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城一栋豪宅内,追光少女乔嫣然正在挨训,她乖巧的站在一个中年男子身前,脑袋低垂,双手无意识摆弄衣角,眼神时不时悄悄偷看男子,表面很乖巧,实则不以为意。

    “你说你都是22岁的大姑娘了,整天疯疯癫癫成何体统!”

    “爸…我真的只是去看看,没有参加机车比赛!”乔嫣然辩驳。

    “看也不行!谁让你骑机车的?万一出事是闹着玩的吗?扣3个月零花钱,再敢骑,直接扣一年!”

    零花钱被扣,乔嫣然急了,走上前挽着她父亲的手,撒娇道:“爸,亲爱的老爸!别扣我零花钱好不好,我保证以后绝对不骑!”

    她父亲乔伟明最受不了女儿撒娇,心已软,但表面依旧严厉,“少来这一套!你说你保证过多少次?还不是照样骑!”

    “爸,这次我一定说话算话,求你了别扣我零花钱,好惨的!”乔嫣然继续撒娇,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乔伟明已经被攻陷,心情也好了很多,但想到女儿的安全问题,他不能心软,“不行!成天无所事事像小太妹一样在外面鬼混,太不像话,必须让你涨点记性!”

    “爸……求求你了,只要你不扣我零花钱,我愿意去公司上班。”

    “真的?”乔伟民心喜,女儿在外面瞎混他是操碎了心,打又舍不得打,骂又舍不得骂!现听她说愿意去公司上班,心中不由大喜。

    乔氏集团业务广泛,分布在全国各地,甚至国际上也有很多合作,主要业务集中在娱乐体育文化领域,也是恒城影视基地最大的股东,以及实际控制者。

    集团创立者是乔嫣然的爷爷乔国兴,他也是乔氏集团董事长,膝下有三子,乔伟民排名老二。老爷子身体渐老,处于半隐状态,集团的业务基本都是乔氏三兄弟在管理。

    “真的!我明天就去上班!”乔嫣然肯定说道,心想‘在家一点也不自由,在外就没人管我了!得去远一点的地方,不能在父亲的眼皮底下。’

    乔伟民笑道:“嫣然懂事了,老父深感欣慰!”难得开个玩笑,继续道:“你明天去找你兰姨,先跟着她学习一段时间,熟悉集团业务。”

    “爸,雏鸟初飞必会经历许多磨难才能成长,我想去远一点的地方工作,不然达不到锻炼的目的。”

    乔伟民眉头一皱,道:“你不会是想变着方出去玩吧?”

    心思被拆穿,乔嫣然不敢与父亲对视,用出女人的绝招,胡搅蛮缠,拉着乔伟民的手不断晃动,脸上愤愤然。

    “爸,你怎样可以这样说!你这是不信任我!不上班了,天天在家里呆着!”

    乔伟民微微一笑,沉浮于商场多年,这点小把戏一看就穿,他没有戳破,道:“行,我相信你是真心改过想去上班,说吧,想去哪里?”

    “去……”乔嫣然思索,她只是想出去无拘无束的玩,并没有想去特定的地方。

    ‘咦,我可以去蓉城玩!’她在微薄上看到古意发出的消息,下次直播将在蓉城动物园,到时张山、颂祖儿、杨梓都会参与,还说这次的表演精彩绝伦!

    以前都是在手机或电脑上看直播,这次可以到现场去观看,一定很好玩。

    “想好没有?去哪?”

    “我想去蓉城。”

    “蓉城?不行,太远了。”

    “不远,外公外婆也在那边,不会有问题。”

    乔伟民想了想,道:“你去问你妈,她同意我就没意见。”

    “谢谢老爸!嗡哇!”

    ……………

    表演前一天,古意早早从家里出发,跟车辆去机场等待迎接张山、杨梓、颂祖儿的到来,诚意十足。

    他没有车,车都是蜀台的公用车,嘉宾住的酒店也是黄兴找人帮他预定。

    “等有钱了要成立一家公司才行,不然一点都不方便。”

    当天晚上,古意做东为三人接风,还邀请了黄兴,陈明,傅宏。

    第一次制作‘大型’节目,他非常高兴,前些天去录制天天向上他是客人,现在他是当仁不让的东道主,要好好招呼。

    黄兴和陈明的心情也很不错,古意敬的酒他们来者不拒,全部饮下。

    傅老头‘怀恨在心’,古意连干六杯赔礼,事情才算过了。

    张山、杨梓、颂祖儿三人和黄兴他们并不是很熟,属于应酬,喝的并不多。

    一番下来,饶是古意身体素质得到增强也喝得晕乎乎,走路摇摇晃晃。

    “酒是好东西,但不能多喝,容易误事。”

    回到酒店简单洗漱一番倒头就睡。

    …………

    “叮叮……”闹钟响起,古意睁开朦胧的双眼。

    拉开窗帘,朝阳四射,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吃完早餐,古意同张山、杨梓、颂祖儿进入蓉城动物园。

    里面已经有不少游客在等候,看到他们到来,发出热情的呼叫声。

    时至早上九点,古意打开直播间,看了看人数,已然高达80万。

    “大家早上好!多日不见,甚是想念!这次直播与以往有很大不同,我会一一为大家介绍,首先我邀请了三位大明星全程参与,他们张山……杨梓……颂祖儿,大家欢迎。”

    “你们好!”三人给观众打招呼。

    古意继续道:“第二个不同是环境的不同,这次直播的地方是在蓉城动物园,第三个不同是直播设备的不同,你们有没发现视角变了?看得更加全面了?

