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精灵之开局假装天王噫剑无弹窗 > 40.是个狼灭
    应该听不出吧?

    嗯。

    应该听不出。

    花月给自己打了打气。

    嘿,有效的狠,果然没这么慌了。

    “花大哥,你忙完了吗?”

    厨房的幕布被掀开,露出莉莉艾可爱的小脑袋。

    估计是看到坂木已经离开,所以才会选择进来,看看花月的情况。

    这种小细节处的关心,花月还是挺受用的。

    连笑容,都比平日里看起来凶得自然了一些。

    “嗯,忙完了,有什么事?”

    莉莉艾欲言又止,露出一个为难的表情。

    “这...花大哥,你还是自己出来看看吧,我一两句话,好像也没办法说清楚。”

    这丫头,怎么还学会藏着掖着那一套了。

    你花大哥是什么格局的人,还能因为什么小事,迁怒你还咋地?

    花月跟着莉莉艾出了厨房,意外地发现蘑菇屋的一行人,从阿戴克,到竹兰,再到智茂,竟然一个不少,正整整齐齐地端坐在那儿。

    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花月收敛了笑意。

    按照他的经验,这样的场面,怕是这群人又整了什么幺蛾子。

    “哟,花太郎来了啊,快坐快坐。”

    “你们两个混球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你们花大哥倒茶!”

    小智小茂挨了骂,非但不恼,反而顺着阿戴克的话,笑嘻嘻地去抢茶壶,想替花月倒茶。

    花月挥手,轻轻一挡。

    还喝茶?

    这茶怕是烫口的很!

    “喝茶就免了,说吧,到底出了什么事,值得你们大献殷勤?”

    花月审视的目光,自场中而过。

    方才还一副狗腿子模样的智茂二人组,急忙避开,仿佛这投来的不是目光,而是刀枪剑戟。

    阿戴克呢,则是紧盯着手中的茶杯,吹了又吹,抿了又抿,一副陶醉其中的模样,全然没注意到那茶杯里,根本没有一滴茶水。

    至于最后的竹兰,好嘛,这位更干脆,从进来开始,就没抬起过头,也不知道从哪买了份冰激凌,拿着勺子也不吃,就那么搅啊搅,硬生生地把好好的冰激凌,搅成了难以下口的模样。

    花月乐了。

    内心深处,那份来自祖安的悸动,又在突破体内的封印。

    真就干啥啥不行,装傻第一名呗。

    “你来说!”

    小智呆呆地看着指向自己的手指,欲哭无泪。

    “为什么又是我啊...”

    “给个机会好不好?”

    “我也是上有老妈,下有...”

    “下个屁下!该说的一句不说,不该说的废话,一筐接一筐。”

    花月一巴掌将小智拍翻,随后手指随意地一点。

    “你说。”

    小茂幸灾乐祸的笑容僵在脸上。

    “我...我吗?”

    “自信点,把‘吗’去掉。你没猜错,说的就是你。”

    “麻烦你搞快点,别耽误我做生意,谢谢。”

    小茂看了看竹兰,竹兰低着头,仿佛小小的冰激凌盒子里,装着一个缤纷多彩的世界。

    小茂又看了看阿戴克,阿戴克倒是抬起头了,可是那诀别般的目光,又是什么鬼?

    突然间地,小茂有点羡慕地上的小智了。

    他边上还有空位,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趴下去,还来不来得及。

    “别看了,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就算有空位,也来不及了。你要敢和他一样,我直接一波大爆炸,送你上天。”

    花月觉得自己最近对他们太温柔了,比起自己,他们竟然更害怕死亡。

    这岂不是对一个混混最大的侮辱?

    是时候帮他们普及一下“生不如死”这个词的含义了。

    像什么臭臭泥精油推拿,卡比兽践踏踩背,就是很不错的教育手段。

    “我...我们把资金都输光了。”

    小茂闭着眼,将话喊了出来,等待着接下来的暴风雨。

    可是,过了好几个呼吸,也没等来什么动静。

    花哥没生气?

    小茂小心翼翼地睁开眼望过去,才发现,不知何时花月已经回到了座位上,默默地喝起了茶水。

    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别说生气了,甚至连一点波动都没有。

    “切,搞了半天,还以为什么大事。不就是资金输光,任务没完成嘛。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小孩子,就是心态不稳,格局不高,动不动就自己吓自己。”

    “行了,别站着了,过来帮我揉揉肩。忙了一上午,还真是觉得有点酸。”

    小茂劫后余生,喜悦涌上心头,刚要上前,趴在地上装死了很久的小智,竟然快他一步,一蹦一跳,率先抢占了替花月捏肩的位置。

    “花哥,按摩我熟,让我来,我是专业的。”

    花月侧过脑袋看了小智一眼。

    “哦?你还有这手艺。行,那就你来。”

    小智挑衅地看了小茂一眼,乐呵呵地卷起袖管,刚一上手,就被迎面而来的一个黑影再次击倒在地。

    “嘶!你杀人,还是按摩呢?老子肩膀都差点被你按断。”

    小智没反应,一动不动。这下不是装的,是真晕了。

    喜欢抢是吧?

    以后别说我不给你机会。

    实在是给了你机会,你不中用啊。

    “你来,好好按,给我按好喽!”

    小茂咽了口口水,手都在哆嗦。

    是的,他很确信自己没看错,方才的小智,根本不可能将花月按疼,小智的指尖分明都还没碰到花月的衣服。

    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喝茶的男人,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原谅将资金全部输掉的自己等人。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杀人诛心啊!

    小茂悟了,他依稀想起,花月在给自己等人补习综艺知识时,曾说过的一句话。

    真正的敌人,从来不是放在明面上的节目组。

    花月没说完的下半句,就在今天,在他的眼前,得到了解答。

    他们的敌人,正是生活在他们身边的花月!

    越是明白,小茂越怂。

    突然间地,他又羡慕起地上的小智了。

    他晕是晕了,但那都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可以说是走得很安详,毫无痛苦。

    但自己呢?

    自己可是得知了真相!

    这种迎面去死的勇气,他有...个屁!

    “花哥,真不是我不想帮你按摩,实在是我不方便啊。”

    “不方便?怎么,你亲戚来看你了?”

    亲戚?

    小茂没懂花月的意思。

    “不是亲戚来看我了,是我的手受伤了,按不了。”

    小茂淡定地将手指抵在桌上,扳饼干似的一扳手指。

    “啪嗒。”

    转了个九十度的角。

    花月看得一哆嗦,手里的茶杯差点抛了出去。

    卧槽!

    这真新人是真不把自己当人啊?

    这手指就随便扳来玩的?

    是个狼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