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炯多了古意几眼,年纪轻轻就能在卫视黄金档有节目,这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他当年也是如此。

    看了古意几眼,越看何炯越觉得眼熟,而且‘古意’这个名字也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他想了想,忽然想起来了什么。

    “你叫古意,是不是一个主播?”

    “对,我在‘大熊猫TV’当主播。”古意不解,老实回答。

    “你是不是在深山中勇斗野猪,救了颂祖儿?”

    “谈不上救,就是顺手为之。”

    “我就说听你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刚才我们还在和祖儿聊这事!太巧了!”何炯笑着道。

    汪韩笑道:“太好了,如此之巧,不如把他们全部叫过来一起吃,我们哥俩也好久没一起喝酒了,今晚得多喝几杯。”

    何炯打趣道:“好啊!韩哥请客,岂有不吃之理。”

    他走出包间,没一会又回来,跟着他来的有五人,谢妠,黄柏,颂祖儿,陈赤赤,沈藤。

    “老板!加碗筷!今天韩哥请客,我要放开肚子吃!”谢妠开玩笑道,她一进来就很欢腾。

    汪韩笑道:“随便吃,算我的!”

    众人相互打招呼,挤着坐下,天天向上的导演何平见有点挤,便带着助理等人到其他包间去吃。

    古意原本也想离开,被汪韩拦下来,道:“坐下,你走什么。”他对古意第一印象很好,比较欣赏。

    “对,你走什么,祖儿还要敬你几杯,感谢你的搭救之恩。”黄柏笑道,他和宋祖儿比较熟,正在一起主持一档综艺。

    “我在这不好吧!”对面除了颂祖儿熟点,其他都不熟。

    “有什么不好,你也是堂堂卫视黄金频道节目制作人,心气大一点!对了妠妠,古意刚才还说他的节目播出时会抢走我们节目的观众。”何炯笑道。

    “什么?”谢妠有些不明白。

    何炯把情况说了一遍,谢妠打趣道:“大胆!竟敢抢我们的观众,真是岂有此理!你更不能走了,必须灌醉!”

    “好吧!”古意只得重新坐下来,众人听他在蜀台周六黄金档自己制作了节目,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之前他们还以为古意只是个主播,虽然蜀台垫底,但也是和芒果台同等层次的存在。

    几人坐上桌,吹牛聊天喝酒,气氛热闹起来。

    颂祖儿坐在古意旁边,喝了几杯的她脸蛋红彤彤的,煞是可爱,她提起酒杯对古意道:“谢谢你帮我赶走野猪,谢谢你把我背出来,以后有什么我能做的你说就是,绝不推辞,我敬你!”

    “不必客气,你帮我直播也没收钱。”

    古意举起酒杯与他碰了碰,然后一口喝掉,颂祖儿也喝了一大口红酒。

    “你们俩说什么悄悄话呢?”黄柏打趣道。

    “没,我感谢古意帮我。”颂祖儿道。

    谢妠接话调侃道:“祖儿,古意救了你,是不是该以身相许呢?”

    颂祖儿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好在喝了酒脸本来就红,看不出。

    古意嘿嘿尬笑,他脸皮厚,不害羞。

    陈赤赤接着调侃道:“古意,我一直有个疑问,你背祖儿出山时,为什么你不背她的助理,让大熊猫托祖儿呢?”

    其他人笑嘻嘻的看着他,看他怎么回答。

    “额……这是一个随机事件,如果许倩先受伤,我肯定背的是她,毕竟大熊猫是国宝,我也不能过多的让他做苦力,当时也是没法。”古意解释道。

    “牵强,事情都过了水泥怎么说,肯定是你垂涎祖儿的美色。”沈藤调侃道。

    “没有,绝对没有!我长得其实也还不错。”古意喝点酒也放开了,和他们开玩笑。

    沈藤道:“确实有点姿色,和我年轻时有得一拼。”而后他话锋一转,对黄柏调侃道:“柏哥,说到颜值问题,你是不是心里很难受?我起码曾经有过。”

    “干嘛难受!我的颜值还低吗?古意,我帅不帅?”黄柏道。

    “说真话吗?”

