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精灵之开局假装天王噫剑无弹窗 > 75.回丰源
    “怎么这么快就要走?”

    雷文市的机场,小菊儿意外地看着花月,明明之前还约好一起去找小智的流氓鳄,将它带回去参加节目,可是花月却临时爽了约,突然要走。

    小菊儿心里有些不悦,像她这样的大美女,敢放她鸽子的人还真不多。不过,她心里更多的还是担心,生怕花月突然的告别,是因为出了什么事。

    事实确实如她所想,但是花月并没有将逸泰的事情告诉小菊儿,因为没必要,就算说了,也无济于事,只不过徒增一个烦恼的人罢了。

    毕竟,人死如灯灭。

    花月脸色憔悴,凌晨他从医院离开后,并没有直接休息,而是坚持着看完了逸泰的日记。直到此刻,他才明白,原来逸泰口中的那句大哥,并不是随意喊喊。

    根据逸泰的日记所写,原花月因为自己是孤儿出身的缘故,在成为四天王之后,一直致力于慈善事业。在前往各个地区参与活动,或完成联盟任务时,他也一定会拜访当地的孤儿院。

    而来自于雷文市孤儿院的逸泰,就曾与原花月有过一面之缘。只不过,逸泰不知道的是,如今的花月早已不是他认识的那位大哥。

    花月阴差阳错地接下了逸泰的托付,同时也了解到了原花月不为人知的一面。

    任谁也无法想象,一个混混出生的人,却会比所有人都热爱这个世界,也比所有人更关心弱势群体。

    头一次,花月生出了一丝想要去了解这个“自己”的冲动。

    也正是这一丝冲动,让他迫切地想要回去丰源联盟,看一看。

    说起来,这其中也有索罗亚克的功劳,因为索罗亚克的听话,让花月有了一些底气。也许,自己对于原花月精灵的担忧是多余的,那些精灵最多感觉到有点差异,却不会想到自己是假冒的这一茬。

    “联盟那边有点事,需要我回去丰源一趟。”

    “需要帮忙吗?”

    花月微笑着摇摇头。

    “放心吧,不是什么麻烦事。真要需要帮忙,我肯定不会和你客气的。”

    小菊儿乖巧地点了点头。

    “那等有空,记得一定要再来雷文市做客啊,我还特意做了份旅游计划,可惜这次用不上了。”

    “只要你请客,我肯定随叫随到!好了,不聊了,走了。”

    花月干脆地转过身,朝着直升机走去。

    直升机是精灵联盟调来的,是配给精灵联盟高层的特权,而花月身为四天王之一,自然也享有这种权利。

    从合众前往丰源,需要不少时间,花月刚好可以小睡一会儿。

    “点点,你说,为什么生命都这么脆弱呢?”

    花月似乎有点体会到坂木老大当初那种心情了,也难怪他会造成拥有更强生命力的超梦。

    习惯了陪伴的人,都会接受不了孤单吧。

    花月想着想着,眼睛渐渐闭上,不一会儿,就传来轻微的打呼声。

    点点看了花月一眼,费劲地将毯子拖到花月身上盖好,然后自己一蹦一跳,窝到了花月的怀里,也舒服地打起了瞌睡。

    丰源联盟,大吾的私人办公室。

    “咚咚咚。”

    清脆的敲门声响起,下一刻,大吾揉着惺忪的睡眼,从桌上撑起身子。

    “请进。”

    进来的人是冰系天王,波妮。

    “我似乎打扰了你的午睡?”

    “没有,只是觉得有点累,趴在桌子上休息了一会。突然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是有点事,合众那边刚传来消息,他要回来了。”

    “谁?”

    大吾脑子里迷迷糊糊地,刚问出口,就反应过来。

    “花月?”

    波妮微微一笑,答案不言而喻。

    大吾灌了口茶水,苦涩的味道让脑子清醒了许多。足足沉默了五分钟,大吾才重新开口道。

    “回来就回来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呵呵,你这样子,可一点都不像没什么大不了。”

    大吾被道破了心事,显得很是窘迫。

    “别说我了,你们难道就一点都不在意吗?真要不在意,源治他们也不会这段时间疯狂在外面做任务,不肯回来吧?如果不是我拉着你,恐怕你也早就溜了。”

    波妮熟练地给自己泡了一杯花茶,坐到了大吾对面,朝着大吾摊了摊手。

    “谁让你是头呢?”

    “得了吧,米可利那小子也是跑的快,要不然我早就撂挑子给他了。”

    波妮没接大吾的话茬,只是盯着茶杯里的花瓣,全神贯注,仿佛那花茶里有什么魔力,吸引住了她的目光一样。

    这可急坏了对面的大吾。

    所以说,为什么大吾喜欢跟石头打交道呢,就因为石头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在处理人情世故方面,大吾骗骗小智这样的傻东西还差不多,一遇到波妮她们,就被吃的死死的。

    “行了,我的笑话你也看了,能不能出出主意?”

    波妮好笑地放下茶杯,一举一动,都充满了贵妇人般的雍容华贵。

    “出什么主意?他都已经在来的路上了,难不成你还能再把他赶走不成?我可是听说了,向往那边也已经做出了改版,不再是每天拍摄,而是改成了一周一次。以后的话,怕是他会经常回来也说不定。”

    “再说了,你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干嘛那么怕他回来?”

    “我为什么怕,你们不是最清楚?对了,上次送去的索罗亚克和他相处的怎么样?”

    “挺好的吧,我看坂木和他打的那场,索罗亚克就很好地听从了他的指挥。说起来,那期节目,我还看哭了呢。生离死别什么的,我果然是见不得的。”

    “谁见得?真要见得,也不会...算了,不说了。知道他这次回来是因为什么事吗?”

    波妮摇了摇头。

    “我们可以关注他,但不能去监视他,毕竟他不是一个犯人。在节目之外,不止是我,其他的几个,也都希望他能够过得自由自在,开开心心。”

    大吾认可地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波妮的做法,在他看来,也是极为妥当的。

    “行了,我知道了。”

    “他这次回来,很有可能会去看望他的那些精灵,那些精灵都没问题吧?”

    听到大吾的话,波妮的笑容变得有些耐人寻味。

    “那些家伙你还不知道,一个两个可都是精神的很。也不知道,花月是怎么教导它们的,比起对战,它们好像更热衷于做公益。”

    “哈哈哈,这大概就是花月的魅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