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精灵之开局假装天王噫剑无弹窗 > 43.奇葩考题
    “咔嚓。”

    青橘镇的监牢内,一间牢房门被打开。

    白光从外照入,照亮了其中的人影。

    竟然是之前企图夺走小迪的黄毛。

    领路的君沙脸上是毫不遮掩的厌恶,当初正是她亲自带队将这个黄毛抓了回来,本以为起码也得让他牢底坐穿,可是这才过去多久,就有人找了过来。

    来人职位还不小,是宝可梦监管所的一位典狱长。

    在精灵世界,相关的法律完善。像是黄毛这样的犯人训练家,他们在入狱以后,他们的精灵也会进入专门的监狱服刑。等到刑满,再交由工作人员安排出狱事项。

    除此以外,各地一些恶性野生精灵,也会在被逮捕后,送入宝可梦监管所。

    总得来说,这是隶属于精灵联盟的一个实权部门。

    “人在里面,有什么话,你自己说吧,我在外面等你。”

    “谢谢。”

    君沙并没有回应男子的善意,她性格直爽,对于政治,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她职位低,改变不了什么,能做的,只有眼不见为净。

    牢门被重新关上,只剩下男人和黄毛两个人,被屋内的昏暗淹没。

    黄毛一改之前的歇斯底里,竟然出奇的冷静。尽管脸上还是带着嘲讽,但是眸子里却是彻彻底底的清明。

    “来都来了,每次装成这样有什么意思吗?”

    “直说吧,我什么时候能出去?”

    男人没有回复黄毛的话,径自走到黄毛身边坐下。刚想点根烟,才反应过来,自己的随身物品已经放在了门外。

    “你这次惹得是四天王,事不小。”

    “为什么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你还是不肯放下。”

    “放下?”

    黄毛红了眼。

    “那是我妈!你老婆!我怎么放得下!”

    “你总是这样,总是这样!”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副样子!既然你这么冷血,为什么要一次次来保我出去?你干脆让我死在牢里好了!来装什么好人?”

    男人沉默不语。良久,才重新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那只长鼻叶不是害死你妈的那一只,它是无辜的。你迁怒它,不对。我知道你到处惹是生非,其实就是想给我惹麻烦。不过,我是你父亲,子债父偿,也是本分。”

    “你妈的死,是意外,这个世界,并不是每一只精灵都是邪恶的,你用仇恨的眼光去看待整个世界,那么回应你的,永远只有仇恨。”

    “够了!闭嘴!这些大道理你说了一辈子,结果呢?”

    “结果就是,那只该死的狡猾天狗,出狱以后,害死了我妈!怎么样,这个结果就是你一直以来想追求的东西吗?”

    “没有人要你去伤害无辜的精灵,可是为什么面对那些生来就是恶棍的精灵,你还要保持你圣母的一面?这个世界不是没有恶,没有恶的世界只是你的幻想!”

    黄毛情绪越发激动,双手死死地抓着男人的衣领。随着一个诡异的微笑,又归于平静。

    “你不是常说没有改变不了的邪恶吗?”

    “好啊,现在我就站在你面前,你来改变我试试。”

    男人静静地看着黄毛,叹了口气,站起了身子,朝着门外走去。

    “我亏欠你的,我会努力去还。”

    “但我不能因为个人的原因,放任你继续去危害社会。于你于其他人,这都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决定。”

    “等我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我会带你回宝可梦监管所。我想通了,有些事,我说了,你不愿意听,怎么都没用。既然如此,那就让你自己去体会吧。”

    “也许,你跟着我,在监管所呆一辈子也不错。”

    “天王花月那边,我会亲自去赔罪,还有那只长鼻叶也是。”

    黄毛看着男人走远,手指攒得发白,终究没有喊住他。

    “说完了?”

    “嗯,说完了。请问,你知道天王花月,此刻在哪里吗?”

    君沙警惕地看着男人。

    身为向往迷的她,自然知道花月的动向,但是也因为如此,她才不会随便透露,尽管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怎么?你要找他麻烦?”

    “不是找麻烦,是去道歉。做错了事,总有人要去认。”

    “阿嚏!”

    花月揉了揉鼻子,一会儿工夫,这已经是他打的第三个喷嚏了。

    俗话说的好,打一个喷嚏,有人想你。打两个喷嚏,有人骂你。打三个喷嚏,十有八九是要感冒。

    不会吧?自己体质不错啊,怎么突然要感冒?

    花月看着面前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比赛,有点心虚。

    该不会是败多了人品吧?

    “花大哥,你没事吧。”

    莉莉艾端着温水递给了花月。

    这段时间,这个可爱的小姑娘是越发讨人喜爱了。虽然有点内向,但是熟悉了之后,体贴的样子,着实让众人很受用。

    花月接过茶水,灌了一大口,果然舒服了很多。

    此刻,由蘑菇屋举办的比赛已经趋于白热化。比赛经过可以说是,被拿捏的死死的,毕竟小茂可是参与了出卷的“作弊者”。

    为了确保胜利,花月还特意给小茂留了一段背答案的准备时间。

    可以说是,稳得雅痞。

    “该死!这是什么神仙问题?来蘑菇屋做客的第一位嘉宾...的三围?第一位嘉宾是小菊儿我知道,但是小菊儿的三围是多少来着?”

    “别说了,你看看我的,更离谱,问的竟然是小菊儿的电飞鼠的三围,出题人是魔鬼吗?这怎么可能有人会知道?”

    “谁说没人知道,你看小茂那不是写的飞快。唉,就是离得太远,不然的话,还可以抄一手答案。果然考试什么的,作弊才是最该掌握的技能。”

    “作不了弊的,题目都是随机的,哪那么容易让你钻空子。还有就是,难道你们之前没关注蘑菇屋的直播吗?小茂之所以答得那么快,完全是早就知道答案好吗?这比赛的第一名,早就被成员们内定了。”

    “那我们来干嘛?”

    “争第二第三呗,据说第二名和第三名的人,在青橘祭结束后,可以和蘑菇屋的成员们一起吃宵夜,由花爷亲自下厨做的哦!”

    “花爷做的?嘶,不行了,光是想想,口水都止不住。我得抓紧答题,实在不行就蒙一个答案吧!”

    “哈,这道题不错,计算一下点点之家的土忍居士一共有几只脚,这是送分题啊!只要简单地将土忍居士的数量乘以4...”

    “尼玛!谁能告诉我,那群土忍居士有几只来着?”

    “呵,听说,有送分题?我看是送命题还差不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