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花月的想法是实现不了了。

    随着一声娇喝,青芽儿闪亮登场。

    小姑娘双手叉腰,嘟着嘴巴气呼呼的,愤怒之余,还不忘伸出舌头把残留在嘴角的食物舔食干净。

    “爷爷!你还说你没抽烟!”

    “上次明明就是这个味道!”

    青苦大爷想来第二根的手,触电般地缩了回去,摸着脑袋,像个做错事被抓到的小孩。

    呵,这小丫头片子,还会钓鱼执法?真有一套。

    “大哥哥,你也别笑。你别以为,你请我吃了一个大葱鸭卷饼,我就会忘记你带坏我爷爷的事情。”

    “最多最多,只能抵消一半。”

    花月好笑地问道。

    “那剩下一半,你想怎么样?”

    青芽儿砸吧着嘴,还在回味那个美味的大葱鸭卷饼。

    要不要直接开口再要一个呢?可是,这么好吃的食物,应该很贵重吧。自己贸然开口,万一让大哥哥为难了怎么办?

    青芽儿纠结着,既不好意思开口,又不愿意放弃,只好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唔,我年纪小,想不到什么好办法。要不,大哥哥你替我想一个?”

    花月“为难”地皱起眉头。

    “这...不太好吧。毕竟,我可是带坏你爷爷的坏人。”

    “没关系,没关系,大哥哥你的话,除了这一点还是很不错的。青芽儿,也愿意相信大哥哥一次呢。”

    “既然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要不我就想想?”

    “嗯嗯,想想,好好想想。”

    花月摸着下巴,故作思考。

    “大葱鸭卷饼你刚刚吃过了,再吃一个,恐怕你也不愿意,这个选项就pass吧。”

    青芽儿嘴巴张得老大,忍不住想开口,和花月说自己愿意,很愿意。可是见花月已经跳过这个话题,只能将怒气撒在了一旁的爷爷身上。

    青苦大爷冷不丁地挨了一记小孙女的萌娃怒视,笑得更加讪讪。

    “要不,大哥哥完成你一个心愿怎么样?”

    心愿?什么心愿?

    我的心愿就是一日三餐都可以吃到美味的大葱鸭卷饼。

    大哥哥,肯定是又想用什么话来糊弄小孩子了。

    青芽儿嫌弃极了。

    “嘿,你这副模样,好像是在看不起我给你完成的心愿啊。”

    青芽儿点点头,自从和美味的大葱鸭卷饼失之交臂之后,小丫头丧丧的,都没力气和花月虚与委蛇了。

    “我想到了,就带你去蘑菇屋做客怎么样?”

    什么蘑菇屋嘛,果然就是在骗...

    青芽儿目瞪口呆地看着花月,语气中满是难以置信。

    “大哥哥,你...你说什么?!”

    花月笑而不语。

    蘑菇屋内,众人总算将大爆炸过后的狼藉收拾干净。

    莉莉艾的隐藏相机任务已经结算完毕,除了小茂获得了两枚徽章外,竹兰和阿戴克都只获得了一枚,至于剩下的花月和小智,不谈也罢。

    “我回来了。”

    花月走进屋子,众人都在。

    莉莉艾紧挨着竹兰,在竹兰开导了许久之后,莉莉艾看向花月的目光里,已经没有明显的害怕,只是还是不愿意亲近。

    “花太郎,你去哪了,这么久才回来?”

    “去了趟山泉那,遇见了两个朋友,聊了一会。对了,我把那两个朋友也带来了。”

    “哦?花太郎的朋友,那倒是得见一见了。”

    阿戴克说得轻松,完全没注意到一旁的莉莉艾,在听到花月有朋友前来时,又是下意识地一个哆嗦。

    “青苦大爷,青芽儿,进来吧。”

    花月喊了一声,屋外却没有动静。

    花月出门瞅了一眼,才知道原来小丫头怯场了。

    毕竟是个年纪不大的孩子,突然被告知要见到一直以来的“偶像”,还是乱了方寸。

    怎么办,这大哥哥竟然是节目组的人。

    青芽儿你真笨,谁让你只顾着和爷爷吹牛,一点也不关注节目。

    但凡你能认出大哥哥,怎么会让事情发展到这一步。

    大哥哥看样子和爷爷很熟,万一他告诉爷爷自己一直以来在撒谎怎么办?

    “想什么呢?大家都在等你们,快进来。”

    花月牵起了青芽儿的小手,将她带进屋内。

    阿戴克,竹兰,小茂,以及新来的莉莉艾,青芽儿都不认识,唯独小智因为是新晋冠军,上了热搜的缘故,青芽儿有点印象。

    小丫头急得都快哭了。

    大哥哥果然没有骗我,这里真是向往的节目组。

    “我来替大家介绍一下吧,这位是青橘镇的青苦大爷,这位是青苦大爷的孙女,青芽儿。青芽儿是蘑菇屋的粉丝,所以我就擅自做主,请他们来蘑菇屋做客,权当是提前发点粉丝福利。对了,待会大家一起合个照,再给青芽儿签个名。”

    “哈哈,原来花哥的朋友是我们的粉丝啊,欢迎欢迎。”

    一听是粉丝,众人就热情起来,毕竟能被人喜欢,本就是一件幸福的事。

    “你们先招待一下青苦大爷,青芽儿有点饿,我带她去弄点吃的。”

    “放心吧,花太郎,你尽管去忙,这里就交给老夫了。来,老大哥,喝茶。”

    “诶诶,我自己来,谢谢了。”

    花月点点头,再次牵着青芽儿离开。

    厨房内,香味弥漫,现场做的鸡蛋卷饼,可比之前那个凉了的香太多了,可是面对这么美味的食物,青芽儿却没了胃口。

    “不是一直想吃吗?现在拿到手了,怎么只顾着发呆?”

    青芽儿望着手中的卷饼,眼神空洞。

    “大哥哥,你知道我在撒谎,所以才带我来这里的对不对?”

    花月轻轻拍着小姑娘的肩膀。

    “那你愿不愿意跟大哥哥说说原因?”

    青芽儿咬了一口卷饼,抬起头,望向天空。

    “或许大哥哥说的对,丑小鸭是真实存在的。在精灵学院,我就是那只丑小鸭。因为长得丑,所以融入不了她们的圈子。”

    “我努力过了,去了解她们喜欢的东西,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和她们拥有共同话题。”

    “但是我终究只是丑小鸭,变不成白天鹅。我和爷爷说,我是因为节目组的原因才来的,其实只是不想爷爷替我担心。喜欢向往的一直都是我的同学们,爷爷见到的那个‘我’,也只是我心里最想要变成的人罢了。”

    花月没有说话,像青芽儿这样的情况,太常见了。不只是大人,就算是小孩,看颜值,看家庭交朋友的现象也很严重,所以才会让一个年纪轻轻的孩子,生出不符合年龄的感慨来。

    “既然融入不进她们的圈子,那就反过来让她们主动融入你吧。其他的,大哥哥不敢乱夸口,但是向往的话,大家都能成为青芽儿的后盾哦。”

    “喜欢向往是吗?那就等到回去的时候,每人送她们一张签名照,一张不够就两张,送到她们依赖你,再给断了,不怕她们不反过来求你。到时候,青芽儿你就是学院里的大姐大,走到哪都有一迷弟迷妹跟着。”

    青芽儿破涕为笑。

    “大哥哥,我怎么觉得你在教我做坏事?”

    “瞎说什么大实话,大哥哥有经验,你听我的准没错。”

    “青芽儿,你要记得,在你的年纪,你就该是快乐的。”

    “而不是,也不需要靠撒谎来骗自己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