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开幕表演结束比赛正式开始,首先进行的项目是游泳比赛!”

    古意把摄像头对准池塘,继续道:“池塘宽度在40米左右,来回就是80米,谁能第一个完成,谁就是第一名,第一名将会得到丰厚的奖励!”

    “现在有请运动员出场!”

    小花他们依次站在池塘边缘,装着小鲤的盆也被古意放在岸边。

    “第一赛道是小黄,第二赛道是小花,第三赛道是小白,第四赛道是小丫,第五赛道是大鸡,第六赛道是小鲤。选手们已经准备就位,诸位也可以猜猜谁能取得第一名。”

    “猜对有没有奖励?”观众问道。

    “有啊,答对了可以得到我的签名。”

    “切!真自恋,谁要你的签名!”观众打趣道。

    他们也没指望有什么奖励,闹着玩开心就好。

    “我猜肯定是小鲤,在水中谁能游过鱼!”

    “那不一定,我猜是小丫,它要是没鱼游得快怎么捕鱼吃?”

    “说的有理,我猜大鸡。”

    “为什么?”

    “名字不错,与我很有缘。”

    “蚯蚓才与你有缘。”

    …………

    “诸位,好好讨论禁止开车。”古意接话,“比赛马上开始!”

    “各位运动员准备!……开始!”

    激昂的音乐响起,比赛开始。

    一声令下,小花、小花双腿一蹬跃入水中,小丫,小白,大鸡扑扇着翅膀也飞入水中,小鲤神龙摆尾,用力一跳,栽入水中。

    刚入水,各位运动员的实力差距就体现的淋漓尽致。

    排名第一位的是小丫,它宛如安装了涡轮,似离弦之箭在水面上急速游动,溅起阵阵水花,一不留神就跑出大段距离,导致镜头都差点没有跟上,

    紧随其后的是小鲤,它快速摆动尾巴在水中串流破浪,速度不可谓不快,可与小丫相比还慢了点。

    小鲤后面是小白,它的速度也不慢,但与小丫和小鲤相比,慢了很多,被拉出一段距离,

    小白后面的是………镜头往后拉了又拉,拉过一大段距离小黄的狗头终于出现。

    它奋力滑动前爪在水中缓慢游动,身后不远处是小花,它与小黄一样,很努力但速度依旧很慢。

    古意把音乐也改了,从激昂变成平缓悠闲的老年音乐。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与前面三位相比,它们就好似两个老年人在慢慢散步。

    镜头再一次往后拉,大鸡还在之前跳入水的位置,甚至还倒退了一点,它奋力扑打翅膀,水花四溅,但就是不往前走。

    “诸位,大鸡好像不会游泳!它变成了落汤鸡在挣扎!”古意讲解,悲伤的音乐响起。

    于是乎运动场上出现非常搞笑的一幕。

    小丫,小白,小鲤随着激昂的音乐在水中快速游动,勇争第一。

    小黄,小花随着悠闲的老年音乐慢慢游动。

    大鸡在悲伤的音乐中扑腾挣扎。

    “你这音乐配得很不错,笑死我了!”

    “快把大鸡捞起来,它快被淹死了!”

    “刚才选大鸡的朋友看到了吗?你的大鸡中看不中用,还没开始就完了!”

    古意看着呵呵一笑,伸手把扑腾的大鸡捞上岸,“你说你都不会游泳,还来参加比赛干什么,这不是瞎折腾吗!”

    大鸡如果有思想肯定会吐槽,“无耻之徒!你以为我想下水吗?还不是你控制我去的!现在还好意思说我?真虚伪!呸!”

    古意要是知道它吐槽自己,二话不说烧水洗锅,“敢造反!活腻了吗?”

    可惜大鸡还是鸡,没有思想,古意也不会炖它。

    大鸡‘遗憾’出局,场面上还有5名选手,搞笑的一幕再次出现,小黄和小花才游出5米不到,小丫居然已经回来了,快速从它们身旁掠过。

    一猫一狗停了下来,眼中茫茫然,它们才刚游出不远,鸭子怎么就回来了!

    两者对望一眼,也不再继续往前,掉头往回游。

    “小丫居然比小鲤还游得快!牛!”

    “小花和小黄的表情笑死我了!一脸懵逼!”

    “小丫:经历过绝望吗?知道什么叫风驰电掣吗?”

    观众很欢腾,结果在预料之中,他们就没想到小花和小黄会得冠。

    没一会,小鲤和小白与超越了小黄和小花提前上岸。

    待所有运动员全部上岸,古意准备宣布结果。

    “诸位,游泳比赛的第一名是小丫!最后一名是小花!”

    就他宣布结果时,变故突发。

    “汪!”

    “喵!”

    只见,小黄和小花对着小丫咆哮,还动手了,狗爪猫爪全部往小丫头上招呼,打得小丫狼狈逃串,跳入水中躲避。

    事情还没有结束,它们欺负完小丫,又开始群殴小白,一嘴难敌四爪,彪悍的小白对抗一会后,明智的选择逃离。

    小花和小黄没有追,它们来到小鲤面前,小花伸出爪子一巴掌拍在它的头上,嘴中还喵喵的叫着,不时还舔了舔舌头,似乎在说要吃了它,小鲤瑟瑟发抖,不敢动弹。

    随后它们又走到大鸡面前,这次小花和小黄没有动手,看了看转身就走了,眼神中似有不屑。

    “我去!这哥俩太逗了!它们在干什么?输不起,打击报复!”

    “它们还看不起大鸡,真是五十步笑百步!”

    “恶霸!妥妥的乡村恶霸!不过我喜欢!”

    一猫一狗把其他运动员都欺负一遍,而后来到古意脚下,‘汪汪汪……’‘喵喵喵……’的叫着,还用前爪指了指池塘,又做了一个跳水的动作。

    古意懂了,“诸位,小花和小黄要求重新比赛,它们说刚才没有发挥好,再来一次肯定是第一名!”

    “答应它们,我想看看它们如何取胜!”观众道。

    “小黄和小花真够无赖!不过我喜欢,支持重新比赛!”

    “不行,这样对小丫不公平!”一个较真的观众。

    “没什么不公平,小丫的实力摆在那里,再比一次它们哥俩也赢不了,不怕!”

    除了极少数观众,几乎都支持重新比赛。

    古意道:“为了公平起见,我问问其他选手的意思,小白、小丫、小鲤、大鸡你们有意见吗?”

    “汪!”

    “喵!”

    哥俩往前面一站,其他选手全部低下头。

    古意笑着等了一会,道:“既然不说话那就是没意见,比赛成绩取消,我们重新比赛。”

    “黑幕!妥妥的黑幕!”

    “你让它们说话试试,说出一句我吃翔!”

    “黑心裁判!”

    “果然是跟什么主人学什么样!”

    古意知道他们在调侃,笑着道:“诸位,你们不也支持重新比赛吗?口是心非!”

    “哎哟哟,这个主播居然敢骂我们!兄弟们怼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