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精灵之开局假装天王噫剑无弹窗 > 33.小迪,你想成为什么样的精灵
    大爆炸的声势不小,在战斗结束后不久,种植园的管理人员就匆匆赶到了现场,在得知有人企图抢夺天王花月的精灵后,随即吓出了一身冷汗。

    所幸花月没有追究的意思,种植园的员工这才松了一口气,纷纷将怒气转移到了黄毛身上。

    不用花月刻意吩咐,等待黄毛的下场,就只有被逮捕一条。

    有趣的是,前来带走黄毛的君莎小姐,还是个向往粉,一听说眼前这个罪犯企图伤害花爷和小迪,更是愤慨得不行。

    会不会动用私刑,花月不知道,但看到黄毛如同死狗般被拖走的样子,恐怕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了。

    种植园送来的医疗品都是顶级的,在专业医疗工作者的治疗下,花月恢复的很快,只有背部的伤麻烦了一些,涂完药之后,被包裹的严严实实。

    休息室的门被敲响,是莉莉艾。

    小姑娘脸上带着担心,走进屋内,当看到花月身上缠裹的纱布时,这份担心又多了一些。

    “花大哥...”

    “别问,问就是摔的。”

    花月开了个小玩笑,莉莉艾却没能笑出口。

    “都这样了,还开玩笑。”

    莉莉艾坐到了床边,拿起一个青橘果,细心地削去了皮,递给了花月。

    其实这东西是可以不削皮吃的,它名字里虽然带有橘字,但外形更像是李子。不过女孩子嘛,总是要比男生更讲究一点。

    “吃一个青橘果吧,对伤势有好处。”

    花月露出一个苦笑,指着一旁的垃圾桶,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堆青橘果核,这是他刚才无聊的时候,拿来当零嘴的。

    “刚吃了一堆,有点撑。”

    莉莉艾不说话,举着青橘果一动不动,水灵灵的大眼睛盯得花月头皮发麻。

    “吃吃吃,我吃还不行吗?你可别这样看我了,瘆得慌。”

    “真不知道到底我是花大哥,还是你是艾大姐。”

    花月小声地嘀咕着,话音传到莉莉艾耳朵里,差点让小姑娘破了功。

    莉莉艾咳嗽了几声,重新认真地板起小脸。

    “花大哥,下次不要打架了,这样不好。”

    莉莉艾是花月让人找来的,她只知道花月打架受了伤,并不知道前因后果,虽然当时白滚滚也在场,但是它是无法将整个事件的经过传达给莉莉艾知道的。

    当然了,花月也没打算告诉莉莉艾实情,既然事情已经过去,就没必要再让身边的人为自己担心。

    “行行行,都听你的。”

    “不过,等回去的时候,你也得替我保密,不要和其他人说起这件事。”

    莉莉艾没有立刻答应,思考了一会,才缓缓点头。

    “好,我可以不说。但是你的伤不要紧吗?这样回去,还是会被发现的。”

    “到时候套件外衣,问题应该不大。行了,我休息一会,你也别像个小老太婆似的,唠叨个没完了。”

    莉莉艾哼了一声,对花月的话很是不满,但还是乖巧地带上了门。

    花月躺在床上,不由得又想起了黄毛。

    不知怎地,花月忽然觉得像黄毛那样的人,也挺可悲的。

    因为自己常识的欠缺,抛弃了极有潜力的长鼻叶,在得知真相之后,又没有勇气承认自己的错误。于是在自己的心里,塑造了另一个事实,长鼻叶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废物。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甚至可以雇佣更多的人,不断地去伤害一只无辜的小精灵,直到这只小精灵真的产生了严重的心理问题。

    典型的损人不利己,只为了自己以为的“心安”,可是长鼻叶真要是走上了他安排好的道路,他真的会心安吗?

    花月觉得不会。

    这种在心里构建堡垒,用欺骗自己来保持信念的人,大多最后都是自己毁了自己。

    这样的人,不能称之为训练家,可是,真正的训练家又该是怎样的呢?

    之前长鼻叶无法正常战斗,可如今它已经克服了心魔,恢复健康也只是时间问题。等到它完全恢复之后,自己真的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训练家吗?

    花月没有信心。

    特别是在看到黄毛这样的存在之后,更没有信心。

    增长精灵的实力不难,这个世界有太多成功的例子,依葫芦画瓢,都可以提升到一定高度。更别说花月这种,见识过游戏中各种脏套路,骚套路的穿越者。

    但是,仅仅是实力的增长,并不是花月想要的。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自己的上限所在,保住天王之位,已是幸运,更进一步的冠军,就很困难。

    就说小智,不管他平日里多呆头呆脑,他的战斗直觉是一点都不低的,很多在战斗中自创的绝招都让人眼前一亮。

    像是叉尾浮鼬的冰之水流喷射,以及反拳防护罩就很惊艳。

    而花月,在这方面就有所欠缺。

    最关键的是,花月他并不想追求单纯的实力,像是黄毛的哥达鸭那样,对于黄毛固然是忠诚的,但对于其他人,它的存在就是恶。

    花月不希望自己的精灵成为下一个哥达鸭,他想要的,是一个不管走到哪,不管有没有自己的影响,都能够得到认可的精灵。

    花月想不出答案,所幸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长鼻叶。

    “小迪,你以后想要成为什么样的精灵呢?”

    长鼻叶闻声,抬起头,不解地看向花月。

    “比耶?”

    “不明白吗?”

    “我的意思是说,你以后有想做的事情吗?比如拥有强大的实力,又比如华丽的技巧之类的。”

    这一下,长鼻叶懂了,因为懂了,所以迷茫。

    想做的事吗?它没想过,它唯一希望的就是和花月在一起,一直在一起。

    可是在一起,也有很多种方式。

    它愿意变得强大,也愿意成为花月手中的战力,但是那只是因为它喜欢花月,而不是喜欢战斗。

    曾经因为战斗被抛弃的它,早就厌倦了那种生活。

    如果再重新选择一次,它可能更愿意平平淡淡。

    长鼻叶指了指自己,摇了摇头,又指了指花月,眼神充满坚定。

    花月明白它的意思,它是想说,花月愿意的,就是它愿意的,它相信他。

    可越是如此,花月越不想草率地替长鼻叶选择,他选择的,就一定会是适合长鼻叶的吗?

    花月轻轻地抚摸着长鼻叶,目光落在叶片上,有些心疼。

    经历过不幸,才知道幸福的来之不易。

    自己救得了一个小迪,救不了千千万万个小迪,可是自己可以一直去做,每做一步,都会变成自己来过的证明。

    没由来地,花月突然想到了一句话。

    我来,我见,我征服。

    “既然不知道想做什么,就一起慢慢去找吧。”

    “就从分享幸福,拯救不幸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