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始凶猛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河部
    那一头胜过大象的巨大雷鸟,浑身的鳞甲已经青如黑墨,虬劲沧桑,活了恐怕也有上百年。

    相比于人族的短寿,大多数的妖魔血脉,不夭折的话都能活上几百年,时光的积累,让它们在不断的厮杀中变得越来越强大。

    对于人族强者寿元不长这个问题,王权也询问过父亲王霸道,得知了个不算好的答案。

    人族身躯不算高大,一出生也没有强大的血脉,就只能一步步攀登。

    这一步一个脚印,消耗的就是自己的气血和生命力,强大的战力,靠的也是燃烧自己的生命力。

    锤炼与保持体魄强度,每时每刻都在巨大消耗,这对战巫来讲,负担太重了。

    可不保持,体魄就会变弱,更别说继续攀登高峰。

    炎部的许多强者,就是气血烧干后,身体迅速衰老。有人会锁住精气减少战斗,有人会直接投入火塘,留下最强的实力作为传承的力量。

    归根到底,是他们的生命层次,低于他们所掌握的力量。

    所以相比于战巫,那些巫师祭司反而会更长寿,他们以天地元气滋养自身本源,消耗又不大,不会出现入不敷出导致生命力不断亏空的情况。

    王权看着那只灵性十足的雷鸟雏鸟,心中意动不已,虽然知道盗取这么一只小鸟是极度危险的事情,他也仍旧想要试试。

    比这只雏鸟的血脉弱上一些的小鸟,这十几个洞窟里也有一些,估计成为元兽不难,他抓捕也不难。

    可他一看到那只灵性十足的雏鸟,眼睛便挪不开了。只要有可能,他不会退而求其次的。

    出了地洞,王权便看见了阳和大骨,两人点点头,看来已经安排好了。

    “待会儿雷鸟群就会出现骚动,我们两个攀爬崖壁上去找机会,王权你从石洞出击,我们双管齐下。要是失败了,晚上再试试,反正它们夜视不行。”阳握着拳头,这时候也不禁情绪激动。

    相比于他,大骨则稳重很多,不过也能看见眼中那可见的期待。

    三人站在树冠上,仔细地观察着,等待时机到来。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山崖北边的一处果林,发出了阵阵火猿的尖叫,动静极大。

    原来是一只雷鸟在捕食当中,居然折断了羽翼,落下来果林当中。

    落地的时候,它的爪下,正压着一只死去的火猿。

    它的猎物——火猿们,一时间愤怒之极,新仇旧恨之下,一个个砸出石头,将雷鸟砸得半死。

    更有元兽级火猿,口中喷出火焰,将那只雷鸟烧得惨叫连连。

    这片果林附近,时常有雷鸟出没,几只雷鸟看见伙伴受伤,还在被弱小的食物攻击,一时间大为恼怒。

    它们先行骚扰恐吓,一边呼朋唤友,以高亢尖锐的唳鸣召唤雷鸟群。

    随后,双方一阵对峙,猴子们躲在树林里丢果子丢石头,窝在高处的老猴子口喷火焰,而雷鸟成群结队,一张张雷网落下,便有成群的猴子摔倒在地上。

    这场混战的结果自不用说,是雷鸟大胜。

    成群的雷鸟飞来,展开一场饕餮盛宴。

    可就在此时,许多体型大如巨蟒的蝮蛇游动而来,它们似乎就是为了复仇,盯着树梢的猴子们。

    就在不久前,它们的巢穴地窟附近,出现了十几条半大蝮蛇的尸骸,它们被烧的焦糊不已,上面还残留着火猿的毛发和气息。

    当它们出现在果林,又遭遇了雷鸟,不多时,雷鸟、火猿、蝮蛇三者就起了一场混战杀戮。

    三个族群的混战,闹得是一个天翻地覆,悬崖峭壁上的成群雷鸟,许多都忍耐不住,振翅飞了出去。

    “走,我们的机会来了!”

