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始凶猛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一触即发
    “首领!首领!火部的人来了,他们把部落包围了!”

    大虎咋咋呼呼地跑来,火气冲天,似乎马上就要和火部干架。

    不过他的反应也是正常,如果是正常来访,自然是规规矩矩进门,而不是反客为主地包围。

    阳的瞳孔猛的一缩,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们不是两天之后才会来吗?为什么现在就来了,还这般来势汹汹?”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王权,第二反应就是阴谋!第三反应便是大祸!

    火部将炎部包围的水泄不通,王权若是被搜出的,那么不仅炎部会丢了这么一个少年圣贤,更要直接面对火部的诘难。

    “谁知道呢,这一次火鸟那个老家伙亲自来了,带的战士非常多,真要冲突起来,我们恐怕只能惨胜。”大虎脸色难看。

    这里是他们的主场,火部想直接灭掉他们,是不可的事情。

    但火鸟和火部,又不是只有这点实力。若不能化解当前的劫难,那三五天之内,炎部就要直接正面对上如今谷上最为强大的火部。

    那时候,炎部恐怕就得任人宰割了。

    “你去找到王权,让他躲在密室里,千万不能让他被发现。”阳紧咬着牙齿,“绝不能让火部,有对我们部落动手的由头,否则炎部马上就会遭遇巨大的打击。”

    火部是强,但没有什么理由的话,他们也不能随意灭亡部落,否则谷上地区的部落们联合起来,也能轻易掀翻火部。

    这是谷上地区的规矩,一条让诸多部落大致安稳,避免混乱战争的规矩。

    所以只要王权没被找到,那火部再不爽炎部,也不能明目张胆地对付炎部。

    否则,他们必定成为众矢之的。

    大虎点头,但离开前担忧道:“怕就怕,黑豕他们可能会乘机发难,借助火部的力量改变我们炎部的格局。”

    这种担忧,从黑豕家族孜孜不倦地努力,想要首领阳下台而使出了种种手段,就能够看出迹象。

    “只希望,他们心里还有一点炎部,而不只是自己!”阳强压着怒火,又如洪水中即将崩溃的大坝,带着强烈的担忧。

    山上,大骨一跃而下,吹响了一声号角,立刻将炎部所有的战士召集。

    整军待发的他们,直接出了门口,看见了那位火部的枭雄火鸟。

    双方的目光,都带着浓浓的火药气息,如同两头暴躁的公虎对峙着,随时就要亮出他们的獠牙利齿。

    ……

    一分钟前。

    “王权!王权!你快跟我来!”

    在大虎还没行动前,大骨就找到了王权,他脸色凝重如暴雨前的乌云。

    “舅舅,什么事情?”

    王权的意识从世界树空间中抽离,有些好奇地问道,从对方的神情他也能看出,恐怕事情不小。

    他立即从之前的巨大喜悦中抽离,快速调动自己的智慧,来应对即将面临的危机。

    “火部来了,他们首领火鸟,带着大批战士来了,看他们的架势,恐怕来者不善。”大骨简单说了一番,“我怀疑是你的事暴露了,所以火鸟亲自前来,所以你必须藏好,若是被他们发现了,你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而炎部也会被火部乘机报复!”

    “有地方躲吗?”王权立刻说道。

    炎部这样一个山地,四周都是石头,要不被发现地躲藏也很不容易。

    不过炎部作为地头蛇,肯定有办法,只要内部不出叛徒,就有七八成把握能渡过难关。

    “你跟我来!”大骨带着王权,径直往石洞的深处走。

    到了一处石室,大骨掀开一堆草屑,用力一拉,抬出一块大石,下方露出一个暗无天日的洞穴。

    “这是一处密室,密室里还有一条暗道,直通东部山林,你顺着通道躲到山林里,我会去找你的!”

    大骨说罢,就将王权丢了进去:“自己保护好自己!”

    说罢,他便开始收拾痕迹,径直走出洞穴。

    密室里,王权的神念一扫,便找到了一条暗道,用念力将自己托举,顺着暗道就往外飞。

    这路,恐怕是炎部在面临灭族之祸时,准备逃亡用的。

    没想到,这时候他用到了。

    一边飞,王权心中一边思索着今天这件事。

    他的身份,显而易见是炎部的把柄,火部一抓住,就能以绝对的实力碾压,到时候想怎么拿捏,真就只能随火部的心意。

    只是,这事怎么这么不对呢?

    火部明明会过两天才到,明明只是结盟示威,以继承山部的地盘,本身也不愿意生事。

    他们的首领怎么会,带着大批的战士,就这么大张旗鼓地来了?

    似乎他们早就知道,炎部这里有什么猫腻,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他们想要什么?当然是自己,以及乘机拿捏炎部了。

    到时候,自己和炎部,不管是用来杀鸡儆猴恐吓谷上地区诸多部落,还是拿来压榨,以壮大火部自身,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就在他思索的时候,人已然飞到了暗道尽头,只要从内推开石门,就能进入山林。

    到时候山高林密,就是火部知道他在山林里,想找也十分艰难。

    可就在此时,王权穿透石门的念力,看见了外面的一幕:

    石门外,三个人手持利器,正盯着灌木遮掩的石门,等待着他走出。

    那三人,正是黑豕的叔叔黑水,还有黑豕的两个弟弟。

    他们目光狠厉,死死地盯着这里,手上青筋暴起,那急促的呼吸,足以看出他们的紧张。

    王权脸色骤变:黑豕家族果然叛变了!不,火部提前到来就是他们给的消息!

