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始凶猛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章 牵挂
    天空一片阴翳,让危机四伏的大荒之地,显得愈加深沉恐怖。

    自古以来,大荒就是蛮荒与原始的处所,无数强大的生灵栖息其中。

    这是一片极其危险,却又资源丰富的大地。

    除非狩猎与寻宝,亦或者没有选择,否则人类部族不会进入其中。

    “快快快,他们要追上来了,快逃啊!”

    大荒的边缘,四五百人的队伍互相搀扶着,正行走于幽暗的丛林中,个个神情惊惶。

    他们都是山部的部族,曾经称霸谷上地区,风光而强大的山部,是他们的骄傲和倚靠。

    但就在前段时间,山部落的主力在北部荒原败亡,绝大多数战士都没有回来,首领王霸道更是死于当场。

    山部落的家园,随即被战火蔓延。

    为了避免被杀,或者沦为奴隶,他们一路逃窜,甚至不惜闯入大荒,只为了一线生机和再次崛起的希望。

    而逃亡中,为了阻击追杀的蛟部与火部战巫,有少年圣贤之称的少族长王权,身影消失于此,早已不知生死。

    郁郁葱葱的古树直径数米,藤蔓缠绕纠葛,许多蛰伏的蛇虫鸟兽,死死地盯视着这些原始人。

    不时有翼展十几米的凶禽,从他们的头顶掠过,将躲闪不灵敏的人抓起,随即化为一个黑点消失在天际。

    渗人的兽吼声响起,整片山林都震颤着,数丈高的凶兽一个扑跃,就带走一条生命。

    六七岁的王雪缩在星月的怀里,一小一大两个女生四处张望着,惶恐与不安让她们犹如离开庇佑的小兽。

    十七八岁的星月皮肤白嫩光滑,手指纤细,乌黑光亮的头发一泄如瀑,一双明亮的眼睛泛着星辰的光彩。

    当然,这么些天的逃亡,她也有些狼狈了。

    王雪扎着两个羊角辫,穿一身丝质小裙,小手小脚小脸,看起来就像个城堡里走出来的公主。

    但她脸色苍白,身上擦伤不少,脏乱而显得有些难堪。

    小姑娘的右臂,自手肘处平整切断,显然是受到了利器的伤害。此时伤口早已不再鲜红,而是腥臭发脓,看起来触目惊心。

    “星月姐姐,哥哥什么时候回来?”阿雪身体微微发颤,小声问道。

    她最亲近的人便是哥哥王权,哥哥也向来宠她,这几天的神经紧张与受伤,实在让她难以承受。

    尤其是,哥哥留下的丈高獒虎,在保护它中死去之后,这种思念愈加深厚了。

    她不止害怕哥哥不在自己身边,更害怕哥哥永远也回不到自己身边了。

    星月揽着王雪,身旁有战巫相护,只是她那一双光滑雪嫩的赤足早已磨出了血。

    身为不擅长体魄的灵巫,这些天辗转上千里,她能忍受下来也多亏原始人的强健身体和坚韧意志。

    “他能回来的时候,就会回来的。”星月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抚道。

    王权还活着吗?她不知道,他还能回来吗?她更不知道。

    这世道如此混乱危险,她们又深入了大荒,生死难料,再遇到王权的可能性,简直几近于无。

    可这种话,她如何能对一个小姑娘说?

    阿雪本就意志不如成人,再没有求生的牵挂,别说坚持前行了,就连那断手的伤势都能要命。

    这些逃亡部族的边缘,也有身强体壮的战士。

    他们个个肌腱粗壮,手持数十斤重的骨器,轻易劈开前路的障碍。

    更有甚者,在猛禽飞掠的时候,抱起上百斤的大石,砸出十几丈远,惊走想要捕食的大荒凶兽。

    身上亮起的灵纹隐去,高大壮硕的狼牙看了看天色,已经快天黑了,他们必须寻找到一个暂住的地方。

    夜晚在大荒赶路,简直是一件找死的事情,有经验的猎人绝不会这么做。

    又过了刻钟,他们遇到了一片空地,空地的中心,是一株十几米直径,上百米高的大树。

    古木树冠如华盖,遮蔽了危机四伏的天空,它背靠着一座大山,倒是扎营的好地方。

    “靠着山坡扎营,快快做好过夜的准备!”

