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楚浪宋冷画 > 第55章 青月遇险
    “楚先生,救命,青月有危险!”

    终于,电话那边的女子声音有些焦急的说道。

    “啥?

    青月有危险?”

    楚浪好奇的问道。

    这到底是啥情况?

    “云峰师兄说你是个怪人,脾气不好,所以我之前很紧张,不敢得罪你,但现在真的没办法了,每拖延一分钟,青月师姐就多一分危险,求求您了。”

    电话那边的女子带着哭腔的说道,看得出来,情况似乎真的很不妙。

    “地点在哪?”

    楚浪问道。

    “城西废旧矿厂。”

    女子连忙说道。

    “等着,我马上来!”

    楚浪挂断电话,随即拦了一个出租车,风驰电掣的来到了城西矿厂。

    这是一个早已经废旧的矿厂,并且城西人烟稀少,很少有人来这里,这里似乎成了那些不法分子的老窝。

    在工厂的周围已经拉起了警戒线,还有不少的法督使,楚浪上前拿出来了自己的证件,得到放行走了进来。

    “楚先生,你终于来了!简直是太好了!我叫何冬梅。”

    一个二十出头,还带着几分稚气的女子立即跑了过来,满脸欣喜的对楚浪说道。

    这小妮子,恐怕是大学出来实习的吧。

    “你们怎么就突然想起我来了。”

    楚浪有些无语的说道。

    这本来还打算找青月帮忙的,这下好了,自己还得反过来先帮青月的忙。

    “青月师姐之前给我说的啊,说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就给你打电话,你一定能办到的。”

    何冬梅眨了眨眼睛说道。

    “哼!这种情况下,让楚浪来也是白搭,照我说,我们直接冲进去得了,否则的话,让那个混账逃脱了可就麻烦了,也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被害。”

    云峰在一边白了一眼楚浪,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这绝对不行,我们若是把那个混账逼急了,青月师姐恐怕也会没命的。”

    何冬梅连忙摇头道。

    “牺牲一个青月,能够保住无数条无辜的人命,这是大义!我们法督使的职责,就是为了守护那些无辜的百姓才是!即便是献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云峰一幅义正言辞大义凛然的模样。

    一时间,周围的不少法督使都是听的那个叫热血澎湃啊,似乎随时都准备好了为百姓安危,为了大义而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一般,纷纷点头表示赞同云峰的话。

    这个时候,不远处响起一阵细微的脚步声,引起了楚浪的注意,这是青月被一个男子拿匕首抵着喉咙呢,青月那白皙粉嫩的肌肤都是已经裂开了一道小小的伤痕,溢出一丝殷红的鲜血。

    见到这个男子,楚浪都是不由得愣了愣,这货,貌似自己认识他啊。

    这不就是楚浪的大学同学陆远吗?

    这咋就混到了这步田地?

    见到陆远出现,云峰对着周围的人使了一个眼色,就要准备不顾青月的死活冲上去制服陆远。

    “一群猪队友,老子第一次见到你们把卖队友说的如此冠冕堂皇,如此理直气壮的!”

    楚浪白了一眼云峰几人,没好气的骂道。

    “小子,你什么意思?”

    “哪里来的黄毛小子,你算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们!”

    “哼!又是一个眼高手低的晚辈!”

    周围的这些人顿时不悦了,皆是停下来看向楚浪冷冷的说道。

    “楚浪,你今天可要把话说清楚了,若是不把话说清楚的话,莫怪我给你冠上污蔑法督使,在法督局内挑拨离间的罪名!”

    云峰面色不善的看向楚浪冷冷说道。

    “弟弟!既然你无能,那就麻烦你在一边去坐下,少在这里添乱,好好的看着我救人并且抓住歹徒便好,哪里那么多的废话。”

    楚浪回过头来,淡淡的看了一眼云峰,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我……好!很好!老子今天就看你怎么救出人质并且抓捕歹徒,要是歹徒跑掉的话,哼!谁也保不了你!”

    云峰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楚浪说道。

    “你们别管我了,一定要抓住这个歹徒!他已经杀了三十多个人,若是再放他离开,只会让更多的人遇害!”

    青月也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说道,说着也是闭上了双眼,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

    周围的这些法督使也是肃然起敬,纷纷脱帽敬礼,一副生离死别的悲壮场景,就差配上一曲风萧萧兮易水寒了。

    “咳咳!我说,笨女人,你自己送人家刀口上也就算了,还把我大老远的喊过来,难道你就是让我来看你怎么死的吗?

    你可真无聊!”

    楚浪那不和谐的声音直接打乱了严肃的气氛,惹来不少人怒目而视。

    你个混账,怎么那么不应景啊,简直是破坏气氛。

    “楚浪!你个混账,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一边说风凉话,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啊!”

    青月也不淡定了,不由得看向楚浪骂道。

    “我没良心?

    我要是没良心的话,我都懒得过来了看你最后一眼了!没良心的女人!果然最毒不过妇人心呐!”

    “你想啊,你死了倒也是一了百了,但你的亲人和朋友却伤心了啊!啧啧啧!太狠毒了!我怎么就认识你这样恶毒的女人呐!”

    楚浪满脸戏谑的说道。

    青月简直是气得七窍生烟,有没有搞错,我这可是为了人民大义而牺牲自我,明明一件很伟大,很光荣的事情,居然被你这个乌鸦嘴给说成了怨毒。

    “你个混账!楚浪!你闭嘴!闭嘴!”

    青月有些狂抓的说道,就差冲上去把楚浪给按在地上疯狂的摩擦摩擦再摩擦了,完全忘记了自己这会儿还是人质的事情。

    “你们两个!严肃一点!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这个女人!”

    陆远脸色有些不好看的喝道。

    这尼玛的,我可是歹徒,知道什么是歹徒吗?

    而且我现在还挟持了人质,结果你两个在这里打情骂俏,这完全不给我面子好吧。

    “你闭嘴!还没轮到你说话!

    ”楚浪没好气的白了一眼陆远说道。

    周围的这些人一阵汗颜,尼玛,咱们这个顾问到底是个什么奇葩,麻烦你尊重一下别人歹徒的职业好不好,你这样很不礼貌的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