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精灵之开局假装天王噫剑无弹窗 > 12.土龙弟弟与土居忍士
    “第一又是我的,就问你们气不气!”

    “哎呀,刚和我家花花一起睡完午觉,总觉得整个人腿都软软的,起不来呢。”

    “这边推荐您使用一键火化定制服务,从此告别起床烦恼,睡得安心,长眠不起。”

    “咦?怎么多了两个人,是青橘镇的居民吗?”

    “准确地说,还有一只喵喵。可惜的是,并不是阿罗拉的喵喵,没有恶系的属性。”

    “说起这个,最近多了好多恶系的迷弟迷妹啊,超能系训练家表示,感觉到了深深的恶意。”

    “那没法啊,谁让花爷不是超能系天王呢?删号重练吧。”

    “楼上,你看我还有机会吗?”

    说实话,精灵世界人的眼神不知道有什么毛病,火箭队三人组只是简单地换装打扮了一下,小智就完全认不出他们了。

    听说他们是来帮忙干活的,还特意高兴地和他们打起了招呼。

    按照上午的分工,两批人各自去往自己的工作地点。

    节目组已经给出了确切的消息,虽然很突然,但是第一位嘉宾将会在明天抵达蘑菇屋,并和成员们一起度过两天一夜。

    时间很紧,花月也觉得难办,所以午休的时候才会出门溜达,这才撞见了鬼鬼祟祟的火箭队三人组,三人的出现也算是帮了他大忙。

    清除杂草的工作并不复杂,只是颇费体力,花月等人将杂草割下,长鼻叶负责将杂草归拢,攒够一定量,最后再由泥驴仔背负回蘑菇屋。

    阿戴克因为年纪的关系,花月并没有让他干这种体力活,不过这个身体健朗的大叔还是自告奋勇地加入到了干活的队伍。

    很不起眼的一个行为,却让彼此的关系更进了一步,这就叫做情商。

    “大家准备休息一会,都过来喝点水,恢复一下体力!”

    “知道了!”

    “喵喵,你去把那边的果篮拿过来,里面有我准备好的水和树果。”

    “好的,喵。”

    花月挑了个树荫,纯天然草坪地毯,坐上去软软的,很舒服。

    阿戴克冠军当了多年,虽然现在退居幕后,但身上的气势可不弱,武藏和小次郎坐在他的身边,只觉得口干舌燥,浑身不自在。

    只能眼巴巴地期盼着喵喵早点回来,替他们分担一些。

    “不好了,喵!果篮被偷走了,喵!”

    “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压力太大的原因,率先起身的竟然是火箭队的两个人。

    “该不会是喵喵你自己偷吃了吧!”

    “就是说啊,太没义气了!”

    “不是我啊,喵。我过去的时候,果篮就已经不见了喵。”

    “好了,不要吵了,不是喵喵干的。”

    花月挥了挥手,制止了吵闹的火箭队。

    果篮可是自己准备的,没有人比他更明白里面的份量,就这一会工夫,喵喵别说吃完了,就是吃掉个十分之一都算它牛批。

    那么,犯人一定另有其人。

    “唧了唧了!”

    “土噗!”

    “小心!是掷泥绝招!”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从地底涌出了许多泥块,铺天盖地向着他们冲击而去。

    花月反应最快,也顾不得什么美不美观,抱着长鼻叶就是一个侧滚翻,险险躲开。

    阿戴克运气也不错,泥驴仔直接挡在了他前面,将这波刮痧服务硬吃了下来。

    至于火箭队就没这么好运了,一顿掷泥下来,全部变成了泥人,从头到脚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

    “是果篮啊喵!是它们偷了果篮!”

    为了自证清白,喵喵丝毫不在意身上的泥土,第一时间就发现精灵群中的果篮。

    “你们这群可恶的小偷,竟然敢偷走属于喵喵的果篮,吃我一记疯狂乱抓啊喵。”

    白光覆盖住喵喵的利爪,方才除草的时候,它正是凭借这一招,完成了几倍的工作量。

    现在,是时候让这群小偷,品尝一下后悔的滋味了!