    这些家伙,当真是不把炎部当自己的部落了,而眼里只有自己的家族。

    恐怕他们只想着成为炎部第一家族,家族的人成为部落首领,至于炎部会不会就此实力大跌,就此衰败下来,他们一点都不会在意吧?

    “火部背叛山部,得到了这么大的甜头,你们也有样学样是吧?”

    王权的脸色难看,沉思中,忽的又露出了笑容。

    你们以为,我王权真就那么好拿捏,任你们摆布的吗?

    ……

    “哎呀呀,火鸟大伯怎么亲临我们炎部了?这么个荒凉偏僻的地方,恐怕没什么值得你走一趟吧?”

    首领阳大笑了一声,似乎眼前的火部战士,都是跟着火鸟来这里郊游的。

    火鸟挑起了眉头,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来意:“我们听说,山部的少族长王权没死,就在你们炎部,有这回事吗?

    那个小子,可是山部的余孽,他可不仅我想杀,蛟部也想杀了他呢。

    不过留也就留了,我想你们也是想给我们一个惊喜,就是为了擒拿住他,再献给我们吧?

    毕竟,这可是大大地有利于,我们火部和炎部的友谊啊。”

    威逼利诱带恐吓的话,却说的这么柔和平淡,火鸟这个老头的实力强,手腕更是不弱。

    这话显而易见,他们知道王权在炎部,你炎部也别装傻,最好乖乖听话。

    否则火部和蛟部的拳头,让你知道什么叫厉害。

    只是也给了炎部台阶和面子,只要交出王权,再靠拢火部,向其臣服示弱,在谷上做一番表率,那么炎部就能安然无恙。

    “阳,火鸟首领可是诚意十足啊。”黑豕小声地说道。

    可首领阳却一脸的茫然:“王权?什么王权?他不是死了吗?不仅我们知道他被你族的战士,一棒子打出了脑浆,直接死在当场,连给他收尸的大骨也看见了!是不是啊,大骨兄弟?”

    “是啊,我那可怜的外甥,被人一棒打的就一命呜呼。”大骨想起了伤心事,一颗颗豆粒大小的眼泪,哗哗的就流了下来,“他死后我把他埋了,结果没两天就被野兽给叼了出来分食一空。他太惨了,我对不住他啊!”

    大骨声泪俱下,炎部那些憨厚老实的战士一脸茫然,知道是怎么回事的,则险些笑出来,只是紧紧地憋着,不敢坏了事。

    而第一个笑出声的,是黑豕,那坦然开怀的笑,让阳的目光很冷。

    火鸟这个短腿的秃头老头,立时敲了敲权杖,脸色凝重如霜。

    “你们有意思吗?”他扫了阳和大骨一眼,“看来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黑豕!”

    他喊了一声,黑豕立时站了出来,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阳,大骨,火鸟前辈给过你们机会了,你们也别怪我为了部落着想。

    毕竟若是因为一个小子,而和火部发生冲突,那对我们炎部就是大不利了。”

    黑豕一脸的大义炳然,似乎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炎部。

    之前,火鸟给炎部台阶下,让阳把王权交出来的时候,他还有些担心。

    要是阳和大骨,真把王权交了出来,而让炎部和火部相安无事,他的筹划还真就功归一篑了。

    幸好,幸好,大骨和阳这两个家伙,还是这么愚蠢执着。

    不,也不对,以火鸟这个老家伙的翻脸无常,和对自己家族的承诺,恐怕阳和大骨交出了王权后,才是清算的开始。

    “黑豕,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首领阳鼻息间,两条火龙涌动着,似乎汹涌滂湃的火焰就要将黑豕烧成渣。

    大骨的脸色也不好看,黑豕家族叛变了炎部,根本目的就是为了借助火部的力量,铲除他们在炎部的阻碍。

    若是王权被抓住,那就真让他们得逞了。

    他扫了一眼身后的炎部战士,脸色忽的沉到了深渊:黑水这个老东西和几个小崽子不见了!

    这几个人去做了什么,那是显而易见的事情——抓捕王权。

    想到这里,大骨心中悲哀。

    他不是悲哀王权和自己的命运,而是黑豕家族的背叛。

    这么一个一隅之地的小部落,不仅要与天地争斗,要和妖兽争斗,还要和人族其他部落争斗。

    更可悲的是,他们这个小小的一个炎部,对付外部冲突还灰头土脸着呢,居然会内部破裂。

    黑豕家族不仅引狼入室,还要灭了炎部崛起的希望,碾碎炎部如今的两大支柱家族。

    这真是,太可笑了。

    忽的,大骨感应到了一阵灵气波动,那是东部方向。

    不只是他,黑豕和火鸟也感应到了。

    “火鸟前辈,王权就在那里!”黑豕大喜,立刻带头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