    代首领的狼牙,带领着狩猎队的战士,快速做好了抵御野兽的木桩栅栏。

    力巫就力大如牛,更别说还有几位凝练灵纹的元巫了,他们做事效率极高。

    星月与阿雪,坐在最中心的古树树干旁,两人正在休整,随后处理王雪的断臂伤口。

    那严重的失血和发炎,不好好处理,随时会让人一命呜呼。

    星月是山部的巫女,也就是祭灵的祭司,掌管祭祀和巫医。

    尽管山部的祭灵,在山部这个部族被攻破的时候,就已经逃遁而去,但星月依旧有着很重的声望。

    因为她的祖父,那位代表着智慧与经验的老祭司还活着。

    而王雪则是王霸道的女儿,少年圣贤王权的亲妹妹,有两人的余荫,她依旧受人敬仰。

    休整的山部残余部族,大部分看起来状态都很是不佳,体力是其次,精神压力和心理创伤,以及生死不知的明天,让他们煎熬不已。

    前有未知路途,后有敌人追兵,当前有饮食医药短缺问题。

    他们这些逃亡者,连丧家之犬都不如,这就是部落战争中,失败者的下场。

    上千人逃亡到了大荒边缘,在死亡的威胁下,最终走进了大荒,到如今只剩下四五百人。

    其中小半死在敌人手里,大半是被大荒的凶险吞噬的。

    哪怕他们有地图,能够准确前往百余年前的旧土,这里的四五百人,最终也剩不了一半。

    这里可不是原本的家园——谷上,那里虽然也时常有凶兽掠过,可祭灵的存在足以庇护他们的安全。

    现在没了祭灵,他们只能前往旧土,那里还有山部的一支,想来会接纳他们。

    毕竟百余年前,他们可是还没分家的一家人。

    而老祭司在那里,还有亲人。

    代首领狼牙穿过难民般的人群,不多时就看见了星月。

    她和所有的部族成员都不一样,看起来优雅、高冷、圣洁,哪怕在逃亡的路上,也保持着那出众的气质。

    星月正在给受伤的人看病,她懂一些巫术和药理,也能给人安神祈福,让这些神经紧绷而身体煎熬的可怜人,能够松弛安定下来。

    “他们怎么样?”狼牙问了一句。

    其实不用问,肉眼可见的,这里的人比昨天少了一截。

    今天,又有几十人死在路上。

    活着的人,伤势更多了,眼神中的光彩更少了。

    星月一声叹息,摇了摇头。

    大伙的境况是一样的,为了生存下来,就必须前往有祭灵庇护的旧土。

    否则光是在大荒生存,就足以让他们疲于应对,更别说还有追击的敌人,以及环伺的猛禽凶兽。

    在这噩梦般的大荒,多呆一刻就多一分的危险。

    “要是祭灵大人还在就好了。”星月眼神中满是哀伤。

    作为侍奉祭灵的祭司,她的祭灵大人看见敌人以后,竟然不战而逃了。

    一座小山拔地而起,逃的飞快,简直看呆了所有人。

    这种被抛弃的痛苦,和人生意义的突然崩塌,加之艰难的逃亡,让她很是无所适从。

    狼牙看了一眼老祭司,那个老头在赶路中也疲惫了,毕竟是土埋到天灵盖的年纪。

    他倒是希望这老头早点死,那时候自己才有机会完全掌控这股力量。

    娶星月,认王雪作干女儿,再加上现在已经收拢的人心,等到了旧土,他就是这股势力当之无愧的主宰者。

    夜色渐深,王雪抱着星月,她身体上的疼痛导致睡眠艰难,此时小声道:“星月姐姐,我不喜欢狼牙。”

    星月捏了捏她的小脸:“对对对,你最喜欢自己的哥哥王权了。”

    她虽然错开话题,只是王雪的意思她很明白。

    狼牙狼子野心,在山部权力空虚的时候乘机而入,已经成了代首领。

    而他对自己的目光,也带有觊觎,恐怕是希望将自己收入囊中,同时借助自己的权力和影响力,更加深入地掌控山部残余部族。

    这种打算,她自然要警惕。

    毕竟身为大祭司的祖父,以及王霸道不止一次地私下说过,狼牙此人野心极大,但无才无德。

    此人或许有点将才,但私心也野心太重,眼光与胸怀太窄,绝不适合带领部落。

    只是心中,星月也暗暗叹气。

    就山部如今的局面,还有什么未来可言呢?

    她又为自己的消极之心自责,肩负部族的期待,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

    星月想到,若是王权还在,狼牙恐怕半点机会也没有吧?

    毕竟他的声望和实力,足以凝聚整个部落,震慑那些野心之辈。

    只可惜,王权已经一去不复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