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精灵之开局假装天王噫剑无弹窗 > 50.生命的意义
    “小茂,等会吃过午饭,你去青橘泉挑几桶山泉水回来。”

    “好啊,没问题,等我赢一把就去。”

    “......”

    等你赢一把?等你赢一把,怕是向往都收官了。

    花月将头转向小智。

    “算了,还是小智你去吧。”

    “那不行,他去了,我赢谁去?”

    小茂紧紧地撺住了小智的手,那样子,就是赤果果的输了钱不肯放赢了钱的人离开的样子。

    草率了。

    自己果然不该把斗地主弄出来的。

    这才多久,就已经有人呈现出中毒般的上瘾状态了。

    果然,人类的本质就是赌狗。只是有些人很容易就暴露,有些人则需要更大的诱惑。

    就像花月的那位舔狗朋友,他心里真的一点都不明白自己追到女神的希望很渺茫吗?

    他明白。

    但是他抱有侥幸心理,愿意赌上一切,去搏一个缥缈的希望。

    万一女神突然就玩累了,想给肚子里的孩子找个爹呢?

    他前期的投入不就全回来了?非但可以成功抱得美人归,还可以顺便喜当爹。

    连中间耕耘的劳累都省了,简直一举多得,堪称完美。

    “我和你去吧。”

    说话的是坂木,他来之前就有幻想过向往的生活,但是他还是低估了蘑菇屋众人的宅家程度。

    那个叫斗地主的游戏是很不错,但是他加入不了啊。本来他是准备和阿戴克等人轮换的,但是自从小茂输红了眼,其他人就一律失去了加入资格。

    按照小茂的说法,那就是在哪里输掉的,就得从哪里赢回来。

    “又是我?我才刚回来不久!”

    这养家糊口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难道不应该是我坐镇蘑菇屋,发号施令,你们负责跑腿才对嘛?

    怎么突然变成你们打打牌,下下棋,等开饭了?

    “诶,花太郎,能者多劳嘛。”

    “花哥你别急,我有预感,这把我必春天,你等我,我速战速决,跟你一起。”

    “我又有王炸,你怎么春天?”

    “你tm是不是作弊了?是不是输不起?”

    “得了吧,发牌都是你发的,我怎么作弊?我输不起?那你倒是让我输一把啊?”

    花月看着这其乐融融的场面,有些泪目。

    算了,这么有爱的场面自己还是不要打扰了。

    去就去一趟吧。

    青橘泉,那条花月亲自取名的山泉,如今已经成了蘑菇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那里资源丰富,时常可以见到野生小精灵的身影,不管是钓鱼,野炊,还是农家乐,都是个不错的选择。

    花月在心里暗自打算,觉得这边确实可以开发一下,等开发好了,就可以用来招(忽)待(悠)后来的嘉宾。

    蘑菇屋目前还是太空泛了,缺少一些具体吸引人的地方。这样的地方,一般要么用经典游戏来塑造,要么就是开发出独特的景点。

    青橘泉就不错,后续开发的潜力很大。

    自从做出了决定,坂木老大放出大针蜂的频率就变多了很多。

    此刻,大针蜂正欢快地飞翔在丛林间,这种久违的自由,让它很怀念。

    小迪在花月的鼓励下,也跟着跑了出去。在树梢上,跳跃,翻转,追逐着大针蜂的脚步。

    精灵是自然的产物,不管它们在出生后走上什么道路,对于自然的亲和都是烙印在骨子里的。

    即便生活中有再多的压抑,只要回到自然母亲的怀抱,精灵们都会寻回最单纯的快乐。

    这一点,是人类远远比不上的。

    “坂木大叔,说真的,我挺佩服你的。”

    这是花月的心里话,他也曾将自己代入坂木的处境,结果不用多说,远远做不到如同坂木那样洒脱。

    精灵之于训练家,是一种怎么的存在呢?

    大抵就是亦师亦友,亦如孩子。

    而就是这样一种特殊的存在,在知道它即将步入生命最后一刻的时候,能够坚持着露出笑容,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事。

    在《世说新语.伤逝》中,有这样一段话。

    “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

    这番话,将人们简单地分成了三种。

    最上层的圣人,懂得情的可贵,却可以不会受到感情的拖累,是以忘情。

    最底层的渣滓,没心没肺,无情无爱,同样过的潇洒。

    最后,也是最多的,便是像花月,像坂木,像绝大多数人一样的凡夫俗子,受感情左右。

    累是累了,但也是这份累,让我们有了人性,有了执着,有了弥足珍贵的记忆。

    坂木笑得很洒脱,可是花月还是可以从那份笑容里,感受到他心目中的苦涩。

    如果可以软弱,有谁又喜欢去故作坚强呢?

    “我也挺佩服自己的,这些年,也不知怎么的,渐渐没了脾气。竟然会稀里糊涂地答应一个素未谋面的人的邀约,来参加一档综艺节目。”

    “像我这样的人,真的很难想象自己,会有重新主动接近光明的那一天。”

    坂木眼神迷离,陷入了回忆。

    那是他和大针蜂一起度过的点点滴滴,从独角虫开始,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到后来独角虫进化成大针蜂,再无败绩。

    可是为了维护住这一份来之不易的荣誉,不管是坂木还是大针蜂,都变得不敢松懈。

    每赢一次,每多一份荣誉,也每多付出一份努力。

    渐渐地,原本拥有的最单纯的快乐消失不见,终究变成了为声名所累。

    这大概是大多数成功人士相通的结果。

    令人羡慕,却也悲哀。

    坂木回过神,自嘲地一笑。

    “其实也挺可笑的,我成立火箭队这么多年,虽然无意去抢夺普通人的精灵,但做过的坏事确实不少,我也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

    “但就是这样的我,本该是最无情的那一类,却偏偏在最容易让火箭队更进一步的时候,变得优柔寡断。”

    “不瞒你说,我是真觉得累了。有时候,甚至会想不明白,以前所做的那些事,意义到底在哪。”

    花月静静地倾听着,他可以感觉的出来,在面对他的时候,坂木老大会明显地比平常更放松一点。

    也许是因为,自己是知道他火箭队老大身份,还能够和他心平气和地相处的缘故?

    光和暗是对立的,但是灰和暗,谁说就不能成为朋友呢?

    花月看着双鬓已经有些许白发的坂木,忽然想起了鼬对鬼鲛说过的那一番话。

    无论怎样的人,在最后一刻到来之前,往往都不清楚自己是怎样的人。

    也许,正是大针蜂的缘故,才会让坂木老大重新认识到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