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好度达到百分之百,小花和小黄对古意极为亲昵,比对天天喂养它们的爷爷还亲。

    “小意,小花和小黄还真听你的话。”

    爷爷偶然见到这一幕有些惊奇,小黄还好说平时比较听话,小花就不同了,很懒,基本指挥不动。

    古意呵呵一笑,“可能是它们比较喜欢我。”

    “慢慢玩,想吃什么跟我说。”老爷子笑了笑,玩得开心就好。

    “我会的。”

    古意结束聊天,从房中拿出笔记本电脑。

    小花和小黄会作为直播间的常客,现在的本事还远远不够,必须加强学习。

    一般的马戏团表演,虽然很精彩,但都在人们的理解范畴之内,拥有系统的他必须让直播间的表演超出众人的理解,这样才能吸引眼球,达到一鸣惊人的效果。

    昨天晚上,他已经想好了怎样训练小花和小黄,至于其他动物,比如鸡鸭鹅鱼等等,古意打算直接用奴役驯化,它们智商不高,理解他的意思也困难,直接奴役最方便。

    打开电脑,古意在网上搜出一段‘舞狮’的视频。

    “你们俩好好观看,好好模仿!”

    小花和小黄听懂了,认真盯着屏幕,时不时的还扭动身体,学习上面的舞狮动作。

    “小黄,你先来试试。”视频放完,古意想看看成效。

    小黄得到指令,在古意身前晃动起来。

    四脚乱蹦,脑袋乱摇,一点舞狮的精髓也没有学到,小花也差不多,半斤八两。

    “你们俩真够笨的!舞狮很难吗?继续看,学不会没饭吃!”古意站着说话不腰疼。

    视频放了一遍又一遍,小黄和小花一遍遍的练习,直到第二天中午,它们才跳出让古意稍微满意的‘舞狮’。

    “不错!动作全部记住,别忘了!”

    奖励给小黄一块大骨头,给小花几块小鱼干,休息一会,古意又翻出一个视频让它们学习,这次难度更大,是‘芭蕾天鹅舞’。

    猫狗合作一曲‘芭蕾’,必会惊艳众人的眼球。

    想法很好,却难为了小花和小黄,练习两天才有点样子,不过也够了,只要能观众看出是芭蕾舞就行,在这之前谁能想到一只猫和一只狗会跳芭蕾!

    几天时间过去,他在网上购买的直播设备和拍摄无人机也到了,调试安装一学就会难不倒他。

    这些天都在训练小花和小黄,其他动物还没驯化,它们对直播也很重要,可以丰富直播内容。

    驯化不是问题,问题是‘奴役驯化’不能取巧,需要他不断发声,鸡鸭鹅众多,全部驯化起码得好几个小时。

    正在犯愁时,灵光一闪,想到个好主意,系统只说需要他的声音,并没有说何种方式发出。

    “真笨!吹奏乐器发出的声音,不也是我的声音吗?”

    古意决定试试,小时候他学过一点吹笛子,现在那支笛子还在,是他爷爷当初花‘大价钱’买的,可惜吹一段时间就放弃了,辜负了老人家对他的期望。

    “呼!”放出笛子,除去灰尘,古意拿到嘴边吹了吹,有响声。

    能响就行。

    拿着笛子来到鸡棚,里面有两只大公鸡,几只母鸡,古意横笛嘴边,吹奏他学过的第一首曲子。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

    走音走的很厉害,棚里的鸡吓得挤成一堆,古意并不在意,他看见鸡头上的驯化条在动,说明这个办法可行。

    奴役驯化鸡的时间比苍蝇长多了,一只鸡就需要10来分钟,驯化完两只,古意吹累了,也不再成调,直接发出‘呼呼呼…’的声音。

    虽然显得很没品位,但轻松,效率也有所提升,一天时间,他就把家里的鸡鸭鹅全部驯化,还驯化了6条鲤鱼。

    它们的表演节目,古意也想好了,‘鸡’演一个爱情小品,‘鹅’表演‘芭蕾舞’和‘鹅式轰炸机’,‘鸭子’表演运动比赛,‘鱼’表演跃龙门和水上芭蕾。

    …………

    一切准备就绪,古意把直播设备搬到小院中,开始直播。

    打开直播间,上面很干净也很安静,一个观众都没有,古意盯着屏幕等人来,没过一会有人来了,名字很逗比,叫‘你逗鸟我逗人’。

    “超级马戏团?有老虎吗?”

    古意一愣,道:“没有。”

    “有狮子吗?”

    “没有?”

    “有马吗?”

    “还是没有。”

    “那你叫毛的马戏团!”

    古意眉头微皱,没想到开播的第一个观众就来找茬,不过他还是耐心道:“我这里虽然没有老虎、狮子、马匹,但有小猫、小狗,还有鸡鸭鹅鱼,它们的表演一样很精彩。”

    “鸡鸭鹅鱼?你是想笑死我吗?它们表演什么?如何做才好吃吗?回家洗洗睡吧!真以为取个好标题,什么人都能直播?”

    “要看就要,不看就滚!”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谁怕谁!

    古意直接给他禁言,见他还不走,继续骂道:“复杂的五官,掩盖不了你朴素的智商!不服气打字过来骂!”

    走了,古意猜想他肯定气得要死,被禁言只有挨骂的份。

    临城,一处复式住宅内,陈阳的心情很不好,他居然被一个小小的主播骂了,还被禁言不能还嘴!

    作为逗鸟直播平台三个公会之一,天谕公公的成员,哪个小主播见到他不客客气气!

    今天他如往常一样查看新进入的主播,寻找有潜力的培养,“超级马戏团”这个名字吸引也他的注意,但让他失望的是,这个主播居然是标题党,什么动物也没有!

    鸡鸭鹅鱼也能叫马戏团?这是在侮辱他的智商!

    不诧之下说了小主播几句,没想到他竟然敢叫他滚,还禁言骂他智商低!

    “有脾气!我倒要看看你能禁多少!”

    另一边,古意的直播间也进来了几个人,他正在与他们聊天吹牛,等人数再多点,他就开始表演。

    陡然间,他发现自己直播间的人数在暴涨,弹幕也大量出现。

    “怎么回事?”古意有点懵。

    当看清弹幕的内容后,脸色有些不好看,上面全是骂他的。

    “难道是‘你逗鸟我逗人’叫来的人?”他不得不这样想。

    想要骂回去,想想还是算了,又一想也许还是好事,可以帮他宣传。

    古意没管弹幕开始直播。

    “大家好,欢迎来到‘超级马戏团’直播间,我是主播古意,接下来,我将为大家带来精彩绝伦到让你瞠目结舌的动物表演!”

    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心中无弹幕,弹幕就是浮云,古意看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