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精灵之开局假装天王噫剑无弹窗 > 79.我来接你了
    这只野生的波波,自然不可能是花月索罗亚克的对手,在索罗亚克简单的一计电光一闪之下,这只野生的波波就失去了战斗能力。

    不过,花月的目的并不是打败波波从而收服它,因此在命令索罗亚克动手之时,还是让索罗亚克留了一手。否则的话,在这种野外,波波完全丧失了战斗能力,恐怕也无法将这里的消息带回去通知比雕。

    花月掏出了一瓶速效恢复药剂,对着波波的伤口喷了喷,几秒过后,波波便恢复了基本的行动力。

    常磐森林是当地比较有名的精灵捕获点,这里的精灵,包括这只波波在内大多都对于训练家捕获精灵这回事比较熟悉。见花月替自己治好了伤,波波亲昵地蹭着花月的裤腿,心中对于花月的好感不由得上升了许多。

    看到这种情况,花月有些无奈。

    如果换成其它时候,他倒是不介意顺便收服一只波波。

    不过现在的他,实在是有点力不从心。如果仅仅是为了凑个图鉴而收服,那当然是可以的,但如果想要更进一步,对于每一只收服的精灵都负责,而不是收服了以后就自由放养的话,那就必须得掂量掂量自己的能力了。

    花月就是如此,现在已经有一大批精灵需要他去照顾,所以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让他去收服波波了。

    甚至他还必须对波波无情一些,只有这样,在感受到威胁的时候,波波才会去将比雕找来。

    “你太弱小了,我并不是适合你的训练家。去吧,去找到你最强的同伴,否则的话,这片森林的空域,将会由大嘴雀重新主宰。”

    索罗亚克幻化的大嘴雀,配合地发出一声清亮高昂的啼鸣,仿佛在宣告着自己的主权。

    波波凝视了花月片刻,然后振翅高高飞起,朝着常磐森林内部飞去。

    花月望着波波飞离的方向,招呼着索罗亚克落地,将随身携带的食物拿了出来,和索罗亚克分享了起来。

    直播间里的弹幕一直很活跃,刚才花月打败波波的时候,傻吊网友们更是自发地组织了一波讨伐花月的队伍,认为花月这样的行为是满级神装去新手村欺负小号,实在有够无耻。

    花月看着流动的弹幕,觉得好笑之余,一点儿也没放在心上。

    开玩笑,虐菜,这都是人类的本能好吗?

    不过玩笑归玩笑,他还是开口跟直播间的粉丝们,解释起自己的行为。

    “有很多朋友不理解我的行为,认为我的行为就是在欺负萌新小精灵,甚至觉得我说的话,也太过分。这里,我就简单地说几句,如果你们真是这种想法,那我只能说,你们还停留在第一层,而我已经来到第五层了。”

    “要知道,小智的比雕在常磐森林的波波族群之中,是身为首领的存在。如果我对波波的态度太过温和,然后要求它帮助我找到比雕,那是不现实的。原因也很简单,首领庇佑族群,族群同样会庇佑首领,那只波波会怀疑我是不是对它们的首领怀有恶意。”

    “因此,我们需要挑起空域权利的争夺,只有这样,在明知可能会遇到危险的情况下,首领才会出面。毕竟,空域代表着的意义,就是它们的生存空间,而首领存在的意义,自然是为了族群的生存。”

    “好了,我说完了。刚才误会我,怀疑我的老铁们,现在可以在公屏上打出‘666’了。”

    花月又一茬没一茬地和网友们聊着天,忽地,他头顶的天空完全黯淡下来。

    花月抬起头,向上望去,是一只将翅膀完全舒展,翱翔于天际的鸟类精灵。

    不是比雕,还能是谁?

    好家伙,看来是在常磐森林里和其他飞行系小精灵竞争生存空间的时候,进行二次发育了啊。

    花月心生感慨,一般的比雕,个子差不多在一米五左右,但是这只比雕起码两米往上。和小智分别的时候一比,那简直是天上地下。

    比雕居高临下地盯着花月,翅膀简单地扇动,就能引起一股股令人难以抵挡的狂风。不一会儿,比雕飞来的方向,就陆陆续续地出现了一大片黑影。

    正是比雕带领的,由波波和比比鸟组成的族群。

    难以计数的波波与比比鸟将花月和索罗亚克团团包围,这种密密麻麻的情景,就如同当初小智被烈雀族群追逐的时候一样。

    花月毫不畏惧,目光坚毅地迎上了比雕。

    “这么久过去了,看来你成长了不少。”

    比雕锐利的眸子里露出了一丝疑惑,听花月的语气,似乎认识自己,但是它却对于花月完全没有印象。

    “比!比比!”

    花月看着满是战意,朝着索罗亚克不断挑衅的比雕,心道,果然不愧是小智的精灵,和小智一样,完全就是个战斗狂。

    花月可没有和比雕打一场的想法,他还不知道导演让他们邀请精灵的原因。万一之后还有和对战有关的任务,自己现在将比雕揍一顿,可以一点好处都没。

    这只比雕虽然有向霸主宝可梦进化的趋势,但是在野外待了太久,花月真要和它对战起来,肯定不用花费什么力气。如果是由小智指挥它,那说不定还能打上一会儿。

    “放心,我不是来找麻烦的。之前之所以那么说,只是为了让波波把你引来。不知道,过去这么久了,这东西,你还记不记得。”

    花月猛地将手中的物件抛向空中,波波们本能地想要替比雕挡下,却会眼尖的比雕一声喝止。

    那是一顶帽子,是属于比雕记忆中最重要的那个人的那顶帽子。

    比雕脑中一阵恍惚,记忆如同潮水,瞬间涌上它的心头。它如同一道闪电般,从空中掠过,稳稳地将帽子抓住。

    那个人曾经和它约定了,要来接它回去,可是等了很久很久,都没有来。

    是忘记它了吗?

    曾经的比雕也这样想过,甚至有段时间,都恨过那个人。

    但是比雕后来明白了,那个人所说的约定,只是一个让他自己可以接受的借口。

    他忍住了自己的不舍,也要成全自己,成全这片森林里的波波族群。

    一个训练家,在该放手的时候放手,不是因为他不在乎你,而是他太在乎你,所以才不会将你束缚在他身边,转而选择一条最适合你的路。

    还好还记得小智,不然的话,自己一时半会还不知道再去哪找一只精灵邀请。

    “小智要过生日了,怎么样,要和我一起去一趟吗?”

    “就在不远的真新镇。”

    “你这家伙,应该也很想他了吧!”

    比雕沉默地拍打着翅膀,目光略过花月,一直向着远处延伸。

    朦胧间,似乎有一个少年的身影缓缓走来,在它面前站定。

    阔别已久,容貌未改。一如它思念已久,却从未忘记的那个模样。

    少年冲它微笑,嘴巴一张,就是比雕期盼太久太久的那句话。

    “我来了接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