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始凶猛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章 下场
    作为即将带领火部,成为谷上霸主的枭雄首领,火鸟并不是一个有勇无谋的人。

    相反,他的智慧让他总是在关键的抉择上,处理的非常理智。

    瞥了黑豕一眼,火鸟说道:“这一次到访,原本是为了火部和炎部的友谊长存,但黑豕传信与我,说你们窝藏山部余孽王权,这才让我前来。”

    这种坦然的话自然是真的,但也不够真。

    他们搜剿余孽是真,想拿住炎部的把柄,来一场名正言顺的杀鸡儆猴,这也是真。

    但事情到了这一步,其实已经不如预想了。

    炎部没他想的那么好拿捏,王权也不见了踪影,那就只能选择前一个真,把自己摘出去。

    阳挑起眉头,道:“那火鸟前辈找到王权了吗?”

    火鸟哈哈大笑:“一番搜查,自然知晓这就是一个闹剧,也是,炎部怎么会窝藏王权呢?唉,若非黑豕他们从中作梗,我们也不会发生这样的误会啊。”

    似乎他和炎部,本就关系极佳,而之前的事真的只是场误会,如今要重修于和。

    可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双方下台阶的说辞,也就听听而已。

    还称兄道弟?刚才都要杀起来了,这种关系,不是仇人就不错了。

    黑豕他们此时已经十分不安:“火鸟前辈,你们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啊!你不是我,只要我们做你的内应,就帮我们成为炎部第一家族,扫除路上的一切障碍的吗?你为何出尔反尔,如此不守信用?”

    他险些就要大骂火鸟,因为他知道火鸟和阳的对话,就是在抛弃他们。

    没有了火部的支持,他黑豕家族在炎部的力量,绝对处于弱势,轻易就会被大骨和阳的家族碾压。

    而今天的背叛和以往的旧仇积累起来,他黑豕的下场,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阳瞥了他一眼,对这种又蠢又坏的叛徒不屑一顾。

    阳对火鸟道:“前辈,既然这是一场误会,解除了就好,和平与稳定是我们部落之福,更是人族之福啊!”

    火鸟点点头,从身上掏出两枚骨剑,递给了阳。

    “这是黑豕他们给我的献礼,今日一场误会,对炎部多有冒犯,还险些冲突起来,这实在是伤了你我部落间的友谊。这两把骨剑,就当做是赔礼吧。”

    说罢,火鸟一个抱拳,带着火部的战士们径直离去,没有多做犹豫或不舍。

    数百人的队伍宛若一阵旋风,几个呼吸就在百米之外,再十几个呼吸,连人影都不见了,只留下一道黄色烟尘。

    路上,有下属问他:“首领,那黑豕是不是撒谎了?难道炎部真的没有窝藏王权吗?”

    “呵呵,谁知道呢?就现有的情报来看,王权死了的可能,占据一半,他没死而后又藏在炎部的可能占据了另一半。”火鸟并不相信黑豕,但也绝不相信炎部的其他人。

    那人又问:“那我们为何不与黑豕他们联手,直接碾碎炎部,再扶持黑豕他们上位呢?这样不仅少了五成可能,或许还能找到那王权,也能多了附属部落。

    即便没有找到王权,有黑豕他们的作证,我们让炎部改天换地也是名正言顺,同样能抓住这个机会杀鸡儆猴。”

    他十分自信自己这一方的战力,认为能轻易碾压炎部。

    但火鸟仍旧是摇头:“这个选择的前提,是我们能轻易拿下炎部,但这已经是个很大的问题了。我们还是低估了他们的底蕴和实力。”

    “难不成,那个传言是真的?”那人瞪大了眼睛,一时间口干舌燥有些难以置信。

    火鸟点点头:“炎部可能真的出过巫王,而且留有巫王的兵器,若能激发一次,那就是让地巫也头皮发麻的必杀之招了。”

    很多巫王,都没有一件王级兵器,因为那需要珍惜的炼器资源,更要有独立的明确的道,比如开创一条自己的修行道路,让后人顺顺当当跟着走。

    正是这个考量,以及难以找到王权作为拿捏炎部的实证把柄,让他放弃了原有的计划。

    打打杀杀很有用,但称霸的底子要是都打没了,那就是因战而亡的傻子了。

    他们现在收获的资源已经够多,占有的地盘也够大,该好好消化才是,而不是因为战争的自我衰弱而引来豺狼虎豹。

    当火部的人离去,炎部的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火部的这一关,总算是过去了,刚才差点就打起来,可是吓坏他们了。

    但阳和大骨,没有让众人离去,反而将部族成员都召集到了后山广场。

    看到这副架势,黑豕有些慌了,这时候恨不得拔腿就跑。

    可他的家族和家当都在炎部,根也在这里,能跑到什么地方去呢?

    “禾,雷,你们去找一下王权。”大骨挠挠头,他还真不知道王权在哪里。

    禾问:“火部没找到阿权,阿爸,你把他藏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让你去找就老老实实去,哪来的值这么多话!”骨道。

    禾刚被阿妈梳理柔顺的头发,又给挠的乱了,阿爸都不知道,火部也没找到,这让她怎么去找嘛!

