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生而为王萧阳叶云舒 > 第800章 山中无日月
    萧阳走路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脚步声非常微弱,这不是他有意为之,而是这洞穴太深了,脚步声传进去,回荡不出来。

      萧阳下意识紧了紧衣领子,这并不会起到什么御寒的作用,随着他越来越深入这处洞穴,洞穴表层已经能够明显看到晶莹的冰体。

      萧阳哈出一口气,感慨道:“一处洞穴,里面的气温竟然比外面低上几十度,大自然的奇妙,真是让人无法捉摸。”

      “的确。”

      一道微弱的声音,突然从洞穴内响起,回应着萧阳,“你师父陆衍,终其一生,只为追寻这世界的本源,本该为当世天骄,震铄古今的他,就为这一个目标,到头来,散去三朵白莲,化为一堆白骨,含恨而去,如今,只有少数人知道他的姓名。”

      萧阳并没有因为突然响起的声音而感到惊讶之类,他本就知道这洞内有人,听着对方的话,萧阳问道:“你认识陆老头?”

      “如果按照辈分的话,你该叫我一声师叔,进来吧,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要问,我现在的状况,不便走出去了。”

      对方的声音显得很微弱。

      萧阳稍微迟疑一番,便加快脚步,迅速朝洞穴内走去。

      随着萧阳的深入,洞穴内的寒气越来越强,就在萧阳都抵不住,开始牙齿打颤的时候,一道人影,出现在萧阳身前。

      萧阳在看到这人影的瞬间,猛地一愣。

      因为这人影,实在是太诡异了!在洞穴的深处,有一张冰床,这道人影就坐在冰床上,是一个老头,他头发苍白,身材枯瘦,就连眼窝,都凹陷进去,眼神非常浑浊。

      “怎么,是不是很意外,没想到麻衣口中的大人,会是这么一番模样?”

      老头咧嘴一笑,只是他咧嘴的动作,放在他这具身体上,显得非常诡异。

      “的确很意外。”

      萧阳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点头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

      老头苦笑一声,“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名楚铮,与你师父陆衍,曾拜在同一门下,他是师父最得意的弟子,实力也最为强劲,而我,最开始不过是一个打杂的,师父看我可怜,收我当了弟子,算是师门当中,最差劲的一个人。”

      萧阳张张嘴,刚要出声,便被楚铮打断,“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不过我时间不多了,在这之前,你回答我几个问题,如果还有时间,我会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

      “你问。”

      “你是否真入了地狱牢笼?”

      楚铮浑浊的双眼,盯着萧阳。

      萧阳点头,“我的确进去,又出来了。”

      “哈哈哈!果然!”

      楚铮大笑一声,“当初,我们很多人都在奇怪,氏族无数天骄,都想拜在师兄门下,可师兄偏偏选择了你这么一个普通人,就连练气法门都不传给你,看样子,师兄早就料想到有这么一天,那地狱牢笼,只有你能打开啊!”

      萧阳眉头一皱,眼神疑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说陆老头故意不传给我气,是知道我要进地狱牢笼,他怎么可能知道?”

      “你问我,我也不知。”

      楚铮摇头,“师兄的本事,哪怕是我这个做师弟的,也只能仰望,恐怕等你某一天达到师兄那个境界,就能明白了吧,我问你,在地狱牢笼中,你可见到一名叫玄天之人。”

      萧阳一惊,“你认识他?”

      玄天,今年已经三百九十岁了,面前这人要认识玄天的话,岂不是说,他的年龄……“看你的反应,应该是见到玄天了,他当初,可是能与你师父争雄的角色啊,只可惜,被神隐会阴了一手,放逐到地狱之中。”

      楚铮惋惜一声。

      “你的意思是,陆老头,也三百多岁了?”

      萧阳有点懵,他当时,只以为陆衍不过六十多岁,而且那老头,行事风格古怪,喜欢恶作剧,就跟个孩一样,竟然是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楚铮摇了摇头,“准确来说,师兄总共活了四百二十一年,若非他最后无心练气,一心都在探索这自然本源上面,现在的他,还有大把的年月,不像我,不过三百六十四岁,就只能依靠这寒冰洞,来拖延肉身腐朽,苟延残喘罢了,可笑,我本以为,到了控灵境,就已经能看穿一切,可现在才知,这一切,不过是我目光短浅而已。”

      “控灵境后,是什么?”

      萧阳问。

      “你不用知道。”

      楚铮摇头,“你既然能从地狱牢笼出来,你走的路,和我们完全不同,知道太多,对你不过是一种束缚而已,萧阳,我今日叫你前来,只有一事。”

      山洞外,麻衣静立于此。

      待天色彻底暗下,萧阳才从洞穴中走出。

      “要走么?”

      麻衣问道。

      “不走。”

      萧阳摇了摇头,“要在这待一段时间。”

      “多久?

      我去买些物资。”

      麻衣提步要走。

      “你都用久这个字了,看样子,你知道楚铮叫我来的目的。”

      萧阳说了一声,又反身走回洞内。

      麻衣看着萧阳的背影消失在洞口,摇了摇头,“嘴犟的子!”

      古有山中无日月一说。

      在昆仑深处,有两人会经常徘徊于山间,一人头戴斗笠,一人年轻不过二十多岁,如闲云野鹤一般,斗转星移,日月变幻,这两道身影每天,就在这昆仑之中,不受世俗纷扰。

      这一晃,便是四十多个日夜。

      十二月二十五号,一场大雪,飘落与银州。

      这是银州今年的第一场雪,年轻人纷纷呼喊着圣诞的到来,一棵棵点缀精致的圣诞树上,挂满了精致的礼物。

      林氏集团。

      秘书李娜敲开了秦文的办公室大门,“秦总,这次圣诞节,打算怎么安排?”

      “往年林总都怎么做?”

      秦文抱着怀中的天天,问道。

      “往年有这种节日的话,一般是聚餐团建,不过林总今年不在,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排。”

      “这样吧。”

      秦文伸手敲打着桌子,“林氏和我们恒远一起团建吧,至于林总她,过段时间,应该就回来了。”

      “好,我通知下去,多谢秦总了。”

      秘书李娜弯腰,离开办公室。

      秦文将怀中的天天放到地上,她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飘雪,叶云舒距离上次离开,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秦文根本不知叶云舒去了哪里,平时联系的时候,叶云舒就告诉秦文说她在出差,考察项目。

      “秦文妈妈,云舒妈妈和萧阳爸爸去哪了啊?

      天天想他们了。”

      天天拉着秦文的衣摆,撅起嘴,可怜兮兮的道。

      “他们……”秦文看着窗外,摇了摇头,“他们马上就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