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精灵之开局假装天王噫剑无弹窗 > 3.初见的悸动
    米亚查山,位于关都地区真新镇附近的一座山脉。

    乍一听,好像没什么名气,事实上,也确实没什么名气。

    印象里,关于这里,比较著名的事件,也只有关都四天王之一的格斗天王志霸,曾经在这座山脉内,收服过一只巨大大岩蛇。

    除此之外,要问其他,那回答就是还有等等事件。

    嗯,这个志霸,就是之前花月拿来和源治做比较的那个。

    一年四季不穿上衣,美其名曰,磨砺体魄,锻炼心智。至于是不是真的,那肯定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毕竟暴露狂,特别是那种仗着自己有肌肉的暴露狂,还是有很多的。

    这绝不是在嫉妒,只是单纯地理性分析。

    这座山脉并不是花月的首要目的地,在这之前,他就已经在真新镇的大木研究所,拜访过这次综艺的相关人员以及关都地区最著名的博士——大木雪成博士。

    然后在他们的告知下,得知了一些新的讯息。

    比如,并不是所有来参与的代表都会成为该综艺的固定,这是因为全球地区过多,固定人员太多的话,会显得尾大不掉。

    于是,一个必要的考核就应运而生。

    不携带任何精灵,进入米亚查山脉,收服自己的新伙伴。而这只精灵,也将跟随训练家成为新综艺的一员。

    摸了摸腰间别着的,由大木博士赠送的六个精灵球,花月免不了的又是一阵唏嘘感慨。

    有内味了。

    真新镇的周边,远比想象中的大。森林,河流,平原,山脉一应俱全。

    这些年,随着地区间交流的日益频繁,各地区独有的精灵也开始相互渗透。

    一路上,花月见到的小精灵,就有太多太多是原本关都地区没有的。

    丢雷老谋!

    我是不是看了假的攻略?

    花月望着振翅飞走的小箭雀,欲哭无泪。

    不知道B站某位叫Ht的阿婆主,在收到这份异世界怨念的时候,会不会连打几个喷嚏。

    造孽啊~

    一眨眼,六个球就丢完五个了。

    丢一个,爆一个,从鲤鱼王到小拉达,再到小箭雀,海陆空没有一路顺心的。

    难不成真要带着最后一个球,偷偷地绕道,去常磐森林抓一只绿毛虫之类的?

    可是,那未免也太丢份了吧。

    花月颓然地坐在一颗橘果树下,捡起身旁掉落的橘果,随意地擦了擦,就塞进了嘴里。

    嗯,是先机球的味道。(ps:先机球是触发战斗直接丢球,捕获率就很高的球种,是非球控抓精灵集图鉴的心头好)

    我真是太难了。

    花月不傻,他挑的几种精灵,都是收服率比较高的,一次两次的失败可能是巧合,连续五个球的失败,那肯定是球出问题了啊!难不成还能是脸黑吗?

    不存在的。

    存在也不会承认。

    其实想想也是,来这里的代表,基本都是各地区有头有脸的人物,谁愿意看一球超人,摆明了想考核他们对于精灵的亲和力这样的软条件。

    花月算是明白了,一路走来,一个竞争者都没遇到,压根就不是因为什么森林太大,分的开。

    而是因为这群人里一大部分,都是过来走个过场,从一开始就没想真的加入。这场考核,从另一个角度,就是给这群人一个离开的台阶。

    精灵是很玄学的,花月至少有九成把握,属于原花月的那些精灵,不需要耗费什么力气,就能感觉到他是个假货。

    为了不太早暴露,自然是避免接触最好,所以其他人都可以溜,只有他不能。

    甚至对于现在的花月,这个机会,是光明正大建立他自己班底的大好机会。

    一条是被精灵发现的死路,一条是上电视被熟悉的人察觉后的死路。

    这操蛋的生活慷慨地给了你选择,然后笑着看你,为了晚点死,选了可以多喘几口气的死路。

    葛优瘫的特征是什么,就是你躺着躺着,原本还仅存的一点坡度,最后都会变成平躺。

    视线一路向上,树叶摇曳间,阳光点点洒落,落在脸上,暖洋洋地,还有点痒。

    只是这白光...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

    这是有人在树顶渡劫吗?

    花月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小精灵的世界,哪有什么渡劫?

    这种白光,要么就是进化,要么就是爆炸。

    卧槽!

    “敲里吗!谁在老子头上放炸弹!”

    “比耶!”

    “轰!”

    尘土纷飞,树枝炸裂,橘果的清香在爆炸声中扩散,为这次的大爆炸增添了一份甜味。

    蘑菇云向上浮现,与之对应的,是被气浪掀翻,脸朝下飞出数米远的花月。

    “呸呸呸。”

    花月似乎有点明白为什么自己是皮穿了。

    自己原来那小身板,这一发爆炸,直接就给炸没了呀!

    也就是精灵人,只是掀飞出去,受了点无关痛痒的擦伤。

    抹了把脸上的泥巴,你别说,这泥土还挺香。

    呸!现在是想这个的时候吗?现在是找回场子的时候!

    我倒要看看,这是哪个王八...八世大善人干的好事啊!

    爆炸过后的森林,就像是退潮后的海滩,遍地都是眼冒螺旋的小精灵。

    甚至之前那只臭屁飞走的小箭雀,现在也双腿一蹬,乖乖地躺在那。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这是之前那只,问就是不方便透露。

    “哈哈哈,我就知道我花某人是身有大气运的位面之子。”

    之前的失败,果然都是因为球不好,可笑我竟然一度还怀疑过是自己脸黑。

    着实是不应该!

    也许这就是生活吧,总能在不经意间给你一点小惊喜,让你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屌丝,变成一个有点小嘚瑟的屌丝。

    小箭雀?

    不要,之前太臭屁!

    小拉达?

    不要,不符合天王身份。

    鲤鱼王?

    不...呃,树顶的爆炸为什么会炸到一条鲤鱼王?

    不管了,反正跟我没关系。

    花月逛地摊般地挑挑拣拣,说是说多,其实满打满算,被波及到的小精灵也不过八九只,其中最好的一只,便是一只长尾怪手。

    长尾怪手,也算不错的小精灵,小智曾经就有一只,只不过后来和小光交换了叉尾浮鼬。因为那只长尾怪手比起战斗,更喜欢华丽大赛,对于小智的这个选择,花月也很赞同。

    就算是一条咸鱼,一旦有了梦想,吃起来也会更香。

    为什么?

    因为想得美。

    花月考虑了一会,便决定收服这只长尾怪手作为自己的第一个伙伴。

    可就在他准备丢出精灵球的那一刻,心中猛然传来一股悸动,目光忽地就被一旁灌木丛内的身影吸引过去。

    那是...

    一片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