    只是她一抬头,便发现王权站在山顶上,正低头看着他们。

    今天的这场闹剧,王权大致知晓是怎么回事了,正是因为如此,心中的火气才不小。

    自己好好的住着,还想着带领炎部以后吃好喝好,过上大好的日子。

    结果呢?那条巴蛇的事还没解决,黑豕他们就给自己来了这一出。

    “阿权!阿权!”禾在下头喊着,笑嘻嘻的脸上看不出之前的担忧紧张了,真是喜怒来去皆是快。

    王权顺着山坡走了下来,脸上挂着笑容,揉了揉她的头发。

    “阿权,你太厉害了,我们还以为你会被抓到呢,结果火部的人,根本找不到你!”禾一副为王权骄傲的神情,更是犹有荣焉。

    王权点头:“我当然厉害了,我是王权嘛!”

    大骨好奇:“你躲什么地方去了?火部可是把大山围得水泄不通,更是翻来覆去地寻找了好几遍呢。”

    这份本事,可是超乎他们的想象,如果不是王权躲藏的好,炎部和山部,今天必然有一场血战。

    “他们粗心大意呗。”王权随意说道,似乎真的只是运气好而已。

    黑水老头脸皮抽搐,口中不住地念叨着:“粗心大意,粗心大意,怎么能粗心大意啊!”

    就因为一个粗心大意,他们家族的计划就全部泡汤了,更要承受炎部其余人的反噬。

    黑豕眼睛通红,忽的跑到王权面前,喝骂道:“我在山洞里喊你的名字,你为什么不出来?你为什么不出来?就因为你,我的谋划全部功归一篑了啊!”

    他的话,落入其余人的耳中是那么的刺耳。

    似乎,王权没有被找到,是王权的大罪过。

    王权气急而笑,冷哼了几声,猛的伸出手掌,直接打在黑豕的脸上。

    啪!

    清脆的响声,在广场上回荡着。

    众人瞩目,他们知道王权很生气,但没想到他会给黑豕一巴掌。

    毕竟黑豕,可是炎部的实权人物,更是一位元巫。

    “你们真是愚不可及,碗大的能耐要去装缸大的水,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货色!”

    王权看着黑豕黑水等人,对这个家族,他的目光中满是冷意。

    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十分愤怒,愤怒到不可就此罢休的程度。

    挨了王权一巴掌,自视甚高的黑豕如何能接受,他涨红了脸,拳头高高地挥起。

    但拳头还没落下,一口青铜鼎就落了下来,将他砸的头皮血流,直接跌坐在地上。

    黑水黑熊等人看到这一幕,心中都是以紧,不仅为黑豕担心,更为自己的命运惶恐不安。

    “你可真是,毫无悔改之心,甚至都不认为自己错了。”

    首领阳胸口起伏,气到火冒三丈,恨不得现在就要杀死黑豕。

    身为炎部成员,他们本就是一份子,该团结合作共对外敌。

    可是黑豕他们,不仅与对立的火部合作,更反叛炎部,以实际行动表达自己的叛逆之心。

    这种行为可不仅仅是谋权造反,更是拿炎部所有人的性命开玩笑。

    阳站在高处,与众部族将今天的事,完完整整地说了一遍。

    黑水和黑豕等人,闻言拼命反驳狡辩,直言阳是在指鹿为马搅乱黑白。

    但大骨与大祭司,都为事情的事情背书,加之有许多人亲历了这件事,真相到底如何,所有人心知肚明。

    此时的黑豕家族,大部分人都是恐惧不安,少数则愧疚羞耻。

    而禾等人,都在口中大骂这些人,这种危害部落,根本不把炎部放在心里的成员,根本不配留在炎部。

    此时,阳见气氛已经合适,对众人问道:“对待这种行为,我们能不能饶恕?”

    “不能。”部族们齐声道。

    今天在生死线上走了一圈,罪魁祸首是谁?他们自然要宣泄这股怒火。

    阳又道:“我们炎部想要生存,想要一步步崛起,在谷上立足,能不能容忍这样的叛徒?”

    “不能!”众人再次齐声道。

    一声声吼声落下,就像是震天的重锤,敲打在黑豕等人的心头。

    他们脸色发白,浑身都是冷汗,手脚都有些发软,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或者干脆昏倒过去。

    他们家族百年的荣耀,几世的尊严和奉献,在这一刻都丢了个干净。

    还想成为炎部第一家族?还想成为炎部首领?想想想怎么在炎部立足吧!

    气氛已经达到了高潮,所有人都在等待阳的判决,而阳却将王权领到了高台上。

    “王权,这一次劫难,最大的受害者是你,而最大的贡献者也是你,他们的命运,就交给你来处置了。”阳郑重说道。

    这话是为了王权上位而铺垫,但同样是为了给王权一个交代,以免这份仇恨怒火留在他的心里。

    王权的嘴角微微挑起,站在高台上,俯瞰着黑豕家族的所有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