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娱乐之动物也疯狂霜打的椰子起点 > 第3章 报复
    意外得到系统,古意郁闷的心情一去不复返,整个人都处于亢奋之中,久久不能平静,就连随手做的清蒸‘苍桂鱼’都觉得无比美味。

    心情美滋滋,吃什么都觉得好吃。

    之前他还在为自己的前途担忧,现在完全没有压力,系统傍身如果还能饿死,那只能说明太过废柴!

    现在看来被公司开除也是一件好事,免得去辞职。以前他为了工作一年都没有回家,如今正好可以好好回去休息一段时间,陪陪家人,好好想想怎么用系统赚钱。

    拿出手机,预定好去蓉城的高铁票,休息一晚,明天就可以到家了。

    走之前当然还要好好‘感谢感谢’一手促成他离开的导演。

    “先找个小东西试试手!”

    古意在屋内寻找,很快就找到一只在空中飞来飞去让人讨厌的苍蝇。

    “就你了!”

    待苍蝇停下,眼睛死死的盯着苍蝇,嘴中发出‘啊啊啊………’的声音,心中默念开启‘动物驯化系统’。

    虚拟屏幕出现,上面写着:“已锁定驯化生物,请选择驯化模式。”下面有两个选项,‘奴役’和‘友好’。

    古意毫不犹豫选择‘奴役’,他不想和苍蝇做朋友。

    选择完毕,苍蝇头顶出现一根‘进度条’,虚拟屏幕上显示着:“正在奴役中,请稍等。”

    古意一直低沉的发出‘啊啊啊……’的声音,苍蝇头上的‘进度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长。

    “好神奇,像是在玩游戏!”

    大约一分钟左右,苍蝇头上的精度条满格,虚拟屏幕也提示他奴役驯化完成。

    “成了吗?”

    从奴役驯化开始,古意就感觉与苍蝇之间建立了一种莫名的联系,随着驯化进行这种感觉越来越清晰。

    “飞起来!”古意在心中发出指令。

    瞬间苍蝇接受到信号,拍着翅膀嗡嗡飞起,由于苍蝇不能悬停,只得到小范围内不断飞行,等待古意下一个指令。

    “向左……向右……向前……向后……转圈……”

    每一个指令,苍蝇都能按照他的意思出色完成。

    “啧啧,系统不愧是系统,牛掰!”

    以前从来没人想过人类能控制苍蝇,现在他做到了。

    验证完系统的可靠性,古意开始他的报复计划,他需要更多的苍蝇以及大量的大黄蜂。

    哪里的苍蝇最多?当然是肮脏的公共场所!恒城鱼龙混杂,人口很多,如果不是为了报复,古意都不想接近公共厕所,那里的气味实在是太过霸道,迫不得已进去时都是屏住呼吸快速完事。

    随便找一间最近的厕所,古意进去试了试,味道太过浓郁,他承受不起,更别说驯化时还要发声,更让他受不了。

    离远一点也有苍蝇,虽然数量不密集,但慢慢找也能驯化很多,他不着急。

    “开始奴役驯化!”

    古意盯着一只苍蝇,发出啊啊啊啊的声音,心中默念启动系统。

    进度条出现,慢慢增加,差不多也是一分钟,进度条满格,系统提示‘奴役驯化完成’。

    “飞起来……转一圈……”

    苍蝇按照他的指令行动。

    第一只驯化奴役成功,古意继续寻找苍蝇并奴役驯化,花了近一个小时,他驯化了20只苍蝇,加上家里带出来的一只,总共21只,够用了。

    让苍蝇原地小范围活动,古意还要去奴役大黄蜂。

    以前没事到处闲逛时他在不远处的偏僻树林中看见过马蜂窝,现在应该还在。

    凭着记忆走过去,在一颗大树的枝干下果然发现了黄蜂窝,比记忆中大了很多。

    古意没有急着驯化,他过来还想试验能控制被驯化动物的最长距离,这里距离苍蝇的直线距离起码有800米,他还能清晰的感应并控制苍蝇。

    继续走,走到一千米左右时,感应变得模糊不清,他对苍蝇也失去了控制。

    “有效距离一千米左右,真远!”

    这就意味着他可以远远的控制,不用出面,把风险降到最低。

    得到大概的控制距离,古意回到黄蜂窝下,开始奴役驯化黄蜂。

    黄蜂的奴役驯化比苍蝇用时更长,一只要1分半左右,古意驯化了20只。

    20只应该蛰不死人,加上及时治疗,不会有生命危险,但也够导演喝一壶,不在医院躺上十天半月别想出来拍戏。

    想到假仁假义,陷害他的导演被苍蝇恶心,被黄蜂蛰得满头是包,古意就忍不住笑出声。

    黄蜂飞在高空,古意在地面行走,回到苍蝇所在地。

    他觉得单单苍蝇还不够恶心,需要加一点作料,于是乎苍蝇在他的指令下全部飞入厕所,每一只都抱起一小坨新鲜的翔。

    “真恶心!”他自己都被恶心到,让苍蝇群保持足够远的距离。

    看了看时间,剧组快到开饭的时间了,古意鬼魅一笑,朝着剧组走去。

    远远的就看见剧组正在发盒饭,他没有靠近,隔着200多米找了家茶楼喝茶,同时还顺手买了个望远镜。

    …………

    剧组

    古意被赶走,导演的心情很不错,未来一段时间都没人可以威胁他的地位。

    心情好,胃口也不错,本想和一起吃饭的编导、场记喝一杯,但工作时间还是算了。

    “小意可惜了,如果不是触犯了公司底线,不出三年就应该有机会独立拍摄微成本短剧。”导演一副惜才的样子。

    “谁说不是呢!小意的能力很强,可惜。”场记叹道,他看出了一些猫腻,但犯错是实实在在没有假。

    就在导演准备继续‘惜才’为古意感到不值时,他的嘴巴刚张开,一只带有翔的苍蝇陡然飞入。

    “呸呸呸……”

    导演见吐出的是苍蝇,心中极为恶心,同时还瘪了瘪嘴巴,“什么味,好奇怪!”

    随着他说话,嘴中的气味传出,编剧和场记也闻到,味到有点熟悉,像翔的气味。

    两人联想到刚才吐出来的苍蝇,心中若有所思,饭都吃不下去了。

    就在导演骂骂咧咧时,更多的苍蝇飞来,有的直接飞入嘴巴,有的钻入鼻孔,剩下的全部贴在他的脸上。

    浓烈的气味让周围的人都能闻到。

    “怎么有翔的气味!”一个工作人员吸了吸空气。

    “你恶不恶心,正在吃饭呢!咦,还真有!”

    不远处,导演疯狂的吐着口水,挥舞着手臂,想把苍蝇赶走,可这些苍蝇就像狗皮膏药,怎么赶也赶不走。

    他也闻到了自己脸上的气味,想到嘴中也有这种恶心的东西,心中像吃了翔一样难受,不,他就是吃了翔。

    苍蝇赶不走,他也是个狠人,心一横全部拍死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