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婉毕业于‘蓉城影视学院’表演系,与古意在学校举办的活动中曾经多次合作。

    她的梦想是成为演员,出名挣钱,可全国每年毕业的影视学生千千万万,她在其中并不突出,大型娱乐公司没要她,小型公司她又不愿去。

    纠结许久,她尝试着当一名主播,结果凭借娇美的面容,清亮的嗓音,优美的舞姿,以及刻苦的努力在逗鸟直播混得风生水起,一年不到就成为歌舞类直播排名前五的主播。

    在整个逗鸟平台也能排入前十。

    趁着唱完歌跳完舞的空挡,唐婉打算进入古意直播间。

    “亲们,有点累,休息一会,看看有没有比较有趣的直播。”

    她点开户外直播类型,在上面翻找,‘偶然’看到了‘超级马戏团’的名字。

    “超级马戏团?名字真有趣,我们进去看看。”

    唐婉进入直播间,里面正在表演‘鹅式轰炸’。

    “怎么有这么高的热度?齐林不是说古意昨天才开始直播吗?”她有被惊到,想当初她刚开始直播时,可以用门口罗雀来形容,哪有古意这么火爆。

    不单是他惊讶,她直播间的小伙伴也很长惊讶,他们惊讶的是直播内容。

    一群大白鹅叼着炮仗轰炸地间老鼠,这种类型的直播他们可是从未见过。

    古意直播间的热度本来就高,现在唐婉又给他带来更多的观众,热度排名是冲冲的往上涨。

    从之前的25名,涨到了18名,他的直播间出现在户外直播类型首页,观众在大厅也能看到缩小版的直播间。

    进入古意直播间的人越来越多,有些人甚至是得到消息后,从其他直播间过来的。

    “咦!好多人,发生了什么?”古意迷惑,直播间的人数在暴涨。

    …………

    吴浩,逗鸟平台户外直播一哥,只要做旅行直播。

    今天他与往常一样打开直播设备,与观众互动,语言幽默风趣,很受众人喜爱。

    就在他侃侃而谈时,忽然看到弹幕中偶尔出现,“快去看‘超级马戏团’直播间,一群大白鹅叼着炮仗在轰炸老鼠,太牛了!”这样的话。

    起初他并没有在意,作为老主播他知道这是其他主播拉人气的手段,忍忍就过了,当做没看见。

    但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类似的话语在弹幕中越来越多,而且他的人气也在下滑,等了几分钟依旧如此,这就说明出去的观众没有再回来。

    人气是一个主播的根本,他忍不了了。

    “各位,打广告要有限度,自己要去看就看,不要带节奏。”心中对超级马戏团的主播很不满。

    他的粉丝也在弹幕上怼人,其中也有说实话的人。

    “浩哥,我是你的粉丝,刚才出去看了看,其他直播间中也有人在刷,我还特意去‘超级马戏团’看了看,直播的内容确实很新颖,很吸引人,而且主播发誓他没有雇佣水军。”

    粉丝说的是实话,他这样一说,去古意直播间观看的人更多。

    吴浩见人气越降越低,心中慌了,私下里点开古意的直播间看了看,一是不服气,二是想偷学一手,能让观众如此喜欢,他以后也可以试试。

    想法很好,看了古意的直播内容后,他焉了。

    “玛德!这个那里出来的怪胎!居然能指挥一群大白鹅去轰炸老鼠,还能让它们跳《天鹅舞》,这是人能做到的事情吗?”

    或许有其他人能做到,但绝对不是他。

    “服了!”站在观众的角度,他也愿意看,但作为主播,心中很不爽,观众就这么多,别人多了,自己就少了。

    与吴浩有同样想法的主播很多,他们也受到波及,人气在下降,但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能期待古意直播的时间短一些。

    另一边,古意也有点懵,原本好好的,突然就涌入大量观众,而且数量还在快速增加中,直播间的火热度也在猛涨,超过200万!观看人数突破10万。

    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对他来说是好事,观众多了自然更要卖力直播,他干脆把昨天直播的内容再播一遍,今天直播的也再播一遍。

    新进来的人都没看过,惊讶之词充斥在弹幕中。

    下播时,火热度更是达到了400万,观看人数足足有25万人之多,他觉得自己火了,莫名其妙就火了。

    与依依不舍的观众约定好明天准时开播,古意乐呵呵的关闭直播间。

    他在笑,其他主播则很难受,古意才开播两天就有如此人气,往后肯定会更多,而且听他的口气是每天都要直播,这不是断他们的财路吗?

    都去看古意,谁来看他们直播!

    几个户外大主播联合商议,上书逗鸟直播平台,让他们限制古意的直播时间,不然他们全部都要挤在晚上直播。

    不用他们说,逗鸟平台后台侦测到‘超级马戏团’数据火爆后,立马就报告给上面的领导,他们对这些主播的建议并不敢兴趣,培养出一个超级主播,远比他们的价值更高。

    现在最主要的是与古意签合同,把他牢牢拴在逗鸟才是大事,其他的往后再说。

    古意刚下播,就接到逗鸟平台打来的电话,说是要与他签约,他们承诺会力捧,而且分成比例也很诱人。

    对此,古意没有意见,让他们把合同发过来看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合同中逗鸟平台确实会给他很多推荐资源,但签约时间长达三年,而且还给他规定了直播时长,每年必须达到,这就养古意有点受不了。

    虽然站在平台的角度可以理解,但他更喜欢随心,想直播就直播,不想直播就不直播。

    更让他受不了的是‘违约金’,居然高达1亿!

    也就是说,如果他违约了,逗鸟平台能叫他赔偿一亿!

    这不是合同,而是他未来三年的卖身契,古意不会签。

    “古意,你对合同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我们可以商议解决。”逗鸟平台很有诚意。

    “我的意见有点多,签约三年不是问题,但我不想有硬性的直播时长,还有一个就是违约金,一亿太高,既然相互合作意思意思就行了,比如100元。”

    “这……”电话对面的人有些无语,要是一般的主播敢提这种条件,他直接挂电话。

    “古意,我们非常有诚意!硬性时长是公司盈利的保障,希望你能理解,不过我们可以给你减少五分之一的时间,至于一亿违约金只是一个数字,只要你不违约,它与你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摆设。”

    古意微微摇头,道:“硬性时长我不能接受,一亿违约金也不能接受,既然是摆设,何不写成100元。”

    “希望你能考虑考虑,我们给出的合同非常有诚意,你即便到其他直播平台,最好的合同也就这样。”

    古意很有潜力,逗鸟直播不想放走他,但合同必须要签,不然想跳槽就跳槽,他们且不是为他人做嫁衣。

    “行,我会考虑,你们可考虑考虑我的意见。”

    直播平台很多,他不一定非要在逗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