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精灵之开局假装天王噫剑无弹窗 > 54.时代的逆行者
    “哎哟,大哥,我叫你大哥了行不行?”

    “我说了多少遍了,吃饭吃自己碗里的,真要觉得不够,屋里还有。我,花月,就算倾家荡产,也一定让你吃饱行不行?”

    “为什么非得抢别人的?小迪那是自己人,自己人的意思懂吗?就是跟你一边的!你真要觉得别人碗里的才更香,可以去抢其他人的啊。”

    花月越说越气,干脆端起饭碗,离开了饭桌,毫无形象地蹲到了鬃岩狼人面前,死死地盯着它。

    只要一看到鬃岩狼人手又伸去了不该伸去的地方,就是“啪嗒”一筷子,强行替它纠正。

    鬃岩狼人在被收服后,不管是否真心顺服,在明面上,还是比较忌惮花月的,或者说是忌惮花月手中将它打败的索罗亚克。

    这倒是符合鬃岩狼人的脾气,战败了也不气馁,只会憋着一股气,不断地变强,好找个机会将场子找回来。

    “他...一直都是这样吗?”

    坂木看着用十字固夹住鬃岩狼人的头,强行向它嘴里喂饭的花月,觉得脑子里懵懵的。

    之前花月给他的印象,应该是属于那种,有城府,有主见,甚至在某种意义上,和他是一类人的存在。

    但是眼前这无比逗逼,像极了操心孩子吃饭的父母的邋遢鬼,又是怎么回事?

    这两种形象,真的会是一个人吗?

    阿戴克露出苦笑,坂木这个问题,他还真有点回答不了。虽然他们和花月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但是总是会时不时地重新刷新对花月的认识。

    在这个男人的身上,似乎就有那么一种独特的魅力,与世界格格不入,让别人觉得难以接受的同时,又不断散发着让人想要去了解的吸引力。

    花月的行为看似粗暴,其实细心地很,每一次喂饭,都卡在鬃岩狼人咽下前面食物的时间点,既没有给鬃岩狼人挣脱的机会,也不会让它因为吃的太急,而感到难受。

    “这不是能好好吃饭吗?为什么非要逼我动手呢?”

    花月拍了拍手,将鬃岩狼人松开。

    鬃岩狼人逃也似的躲到了索罗亚克身后,看向花月的眼里竟然带上了一丝恐惧。

    难怪人们常说狼和狗是亲戚,这副模样的鬃岩狼人,可不就是一只刚被主人欺负完的可怜二哈?

    花月回到饭桌,刚才闹的动静有点大,一顺手,就把自己那碗饭也塞给了鬃岩狼人。结果完事之后,场内唯一没吃饭的反而只剩下他了。

    花月看着面前洁白如同刷过一般的空盘子,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

    有时候饭菜做的太好吃,真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说句实话,如果不把蘑菇屋吃饭的场景算进去,花月上一次见到这么干净的饭桌,还是在和他的舔狗朋友吃饭的时候。

    那一次,是舔狗朋友第一次请女神吃饭。因为比较怂比,所以舔狗朋友喊上了花月一起。花月本来是不想去的,奈何架不住舔狗朋友实在太过于热情。知道的,知道舔狗朋友是喊花月作陪。不知道的,还以为舔狗朋友在给两人安排相亲。

    那场饭,桌子就是和眼前的差不多干净。倒不是三人能吃,而是花月的舔狗朋友一股脑将菜全夹到了女神碗里,堆成了一个食物版的珠穆朗玛峰,花月是饿着肚子回家的。

    他终究是低估了舔狗的战斗力,也就是那一次之后,花月再也没有参与过舔狗朋友和他女神的饭局。

    “花太郎,你这样,值得吗?”

    阿戴克说的含糊,花月却听懂了,阿戴克指的,就是自己收服鬃岩狼人的事。

    “值得个屁,麻烦死了!”

    “阿戴克大叔,你说我现在要是打电话给凯名,说我后悔了,还来得及不?”

    阿戴克微微摇了摇头,这就是他认识的花月,说话总是这样不着调,明明自己和他谈论的是正经事,他却不以为意。

    但阿戴克也听懂了,花月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并不后悔。

    花月随意地扒拉了两口,就停下了筷子,一来是桌子上确实没什么好吃的了,二来就是阿戴克引起的话题,他终究还是想要说上几句。

    花月望着桌子边的众人,每一个都会认真地看上一眼。从阿戴克,到坂木,再到竹兰,莉莉艾,小智,小茂。

    只有在这种时候,花月才会清晰地感受到自己与他们的不同。

    收服鬃岩狼人是一件大事吗?

    花月并不觉得。

    可是,在阿戴克他们的眼里,偏偏就截然不同。或者说,在每一个精灵人的眼里,都截然不同。

    花月读过精灵世界的历史,那同样是一部艰难抗争的成长史。

    只不过,这里的抗争,并不是人与人,而是人与精灵。

    在最早的远古时期,为了生存,人类与精灵相互对立,战争不断,文明不存。

    到后来,通过数代人的努力,人类终于发明了可以捕获精灵的原始“精灵球”,将时代推进为人类奴役精灵的时代。

    人类文明在这个时代飞速发展,相应的人性逐渐完善,于是出现了第一个高呼“人与精灵共存”的声音,紧接着大势所趋,这个声音不断扩大,再次将推进了文明的进程。

    一直到今天,人与精灵早已无法离开彼此,单独存在。

    这个世界,也变成了绝大数人类与精灵想要共同维护的美好世界。

    但这美好的世界,还是建立在人类主导的基础上的。

    因此,宝可梦监管所这个部门,才会应运而生,专门用以处理那些对人类社会造成危害的精灵。

    这个做法有错吗?

    没错。

    如果只需要用一点点强权,就可以换来整个世界的和谐美好,那这个决定,一定是值得的。更何况,这点强权,所针对的对象,本身就不是无辜,而是“罪犯”。

    百分之九十九的光明,与百分之一的黑暗,怎样才能变成百分百的光明呢?

    精灵人的想法,是控制住这百分之一的黑暗,那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九,自然就变成了百分百的光明。

    这是历史的选择,也是花费代价最少的选择。

    但花月不一样。

    他来自的世界,受到的教育,传承的理念,都与这里不一样。

    面对同样的问题,他选择的是用那百分之九十九的光明,去照亮百分之一的黑暗,最后将黑暗彻底融入光明。

    因此,在他收服鬃岩狼人的那一刻,他就已经不可避免地成为了时代浪潮里的逆行者。

    就连那些支持他的粉丝,能够做到的最大程度,也只是不跟风,喷他圣母。

    花月的做法也是没错的,但他的行为,却为这个时代带来了一丝变数。

    你将黑暗引入光明,就一定能消融黑暗吗?要知道,黑暗也是可以吞噬光明的!

    届时,你,花月,能够承担住这个后果吗?

    阿戴克想到了这一层,才会担心,才会问出之前的问题。

    花月笑了。

    那是一种很怪异的感觉,笑容很吓人,但又能让人受到感染。

    既光明,又黑暗。

    充满矛盾,又自然统一。

    “以前的人们,恐怕很难想象真的会有人与精灵共存的一天。”

    “但即便是这样,还是有人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喊出了第一声。”

    “阿戴克大叔,你说,如果我们有机会去问一问那位先驱者这个问题,他会怎么回答?”

    “我想...”

    “他大概也会笑着抬起头,轻轻地说上一句。”

    “值得。”

    花月望着天空,单薄的背影,在这一刻如同穿越时光长河,与一位位先驱者重合。

    “有些事,总需要有人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