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精灵之开局假装天王噫剑无弹窗 > 58.再见了,大针蜂!
    “是妒火?”

    坂木眼中的惊色一闪而过。

    他不是没有想过,花月会想办法来破局,只是他还是低估了花月的战斗意识。

    正如他让大针蜂用剑舞轻易化解了索罗亚克的暗黑爆破那样,花月也在第一时间用妒火这个招式,让大针蜂的剑舞变成了指向大针蜂的利刃。

    剑舞原本是一招强化技,可以利用自身气势的提高,带动物攻的大幅度提升。在将这个招式锻炼到足够熟练之后,后续的开发,就会出现像坂木的大针蜂这样的破招效果。

    可以说,坂木的第一步指令,是有点小惊艳的。

    可是,和花月比起来,还是相差了太多。

    别人或许看不懂,但是场中正在和花月以势相抗的坂木却看得分明。

    眼前的男人,已经打破了两者之间气势的微妙平衡,重新取得了优势。

    妒火,是火系的招式,能够在对方成功使用强化技能的情况下,让对方陷入灼伤状态。

    对于大针蜂这样的物攻手,灼伤状态既会让它受到效果拔群的持续烧伤,又会让它的物攻减弱,可以说是,一举多得。

    如果单单是如此,还不值得坂木如此慎重。一个简单的负面状态,顶多就是有点影响,还不至于直接决定战局结果。

    坂木在意的,是花月对于技能的把控力。

    他甚至怀疑,花月之所以让索罗亚克用出这个技能,并不是为了让大针蜂陷入灼伤状态,而是为了妒火技能发动时,那浓郁强烈的负面情绪。

    嫉妒。

    这种情绪本来是出现在索罗亚克一方的,可是花月是恶系天王,在他的恶之气势的影响下,轻而易举地就将这种情绪传染给了大针蜂。

    也正是这神来之笔的一下,硬生生地从坂木的大地之势之中撕开了一条口子,将大针蜂重新拉入黑暗。

    坂木神色凝重地,望着因陷入嫉妒状态,有些气急败坏的大针蜂。

    这种效果,有点类似精灵招式中的虚张声势,但因为是训练家造成的效果,才会显得难能可贵。

    嫉妒,暴虐,愤怒,不管是哪一种,都会因为刺激精灵体内的肾上腺素,从而小幅度地提高精灵的战斗力,但是与之相对的,精灵也会在不知不觉中,失去冷静,从而耗费多余的体力,无法集中精神。

    “大针蜂,高速移动,靠过去,使用双针!”

    黄色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在行进过去的路上,留下一串残影,如同一道闪光。

    “嗡!”

    利剑出鞘,双针上锐利的锋芒,刺得人睁不开眼。

    “索罗亚克,疯狂乱抓!”

    坂木露出一抹赞赏,一个好的训练家永远不会局限于招式的威力,而是会追求自己想要的效果。

    想要利用疯狂乱抓的高频率攻击,打乱大针蜂的攻击节奏吗?

    不错的想法。

    可是...会让你如意吗?

    “嗷~”

    索罗亚克发出一声惨叫,利爪的攻势为之一滞,在它的腹部,此刻正残留着一块紫色的伤痕。

    中毒了!

    这只大针蜂在使用双针时,竟然同样动用了尾针!

    索罗亚克压制性的疯狂乱抓,反而成为了大针蜂偷袭的掩护!

    “索罗亚克,高速移动,拉开距离!”

    花月想的不错,可是索罗亚克却没能如愿拉开距离,在它脚下的地上,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一层层的白色丝线。

    坂木微微一笑。

    “夜色,可不是只有你会利用。”

    “大针蜂,十字剪!”

    大针蜂身影如同鬼魅,每一次掠过,都会在索罗亚克的身上留下一道十字形的伤痕。

    足足砍了十几下,才一发蓄力,将索罗亚克击飞出去。

    索罗亚克喘息粗气,艰难地从废墟中爬起。

    虫系招式,对于恶系的它来说,每一次都是效果拔群,因此这两下攻击,对它的伤害很大。

    还能站起来?

    看来之前确实被影响到了。

    坂木不慌不忙,沉声道。

    “大针蜂,再来一次,十字剪!”

    “索罗亚克,正前方,大晴天!”

    大晴天?

    坂木脑子一懵,目瞪口呆地看着索罗亚克将凝聚出的微型太阳,砸向了大针蜂。

    大晴天有伤害吗?没有。

    但是花月这突兀地一下,宛如在大针蜂面前炸开了一枚闪光弹,特别还是在这样的黑夜,眼睛已经习惯夜色的情况下。

    大针蜂猛地停在原地,因为大晴天的效果,翅膀上的灼伤传来一阵刺痛,伤口竟然向着周边扩散开。

    成功了?

    花月喜出望外,想不到自己随意地一试,竟然真的成功了。

    虽然这样使出的大晴天,并没有抛向空中的那么浓郁,但是已经让花月很满意。

    大针蜂失去视野,困在原地,不知所措。

    是时候分出胜负了!

    “索罗亚克,喷射火焰!”

    粗壮的火柱瞬间将大针蜂淹没,在场内大晴天的影响下,即便不是火系精灵使用,也足够对大针蜂造成致命伤害。

    结束了吗?

    花月望着滔天火海中的大针蜂,默默地叹了口气。

    坂木没有再下达指令,他已经察觉到了大针蜂气息的逸散,一如之前它控制不住自身毒素一样。

    属于大针蜂的时间,终究是到了。

    “嗡。”

    “嗡。”

    一阵一阵,越来越响。

    这是...翅膀在振动?

    火海被气浪冲来,全身沐浴在白光中的大针蜂是那样的神圣。

    大针蜂回望着坂木,目光中是不舍,是留恋,然后是坚毅。

    是了,你从没让我失望过,现在也是一样。

    坂木抹了抹眼角。

    “去吧,大针蜂!最后一击!”

    花月明白了。

    在生命的最后,大针蜂选择的道别方式,不是和训练家依依惜别,而是替训练家赢下比赛。

    花月无法去评论对错,能做的,只有回应这份觉悟。

    “索罗亚克,冲上去,暗袭要害!”

    索罗亚克裹着黑光,迎向了白光包裹中的大针蜂。

    这一刻,黑白分明,各距半边。

    然后,一切瞬间消散,归于平静。

    阿戴克向着索罗亚克的方向望去,只见索罗亚克身子晃了又晃,终于缓缓倒地。

    “索罗亚克失去战斗能力,胜利者是...”

    是什么呢?

    阿戴克已经说不出口。

    在他目光所及之处,大针蜂的身影随风消散,化为点点萤火,飘向天空。

    坂木呆呆地望着,泪水沿着脸庞,缓缓滑落。

    独角虫,快看,有流星!快许愿!

    哎呀,你怎么睁着眼,许愿就是要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才会灵验啊。

    算了算了,没许也好。听说,每当有一颗流星划过,就意味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一只精灵的逝去。

    这样一想,也挺不吉利的。

    独角虫,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吧?

    你还是食言了啊。

    再见了,大针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