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精灵之开局假装天王噫剑无弹窗 > 25.丑小鸭与白天鹅
    太难了。

    真的太难了。

    花月望着满屋子的狼藉,除了叹息,还是叹息。

    难不成是因为自己穿越的缘故,使得自己和这群人之间自带聊天隔阂?

    自己开玩笑的话,听不懂吗?

    让你大爆炸是为了吓唬他们,谁让你真炸了?

    “比耶?”

    长鼻叶开心地跑到花月腿边,清澈的大眼睛眨巴着,像个向父母讨要夸奖的孩子。

    难受就难受在,你还不能不夸。

    “炸的不错。”

    既没有炸死我们几个,又能让屋内的物品遍体鳞伤,这可不就是炸的不错?

    小迪的艺术天分,是越发强大了。

    花月摸了摸长鼻叶的叶子,目光落在莉莉艾身上,还未开口说话,后者就明显地颤抖着身子,缩到了角落。

    得。

    再说几句,花月都怕莉莉艾在来到蘑菇屋的第一天,就在心里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

    倒不是怂了不敢继续,主要就是到时间了想去照顾精灵蛋。

    再说了,自己身为综艺老司机,照顾一下其他的菜鸟怎么了?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有人觉得我拿最后一名是逼于无奈吧?

    帅的人都不会这么想。

    “怎么了?这么大动静,我在房间里觉得屋子都要塌了。”

    竹兰从屋内出来,手上拿着一顶纯黑的遮阳帽,这是她带来送给莉莉艾的,至于莉莉艾的那顶,则是暂时寄放在了任务点。

    “你们在这进行精灵对战了?”

    竹兰注意到了花月脸上的阴郁,猜到了花月的任务不会顺利,忍不住开口逗了逗他。

    “别问,懂的都懂。”

    花月都懒得理她,一群人刚来那会都好好的,也不知道受谁影响,才没几天就集体喜欢上了恶趣味。

    “哎,别走啊,再聊聊呗,我挺感兴趣的。”

    “要聊上非诚勿扰,多的是人想和你聊,对你感兴趣的更多。促膝长谈,大被同眠也不是不可以。”

    竹兰轻啐了一口。

    “呸。流氓。”

    非诚勿扰?那是什么地方?

    竹兰不懂,但那都不重要了,花月狼狈溜走的模样可不多见,足够她乐一会儿了。

    电电生下的精灵蛋,是之前小菊儿托付给花月的。

    作为花月拿到手的第一个精灵蛋,那可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这待遇,要是在游戏里,得羡慕死一堆的精灵蛋。

    至于某位迟迟没有被花月约去爬山的小茂选手,他活着的唯一理由,也正是因为那仅存的一点饲育知识。

    精灵世界的孵蛋,也是需要步数的,但是并不像游戏中那样用一个数值来固定,而是更偏向于那种带精灵旅行可以增加亲密度的设定。

    自从花月从小茂嘴里得知这件事之后,他便开始了每天背负精灵蛋远行的活动。

    目的地很多,有时候会是中间的那片森林,有时候会是更远处的海滩,大多数时候,则是像今天一样的青橘泉。

    是的,花月贴心地为那条山泉取了一个名字,青橘泉。

    不得不说,花月取名确实有一套,短短的三个字,就让普通的泉水跟青橘镇有了不可分割的关系。

    花月取过一些泉水,轻轻擦拭着精灵蛋的表面,他觉得有些凉的泉水,精灵蛋却似乎很喜欢。每一次花月这样替精灵蛋按摩的时候,都可以感受到里面的小家伙传来的雀跃心情。

    当然了,这也离不开花月每一次讲给精灵蛋听的小故事。

    听舔狗朋友说,这叫做胎教,对于未出生的孩子,可以起到很好的引导教育的作用。这些花月不懂,但是一想到朋友信誓旦旦拿自己给女神做胎教的事迹举例,花月还是选择了相信朋友身为老舔狗的专业素养。

    于是,在替精灵蛋擦拭干净之后,花月将精灵蛋轻轻地抱在怀里,开始了今日份的胎教故事。

    每当这个时候,长鼻叶都会静静地依偎在花月身边,默默地听着。仿佛,从花月讲述的故事里,它能收获些什么。

    “今天我要给你们说的,是一个叫做丑小鸭与白天鹅的故事。据说啊,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一只大葱鸭妈妈正满头大汗地孵化着它的孩子,它已经孵了很久,久到它带着的大葱都已经焉黄枯萎。它很累,很想去面前的池塘里痛快地游上几个来回,但是为了它的孩子能够尽早地见识到这个美丽的世界,它还是咬着牙默默地坚持着。

    终于,随着‘咔嚓’一声,精灵蛋一个接一个地裂开了,从里面慢慢地爬出一只又一只可爱的小葱鸭。小葱鸭们跌跌撞撞地走向它们的妈妈,那一瞬间,大葱鸭妈妈觉得自己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可是,等到它从喜悦中平静下来,它却发现了在它的孩子里,有一个异类。

    那是一只通体蓝色的鸭子,长得非但和它们完全不一样,甚至连象征力量的大葱都没有。大葱鸭妈妈对于这只‘小葱鸭’很失望,但是出于母爱,还是没有放弃它。

    大葱鸭爸爸是个负心汉,在大葱鸭妈妈怀孕的时候,就选择了离开。所以,大葱鸭妈妈不得不一只鸭肩负起了整个家庭,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在一次外出捕食时,它们还是被一群偷猎者盯上。

    所幸,小葱鸭们在跟着妈妈到处捕食的过程中,已经逐渐长大,手中的大葱更是成为它们对抗偷猎者的强力武器。好几次,它们凭借大葱的优势,都有惊无险地避开了偷猎者的陷阱。但这一切,在那只蓝色的小葱鸭身上却丝毫没有体现,它再三尝试,还是始终无法熟练地使用大葱。

    一次又一次,蓝色小葱鸭内心的愧疚越来越重,终于在一个晚上,它选择了独自离开,不再拖累自己的家人。可是,它太弱小了,还没离开多远,就再次陷入了偷猎者的包围。眼看小葱鸭陷入了危机,身边却没有家人的保护,似乎已经在劫难逃。

    就在这时,一道白光笼罩了小葱鸭,它进化了!蓝色的肌肤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神圣的洁白,它变成了一只高贵,典雅的舞天鹅!曾经的那只丑小鸭,原来并不是小葱鸭,而是鸭宝宝!

    偷猎者们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他们不认识舞天鹅,只知道这只大葱鸭群里的异类,如今变得那样与众不同,闪耀夺目。没有丝毫犹豫,他们抓住了舞天鹅,做成了一顿烧烤,那一晚,第一次尝到这种美味的偷猎者们疯狂了。在他们激进的行动下,大葱鸭群被一网打尽,一只接一只的被送进了篝火里,大葱的香味弥漫了整个夜晚。

    从那以后,大葱鸭越来越少,几近灭绝,而这个故事也一直流传至今。”

    花月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的两只精灵。

    “你们一定要记住这个惨痛的故事告诉我们的道理,孵蛋要孵自己的,不然就是白给。”

    “小电电,出生的时候,记得第一眼该看谁。”

    “看错了,可是要请吃烧烤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