    自拍杆已离我而去,现在拍摄我们的是蜀台专业摄像队伍!”

    “恭喜,恭喜!鸟枪换大炮!”

    “嘉宾阵容强大,设备也换了,直播内容会不会更精彩?要是还没有以前精彩,我就不看了。”

    观众留言。

    古意道:“放心,绝对比以前精彩,之前都是阿猫阿狗,鸡鸭鹅鱼,今天可是老虎狮子,完全不能比!就是村中霸主,小花小黄哥俩在这里也不敢嘚瑟逞威。”

    “哈哈哈,有趣,小花小黄来了吗?真想看它们在狮子老虎面前是什么样!”观众道。

    古意笑到:“来了!先让它们跳一段开场舞,回味一番。小花小黄,上!”

    音乐起,哥俩闻声起舞,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一曲终,古意道:“诸位,今天的蓉城动物园之旅正式开始,请大家拭目以待!………张山兄,杨梓姐,祖儿,我们走。”

    “去哪儿?”颂祖儿问道。

    “随便走,就当是在动物园正常游玩。”

    “哦!”

    颂祖儿三人也不知道要做什么,跟着古意在动物园闲聊闲逛。

    没走一会,几人看到一座高大的假山,前面是一块宽阔的草地,有一条小径从草地中蜿蜒穿过,小径旁的草地上安置有一些长椅供游客休息。

    古意带着他们走进去,在一张长椅上看见一只正坐着发呆的猴子。

    “你们看,那只猴子正在思考猴生。”张山打趣道。

    “说不定是在睁着眼睛睡觉,我们过去看看。”古意道。

    几人走到近前猴子依旧在发呆,古意拿出一根香蕉剥开,笑道:“我逗逗它。”

    他把剥开的香蕉拿到猴子鼻前晃悠,鼻子皱了皱闻到了香蕉的味道,一双没有焦距的眼睛也变得灵动起来,嘴角一咧露出难看的笑容,抬起右手往香蕉抓去。

    古意手一缩,猴子抓了个空气。

    猴子一愣,看向古意,呲着牙很是生气。

    古意哈哈一笑,打趣道:“俗话说猴急,猴急,猴子还真容易急躁。”

    “小心它抓你!”颂祖儿关心道。

    “没事,我再逗逗它。”

    古意笑着把香蕉再次伸过去,猴子伸手去拿,结果又被虚晃一枪,古意把香蕉放到了自己的嘴巴。

    猴子急了,呲牙咧嘴,吱吱直叫,而后猛的扑向古意,想要抢夺他手中香蕉。

    “啊!”颂祖儿、杨梓被吓了一跳,张山也吓得后退几步。

    古意笑道:“没事,我陪它玩玩。”

    侧身退一步,猴子扑个空,它更急了,香蕉也不要,跳起来想用爪子抓古脸蛋。

    咏春拳出,轻松挡住袭来的猴抓,化掌为拳,一记直击,猴子被打退落地。

    笑道:“猴哥,还要玩玩吗?你可不是我的对手。”

    这时,一只鹦鹉飞来,落在猴子肩膀上,道:“小子,等着!小子,等着!”

    “好,我等着。”

    猴子狠狠看他一眼,转身攀上石山。

    “这鹦鹉说话好应景!”张山惊叹道,“古意,它不会真去叫猴了吧!”

    观众也在调侃古意,“古意,你完了,居然敢惹猴哥!等着猴子大军的到来吧!”

    古意笑道:“没事!我可是武林高手岂会怕猴子!看看它有什么花样!”

    很快,刚才的猴子再次出现,它没有呼叫援军,而是拿着一根长棍冲过来。

    “受死!受死!”鹦鹉学舌。

    猴哥人狠话不多,举着长棍直直砸向他的脑袋,隐隐能听到呼呼破空声。

    古意一声大笑,道:“来得好!”

    侧身一躲,长棍贴着面门砸下,他眼疾手快,右手迅捷一抓,长棍已然握在手中。

    猴哥呲牙咧嘴想要拉出长棍,但它的小身板岂是古意的对手。

    举起长棍一甩,猴哥被甩飞出去。

    鹦鹉道:“等着,回来!等着,回来!”

    猴子落在地上转身就跑,鹦鹉也跟着飞走。

    杨梓笑着打趣道:“这鸟真有趣,它应该是想说,你等着,我们还会回来的!”

    张山也乐了,道:“可能就是!”

    “那我就等着它回来!”

    古意坐在长椅上等着猴哥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