    “唧!”

    “土噗!”

    并不是精灵的惨叫声,喵喵的疯狂乱抓被躲开了?

    花月绕过挡住视线的武藏和小次郎,一眼便认出了对面的精灵。

    正是土字辈的土龙弟弟和土忍居士。

    不应该啊。

    这两种精灵的速度都不快,怎么会集体避开喵喵的攻击?

    花月略作思考,便明白过来。

    应该是逃跑特性没差了。

    在游戏中,拥有逃跑特性的小精灵,在遭遇野生精灵时,一定能从战斗中逃离。

    如今这个鸡肋特性,竟然发挥出了风筝战斗的效果!

    不愧是真实世界的战斗!

    战斗欲望,正在高涨!

    花月瞄了眼一旁跃跃欲试的长鼻叶,微微一笑。

    “喵喵,把它们赶到这边来!”

    “知道了喵。”

    “就是现在,小迪跳进去,最大威力的大爆炸!”

    大爆炸?

    武藏和小次郎错愕地看着花月,就算是身为战斗白痴的他们也知道大爆炸这样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不适合一上来使用。

    那花月还能不知道吗?

    不可能。

    既然知道,为什么他还执意如此呢?

    真相只有一个。

    花月是一个有着暴力基因的战斗疯子。

    一旁的阿戴克也露出了不悦的神情,他并不知道长鼻叶的事,因此对于花月的指挥完全不能理解。

    没有谁是不向往胜利的,而带领精灵获得胜利,也是身为一个训练家最基本的职责所在。

    大爆炸,这样注定最多也只能两败俱伤的技能,怎么可以这样使用?这和上来就将胜利送给对手,有什么区别?

    在阿戴克的心里已然将花月和长鼻叶当做了家人,所以他没有直接开口询问,而是准备晚上找个时间,和花月好好聊聊。

    随着爆炸声落下,土龙弟弟和土忍居士全员战斗不能,而长鼻叶同样因为体力不支,躺在了最中央。

    喵喵将被气浪掀飞出去的果篮捡了回来,暖心地将一颗橘果喂给了长鼻叶,关切地问道。

    “没事吧喵?”

    可是下一秒,长鼻叶的行为就让喵喵愣在原地。

    “比耶!”

    “什么?它们可是小偷,为什么还要替它们治疗啊!你这家伙,难道是个笨蛋吗喵?”

    “比耶比耶!”

    “什么?你说你一直都是这样做的?可是这样做,不是很奇怪吗?”

    “比耶~”

    “好啦,算喵喵我怕了你啦,你好好休息少说几句吧,我答应你就是了。”

    “耶!”

    真是个笨蛋,对小偷那么好干什么嘛!

    尽管心里埋怨着长鼻叶,喵喵还是选择尊重它的意见,一一喂土龙弟弟它们服用橘果,只是脸上的不待见却是毫不遮掩。

    花月看着这似曾相识的一幕,很欣慰。

    也许在这里,小迪真的可以不再孤独了。

    “橘果不够了,我也没办法啊喵!再说了,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完全可以了吧!”

    “比耶?”

    长鼻叶歪着脑袋想了想,将自己没吃完的半个橘果递了过来,气得喵喵差点将橘果糊在它脸上。

    还是花月适时过来抱起了长鼻叶。

    “好了,剩下的就交给我吧,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要学会信任你的训练家啊,小迪。”

    “阿戴克大叔,麻烦你和泥驴仔将没治疗的土龙弟弟它们带回蘑菇屋。”

    “放心吧,花太郎,老夫明白。”

    “这下行了吧?”

    长鼻叶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小心地捧起那半个橘果吃了起来。

    自己好像...又给他添麻烦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