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精灵之开局假装天王噫剑无弹窗 > 30.种植园
    “小迪,醒来!”

    “呼哧呼哧。”

    急促的喘息声如同在拉着一只破旧的老风箱,连带着肺部,都隐隐作痛。

    花月心有余悸地从梦中惊醒,刚想揉揉面部让自己清醒一些,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后背已被冷汗湿透。

    长鼻叶还在沉睡,看似平静,其实不过才睡了一小会儿,还是因为太过疲惫的缘故。

    白天,在青橘镇的报名大厅,花月在最后关头抱住了即将大爆炸的长鼻叶,但是花月却没有成功唤醒它。

    大爆炸还是发生了,首当其冲的就是处在爆炸中心的花月。

    失控状态下的长鼻叶,大爆炸的威力还要强上几分,强大的气浪,将花月当场就震晕过去。

    所幸闻讯赶来的蘑菇屋众人,及时控制住了混乱的场面,才没有让恶劣的影响继续扩散。

    节目组出来善后,该赔偿的赔偿,该道歉的道歉,费了好一番手脚,总算将此事暂时压下。

    花月和长鼻叶在经由医疗人员确认无恙之后,连同其他人,一起被节目组送回了蘑菇屋。

    中间花月醒过一次,让守在床前的阿戴克等人去休息之后,再一次陷入了沉睡。

    然后,直到现在,从梦中惊醒。

    花月小心翼翼地替长鼻叶掖好被角,独自起身,来到卫生间。

    冷水的效果不错,再三泼了几次,花月就觉得脑子中的昏沉去了大半。

    他没有开灯,而是借着从窗外照进来的月光,静静地打量着镜子里的脸。

    白天的事情很诡异,不止是长鼻叶失控,就连花月自己都莫名地失去了冷静。

    按照他的为人,即便是在长鼻叶出事的情况下,他也绝不可能冷漠地将前来报信的服务员推倒。

    不对劲是从哪里开始的呢?

    花月稍作回忆,就得出了答案。

    就是在长鼻叶发呆,他感受到一股恶意的时候。

    穿越到现在,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浓烈的恶意,以至于属于原花月的自我保护机制都被强行触发。那一瞬间,作出如此反应,更像是原花月的风格。

    原花月是混混出身,从最底层一路爬上天王之位,见识过太多精灵世界最深沉的黑暗,对于这种恶意非常敏感,上位之后,任何敢于向他发出这种恶意的人,都被他视为挑衅,无一有过好下场。

    这一次,便是长久以来,身体养成的本能。

    小说花月看过不少,像他这样的情况,似乎总是需要替原主人完成什么心愿,才会彻底和这个世界的身体融合。

    只是...这具身体里,真的会住着另一个人吗?

    花月盯着镜子,恍惚间,似乎看到镜子里的影子对着他微微一笑。再想看时,又恢复成了之前的模样。

    花月自嘲地笑了笑,掏出一根华子,点燃,猛烈地吸了一口。

    烟很呛,花月强忍着没有咳出去,感觉很难受,却给了他此刻最需要的东西。

    真实。

    “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存在,我都感谢你今天对于小迪的维护。但是小迪是我的精灵,所以下一次,我希望由我自己亲自守护它。”

    花月将烟头朝向自己,轻轻地放在镜子前的台阶上,仍由它缓缓燃烧。

    “这根华子留下,就当是我的谢礼。”

    说完,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

    至于那股恶意,花月没有再去纠结,无非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月落星沉,天光大亮,今天天气不错,有阴无雨,正是适合去种植园劳作的好日子。

    有钱能不能使鬼推磨,不知道,但是有钱可以补办报名卡,倒是真的。

    花月那天还没完成报名就被一发大爆炸炸断了连接,等到重连回来的时候,都被送回了水泉,自然无法再去报名。

    好在节目组,确实财大气粗,在拿钱摆平爆炸事件的同时,顺带砸了一手,拿到了一个参赛名额,位置还不错,是处在中心街道的第888号商铺。

    这一手操作,让花月暗自咋舌,这不就和前世选车牌,选手机号码一个样吗?

    果然没有氪金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就是氪的不够多。

    说到节目组的阔气,花月还听到了一个小道消息。

    没错,就是关于身旁这位妹子莉莉艾的消息。

    原来莉莉艾之所以能够成为蘑菇屋的新成员,完全就是她妈妈以太基金会的理事长露莎米奈一手拿钱砸出来的。

    “两位请留步,前方即将进入青橘种植园的地域,请出示你们的身份牌。”

    这就到了吗?

    花月眺目望去,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他们一路走来本就是穿过森林,再往前,只是森林变成了青橘林罢了,倒是空气中的青橘香味,浓郁得令人沉迷。

    身份牌是在报名时寄予的牌子,用以进入种植园,以及认领对应商铺。

    外形是一个卡通的青橘模样,中间刻有对应的数字,像花月他们的这一枚,就刻着“888”的字样。

    “谢谢两位的配合,我们这边已经确认完毕,你们可以继续通行了。在青橘祭期间,种植园对于商家是一直开放的,两位可以随时来这儿补充货源,提前祝愿两位能够在青橘祭大放光彩。”

    “借你吉言。”

    花月还是小看了种植园。

    在外面看的时候,平平无奇,一进入里面,别有洞天。

    这个种植园,是真的有点东西。

    怎么说呢。

    它不是漂不漂亮的问题!它真的是那种...那种很少见的那种...它的空气像蜜糖,它的风景像油画,青橘圆圆的,很饱满,遗憾的是花月因为不是出门爬山,所以没带相机。

    “莉莉艾,这里人多,我们往里面走一点,再停下来摘青橘。”

    “啊,好的,我知道了。”

    也不知道种植园用的是不是金坷垃,这青橘生长的,一个顶外面几个。这一次的青橘祭,花月准备的菜品有两个,一个是青橘冰沙,一个则是冰糖葫芦。两者对于制作手法要求都不算太高,到时候如果生意太忙,莉莉艾也可以分担一部分制作工作。

    “好了,就这吧。”

    “出来吧,载货洛托姆。”

    载货洛托姆,洛托姆又一种很常用的非战斗形态,因为洛托姆具有的飘浮特性,可以很轻易地搬运超出人力范围的货物,是一种非常适合短距离运输的载货方式。

    整只洛托姆呈矿洞运输车的模样,前后分别带有钩子和卡扣,用以多只洛托姆存在的情况下,组成临时的载货“火车”。

    不用多说,这只洛托姆自然也是从节目组借来的。

    所以说,有钱是真的好。

    花月瞥了一旁的莉莉艾一眼,突然间地,就不想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