续找大骨和阳两人?风险极剧上升啊。

    此时,他们不禁左右为难起来。

    理智告诉他们,该离开这片危险区域,可就这么走,螃蟹的仇怎么办?他们的勇气和颜面还要不要?击杀大骨和阳这个计划要不要执行?

    纠结的他们深思着,不多时,一行人便开始了撤退。

    进入大荒这么多次的他们,深深知晓大荒的危险,更知道审时度势。

    若是次次硬拼,河部早就没了。

    “走吧,我们去出口堵截他们,如果他们侥幸不死,就出手杀掉他们!”

    舟子咬牙切齿,看了身后一眼,旋即退走。

    雷鸟叫声如萧,此时在河面飞舞着,之前的落地处,只残留着螃蟹的骸骨。

    王权依旧在河中游动,寻找着失踪两人的踪迹,忽的见到一条水中巨兽,在河中挣扎扭动,就像发了羊癫疯。

    “它怎么了?”他疑惑中,看见堪比鲸鱼的水兽口中溢出血水,将河水染红。

    一声声震动,从它的身体中传来。

    与此同时,大鱼身体也发出道道霞光,一枚枚的符文将骨骼照亮,连着丝丝缕缕的灵纹网络。

    磅礴的气血和符文力量,正在与身体中大肆破坏的活物角力。

    王权见到这一幕,心中大喜过望,大骨和阳果真没有死!

    毕竟是地巫,身体比钢铁还要坚硬,这么大的水兽咬不到更难以伤害到他们,所以一口吞了下去。

    以为是食物,结果苏醒的两个地巫,在那庞大身体中依旧活蹦乱跳,进行着大肆破坏!

    游龙般的身躯在水中迅如闪电,王权转眼就贴在大鱼的头顶,两把骨剑旋转不停。

    哧!

    他一念御剑,猛地刺向大鱼的头颅,只见一阵金光闪耀,骨剑弹了回来,只在大鱼头上留下一个深可见骨的伤害,并没有穿透大脑。

    骨剑碰撞水兽的骨骼,一时间竟然没有建功,可见水兽的体魄之坚固。

    自知力量不足的王权,依旧以骨剑出击,一把在大鱼头顶旋转中钻孔,另一把则四处游走,将大鱼脆弱处划个鲜血淋漓。

    这般虽然不能造成致命伤,但干扰得水兽躁动恼火,难以专心炼化肚中翻江倒海的两个人。

    而鲜血淋漓中,河中一条条隐藏的巨兽出现,那庞大的身躯大如小山,简直让人头皮发麻。

    巨兽之间平日里相互忌惮,实力更是凶猛,不会拼死搏杀。

    但现在有机会落井下石,自然会抓住机会,来一场盛宴。

    四五只地兽级的水兽,围着受伤的那只环伺攻击,一时间令其难以招架。

    就这般混战之中,大骨和阳终于乘机刺破水兽的肚皮,从胃里钻了出来!

    “接着!”王权将钢矛扔给舅舅大骨,三人继续进攻那条受伤的大鱼,打算分一杯羹。

    垂死的那只水兽凶性大发,庞大的身躯可谓是翻江倒海,浪花激起数百米高,可依旧难逃一死。

    就在此时,王权拉着大骨和阳,三人身躯猛地向外围,呼吸间就在百米外。

    下一秒钟,一只巨大的乌龟出现,浑身顶着青铜色长刺,那大口有十米直径,迅如闪电的动作中,接连数击,毙杀了三只地兽级水兽。

    恐怖的兽王终于出现了,滂湃如海的气血,和难以言说的体魄,让所有生灵退避三舍,不敢靠近一步。

    “走吧!”阳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舍弃了极为垂涎的地兽尸骸,三人游出了水面。

    在水里,阳和大骨的速度,不及王权的三分之一。

    在王权的牵引下,三人沿着河水游动数里,在一处灌木丛中上岸。

    大口地喘着气,阳和大骨连连呼吸,他们虽然能在水中汲取氧气,能以灵气消耗代替纯粹的气血爆发,但也依旧难以和水兽般在水中自如挥洒力量。

    良久过去,庆幸死里逃生的两人,才大致说了一番经历。

    阳愤愤骂道:“真不知道那颗石头,到底是哪个王八蛋丢的,差点就害死我们了!”

    今天的经历,实在是惊险之极,让他现在还后怕。

    先是被雷鸟万雷齐发劈了一通,又给水兽吞进肚子里折磨,一番战斗好不容易逃出来,还差点给兽王吃了。

    “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大骨长出了一口气,“不是阿权营救,咱们还真可能在那条鱼的肚子里,给活活炼死!”

    在水里他们的力量会越来越小,毕竟受限于环境,若是没有及时逃出来,给那条大鱼熬过艰难时候,就大局已定了。

    王权也将自己的大致经历所知诉说:“你们被雷鸟发现的时候,我乘机抓捕了几只雏鸟,收获很是不小,远超预期。对了,你们的暴露,其实是河部的人干的,他们追踪着我们进入大荒,就是为了破坏我们对付巴蛇的计划。”

    听闻顺利抓到了雷鸟雏鸟,大骨和阳两人欣喜之极。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个,现在得到了,自然大为满足。

    “干得漂亮,阿权,你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这一次可立大功了!”阳哈哈大笑。

    而听到河部的消息,则火冒三丈,大骂这些该死的邻居。

    大骨忽的问道:“那他们哪里去了?”

    他警觉不已,和炸毛的猫一样,似乎河部的人随时会冲出来,和他们大打出手。

    那些家伙,看见自己倒霉,肯定会乘机来袭。

    毕竟这可是大好机会,而三人疲倦而受伤,战力大打折扣,真打起来生死难料。

    王权摆摆手,让舅舅不要紧张:“我用计谋把他们吓走了。”

    他笑着,把之前发现并擒拿螃蟹,以及用神秘感和压迫感哄骗其作出错误判断,并惊走河部众人的事说了出来。

    “攻心之计,妙啊!”阳拍着大腿笑声朗朗。

    王权果真是王权,不仅实力出众,轻易击杀了一位能在大荒来去自如的河部下位元巫。

    更引导其作出错误的判断,最终在死前牺牲中,用自己的生命,为王权吓走河部的人而努力。

    那螃蟹看似是为河部死得其所,实际上是为王权死得其所,正中其下怀。

    若是河部的人知道了真相,还不知道要气得吐出几斤鲜血呢。

    “也是个不错的汉子,可惜遇上了阿权。”大骨亦是笑容满面。

    他们也不得不感叹,这次幸好带着王权一起来了。

    本以为是他们照顾王权,没想到是王权一次次帮助他们,并于危难力挽狂澜。

    有次少年,炎部大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