    看见悬崖上的雷鸟,飞出去大半,三人立时行动起来。

    阳和大骨顺着崖壁,身上披着藤蔓枝叶的伪装,迅速地攀爬着,他们的动作极快,呼吸之间就是数十米,近乎在陡峭的崖壁壁上奔跑。

    而另一边的王权,也以念力包裹自身,在地洞中握着一柄骨剑,和导弹似的飞速前行。

    到了崖壁前,他以念力观察着那十几个巢穴,随时等待机会。

    每个巢穴中,基本会有一只成年雷鸟守候,它们轮流外出狩猎,倒是不缺吃喝。

    当然也有雌雄双方都外出的情况。

    此时,王权就看见了洞窟中仅有的一只成鸟飞走,只留下两幼鸟在巢穴中。

    这只成年雷鸟,是元兽级别的,这让王权心动不已,立刻开始了行动。

    骨剑立时穿透石壁,凿出一个黄瓜粗细长短的小洞,一道光线透过来,他已经能用肉眼看见那两只幼鸟。

    毫不犹豫,他直接用骨剑敲晕幼鸟,然后以念力包裹,直接丢进世界树空间。

    隔绝空间,王权在世界树空间里,隔离出几个小小的“牢房”,将幼鸟关在里面。

    偷走幼鸟后,王权马上从空间里拿出半干的泥来,用泥堵住凿出来的小孔,再以念力包裹灰尘在另一面的墙壁抹上一抹。

    如此这般,他的痕迹就完全掩盖了。

    任那些雷鸟如何去想,恐怕也想不到会有人这样偷走它们的小鸟。

    森林中,有一群身着兽皮,浑身涂抹着青黑色伪装颜料的人,正在用眼睛盯着大骨和阳。

    这群人肤色润泽,甚至于显得潮湿,身上浮现着云水灵纹,地巫甚至凝练了水道符文。

    掌握水属性力量的他们,在阴冷的森林地面上,很是如鱼得水。

    他们正是来自炎部的邻居——河部,一行七八人望着崖壁,脸上笑意连连。

    为首者是个两米出头的壮汉,双掌极其宽大,看起来四十出头,舟子说道:“机会来了,我们可不能让他们这么得手!”

    他们和炎部有着极大的生存空间的竞争,时常闹出人命,自然希望炎部越糟糕越好。

    正巧炎部遇到了那条巴蛇,这件事他们河部可是清楚,刚听到的时候,纷纷忍不住拍手叫好呢。

    为了监视炎部情况,他们的副首领甚至直接下场,堂堂地巫躲在水里一动不动。

    所以炎部和巴蛇的事,与火部的冲突,以及进山的事,他们全部都知道。

    阳和大骨进山肯定是为了对付巴蛇的事,只要破坏了计划,肯定能让他们气得跳脚。

    如此,炎部就要依旧艰难面对那条巴蛇了,而炎部日子不好,对河部来说就是大好了。

    一位三十余岁的汉子点头,他是河部飞副首领,也是舟子的弟弟,名为船夫。

    船夫道:“首领,他们看来是要窃取雷鸟幼崽。这倒是愚蠢,不说雷鸟幼崽有什么用,就说这声东击西之计,一旦被雷鸟群发现,那么便是极度危险的局面。”

    荒兽很难养活,成长更是消耗极大,有这个资源还不如多培养两个战巫。更何况荒兽培养了出来,你如何掌控呢?

    舟子拾起一块三五斤重的坚石,巨大的力量发动,直接将石头抛射出数千米,砸在崖壁上。

    啪!

    巨大的撞击声响起,石头变成了覆盖方圆一米的白色粉末,声势极其惊人。

    而石头的落点,距离阳和大骨只有十几米远。

    “好戏开场,我们坐好了,轻轻松松看他们怎么面对雷鸟群吧。”舟子的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