    “额……孩子,有时人不一定非要说真话。”

    其他人一下就乐了,谢妠道:“就说真话,别怕!”

    “真话就是帅气!你从内而外散发着十足魅力,怎么看都帅气。”古意道。

    黄柏哈哈一笑,道:“这马屁拍得心里舒坦!古意,来,走一个!眼光不错!”

    两人举杯相碰,一口干掉。

    众人说说笑笑,桌上气氛欢快和谐,说着说着,汪韩又把话题转到了古意身上。

    “今天录制节目古意有把我惊艳到,他驯化的动物就像开过光一样,智力大涨!小黄和小花跳舞时,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小花、小黄是谁?”谢妠问道,也是黄柏、陈赤赤他们的疑问。

    “是一只猫和一只狗。”汪韩转头望了望,寻到哥俩正趴在墙角睡觉,指着道:“就是它们”

    众人望去,很普通的猫狗,谢妠道:“有我跳得好看?”

    张山打趣道:“妠姐,说到性感你还真跳不过它们。”

    “这么厉害?古意,能不能让它们跳一段?”谢妠很好奇。

    “可以啊!”古意把睡梦中的两兄弟叫醒,“小花,小黄起来跳一段。”

    哥俩睁开眼,用幽怨的眼神看着他,好似在说我们都睡了,还跳什么!

    “哎哟哟!快看它们眼神!这是成精了!”沈藤笑道。

    “乖,就跳一段。”古意道。

    小花小黄很无奈的点了点头。

    “来吧!跳起来。”古意用手机放出《痒》。

    哥俩扭动身体,身姿妖娆,眼神妩媚,还对着谢妠、颂祖儿她们抛媚眼。

    一曲终,众人啧啧称叹。

    “我去!真是神了!我刚才也起了鸡皮疙瘩。”沈藤道。

    “我也是,它们刚才居然对我抛媚眼!”谢妠道。

    ‘古意,你怎么驯化的?’何炯好奇问道。

    古意把节目上的话又说了一遍。

    在座的都是见过世面的人,但他们从未见过猫和狗可以这样表演,直呼神奇的同时也明白了古意的厉害之处,难怪能快速驯化大熊猫。

    饭局尾声,他们的话题都围绕着驯兽展开,汪韩还说了他与人比武的事情,更让众人高看他几分,年纪不大本事不少,将来必有前途。

    快要结束时,古意还惦记着邀请张山和杨梓的事情。

    小声道:“张山哥、杨梓姐,考虑得如何?如果这次没有档期也没关系,我们以后再合作。”

    张山道:“古意,我那段时间有档期,可以去,但不一能有胆量骑老虎。”

    “没事,到时你想骑就骑,不想骑就不骑。杨梓姐,你呢?”古意乐呵呵的道。

    杨梓原本不想去,但经过刚才的相处,她改变了注意,“我也有档期。”

    “那太好了!你们放心,到时的表演肯定会让你们感到震撼。”

    “古意,什么表演?”颂祖儿挨得近,听到了三人的谈话。

    “我邀请张山哥和杨梓姐去参加我的节目。”

    古意把自己准备到动物园表演的事情说了一遍。

    “好像很有趣,我能去吗?”

    “可以啊!”

    送上门的不要白不要,但随即古意想到费用问题,他和蜀台的合同是他负责节目录制,蜀台负责播放宣传以及谈广告,他们的出场费都需要自己出。

    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张山、杨梓、宋祖儿道:“三位,你们的出场费能不能先欠着,等广告费下来马上还给你们。”

    三人一愣,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张山道:“行,没问题!”

    杨梓也同意,就一天时间而已,问题不大。

    宋祖儿想说她不要费用,但现在不好说,先答应下来,等会再说。

    汪韩隔得近,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微微愣了愣,笑着没说什么。

    酒过三巡,众人差不多得走了,何炯又提议去KTV,古意只好跟着去,直到凌晨四点才回到酒店睡觉,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他佩服何老师决战到天明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