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君临都市陈八荒方静 > 第97章 黎会长吐血
    周玉龙的话,把方静父母两人说的脸色一变。

    但是却把他老爸,气得差点想拿拐杖打人。

    自己刚刚才赞这字写的好,自己的儿子却站出来说是假的。

    这不是当众打他的脸吗?

    搞得周老太爷那张已经八十岁的老脸,尴尬得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你胡说些什么!”

    周老太爷对他儿子不客气的怒骂一声。

    “爸,我说的都是真的,刚才他们三人回房间拿幅字画就花了半个小时,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更奇怪的是,刚才我媳妇去药店的时候,看到小妹夫妇进书店买笔墨纸砚了!”

    周玉龙并没有因为老爸的尴尬,而放弃揭穿方静爸妈两人。

    周玉龙后面这一番话一出,一个个都转头看向陈八荒和方静一家人。

    方静父母更是脸色惨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

    只有陈八荒还镇定自若,甚至示意旁边的方静安抚她爸妈。

    “这怎么回事?”

    周老太爷转头看向方静父母两人问到。

    不过,看到小女儿那惊慌的样子,他心里已经有数了。

    “我们······”

    方静妈妈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大舅,你说你看到我岳父岳母去书店买笔墨纸砚,你有什么证据吗?”

    陈八荒不慌不忙的对方静的大舅问到。

    “我·······”

    周玉龙被问得哑口无言,转身看向自己的媳妇:“老婆,你看到他们进书店的时候有没有拍视频或者照片等证据?”

    方静的舅妈摇摇头,表示没证据。

    “你个煞笔,怎么就不懂得拍个视频或者照片留作证据呢?”

    周玉龙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对他媳妇吼到。

    “我当时又不知道你们这边发生的事情,谁会想到这些呀!”

    方静的舅妈一脸委屈巴巴起来。

    “既然没证据,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们在诬告或者造谣呢?”

    陈八荒不急不慢的周玉龙夫妇反问到。

    “你······不要得意太早,我已经打电话请古玩字画协会的会长过来了,到时候是真是假,他一看便知!”

    周玉龙还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他这话一出,现场再次惊呼起来。

    古玩字画协会的会长黎桦,那可是国际最负盛名的古玩字画权威专家。

    在国际古玩字画界享有很高的声誉。

    他鉴定的东西从来没有打眼过。

    “是吗?那如果等一下黎会长来了,鉴定出我这字画是八荒战神真迹的话,你会怎么样?”

    陈八荒一脸笑意的问到。

    不过他这镇定的表情落在周玉龙的眼中,却误以为是故作镇定而已。

    因为方静爸妈两人脸上可没有他那么镇定。

    “哼!如果你这幅字画是真的话,那我当着众多宾客的面跪下给他们一家磕头道歉!”

    周玉龙一脸自信的说到。

    其他人看看陈八荒,在看看方静父母两人的表情,又是议论起来。

    大部分人都是站在周玉龙这一边。

    因为大部分人都看不出这幅《精忠报国》的境意,看上去也就是一幅平平无奇的字画而已,和其他的字画没有什么区别。

    加上方静父母两人面色惨白,而且他们刚才回房间拿字画时,竟然花了半个小时,这种种迹象都表明,方静舅妈说的话是真的。

    “黎会长来了,大家让一让!”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外面响起了惊呼声。

    众人纷纷回头,一个穿着中山装,看上去已经有七八十岁,但是却还精神抖擞的老头走了进来。

    “黎会长好!”

    “·······”

    大家纷纷问好,并让出了一条路出来。

    “老周,恭喜恭喜,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黎会长走到周老太爷的面前,把手上一株百年老参递过去。

    “老黎,你能来,周某就已经很高兴了,还带什么礼物,你这不是见外了吗?”

    周老太爷笑呵呵的说到。

    两人的年龄差不多,但是因为两个是在不同的领域,虽然没有太大的交集,但也神交已久。

    “老周客气了,过两个月,轮到我八十大寿的时候,你还回来就得了!”

    黎会长心情也很好,和周老太爷开起了玩笑。

    “哈哈哈!”

    这话不仅把周老太爷给逗笑了,就连众多宾客也会心一笑。

    “听说有人拿出了八荒战神的亲笔字画,在哪里,让老夫也开开眼界!”

    两人相互客套了一会之后,黎会长直接进入了主题。

    他之所以答应周玉龙的邀请,就是冲着八荒战神的亲笔字画而来的。

    “黎会长,那幅字画就在茶几上呢,你给掌掌眼看,到底是不是真的!”

    站在一旁的周玉龙听了黎会长的话,冷笑的看了一眼陈八荒和方静一家人后,马上指者茶几上的那幅《精忠报国》说到。

    “咦!”

    黎会长顺着周玉龙的手指,看向了茶几上的那幅陈八荒刚写的《精忠报国》,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

    因为他就这样简简单单的看一眼而已,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萧杀之气扑面而来。

    黎会长马上从口袋拿出随身携带的放大镜。

    “黎会长是吧,我觉得您老的年纪比较大了,不适合看八荒战神的字画,不然会有危险!”

    就在这时候,陈八荒突然对黎会长出声阻止到。

    “怎么,看到高手到了,你们心虚了?已经晚了?”

    听到陈八荒的话,周玉龙冷冷一笑说到到。

    就连方静父母两人心里都没底起来。

    心想,难到陈八荒不是八荒战神,所以害怕黎会长看出什么?

    陈八荒懒得理会周玉龙和那些宾客的眼神,而是一脸担心的看着黎会长。

    因为他在写《精忠报国》这幅字的时候,是融入他的感情,还有在战场上面对敌人时的无限杀机。

    普通人一旦认真投入细看的话,会被那种气势所震慑!

    甚至会受伤都有可能。

    “小伙子,老夫虽然已经八十,但是身体还硬朗,区区一幅字画而已,能把老夫怎么样?”

    黎会长转头一脸自负的说到。

    然后拿着放大镜蹲下来,仔细看起来。

    当他开始看第一个“精”字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不是在看一个字,而是看到了站战场上一排排精锐的战士。

    每一个战士的身上,都散发着让普通人胆寒的萧杀之气。

    那种萧杀之气,比刚才那匆匆一眼,强大百倍。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股萧杀之气越来越强烈。

    黎会长有种窒息的感觉,而且越来越强烈。

    他现在终于明白那个年轻人,为何阻止他仔细看了。

    虽然难受,但他却一直想看,就像是想看到这些精锐的将士们,在战场上把敌人杀得丢盔弃甲,凯旋而归!

    黎会长整个人着了魔一般,脸部通红,眼睛充满了血丝起来。

    “噗!”

    不到半分钟,黎会长终于忍不住把头转到一边,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满脸通红的样子变得惨白起来。

    “黎会长!”

    “快打120 ”

    “·······”

    众人都被黎会长突然吐血的样子给吓坏了,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堪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