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众人又把目光看向凌云,发现后者真的一点事都没有。

    “哼……不可能没事,你只不过是强大一点,暂时压住,过不了多久,你也会和他们一样,到时候任我宰割。”

    巫婆冷笑着,这种毒无色无味,还是还很霸道,是她去绝尘毒宫换来的毒散,然后再自己加工。

    而且她看着凌云,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后者也中了一种奇毒,乃是她让寒月女帝下的。

    所以!

    寒月女帝才会哭着说对不起太上帝君。

    “爸爸,她是不是忽悠你的,刚才就说谎!”

    “没有忽悠,我真的中毒了,这可是你寒月阿姨的寒气毒啊,能让人身体腐烂的毒。”凌云点点头,不过听的很恐怖,但是他没有一丝慌张的意思。

    闻言,寒月女帝身体剧烈颤抖,其回头道:“帝君,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巫婆道:“太上帝君不愧是远古冥王,有见识!”

    “这个贱女人,跟你母亲巫婆一样歹毒,居然对帝君下毒。”

    “杀了她!”

    “杀了她。”

    “但凡老夫还有一口气在,一定会护小公主安全离开。”

    “巫婆,就算你杀了帝君又如何,神界会放过你吗,你想过没有。”

    众人一副愤愤不平的神色。

    巫婆哈哈大笑:“老身想过了,这事轮不到你们这帮死人瞎操心。”

    “寒月……这是你喜欢的男人,那就用你的双手了结他的生命吧。”巫婆拿出一把神器级别的剑丢在寒月女帝的跟前。

    众人又是震惊又是恐慌,如今的他们真的是任人宰割啊,看着巫婆那个嚣张态度,分明是打算连他们一起干掉。

    “不……不……”

    “哼……下不了手?想想你父亲怎么死的,是他……是太上帝君杀的。”

    “杀了他,为父报仇。”

    “你不信是他杀的,你问啊……你问太上帝君,一百多万年前,神剑大陆姜家是如何死在冥王手里。”

    巫婆越说越怒,浑身都是杀气,恨不得立刻杀了凌云。

    神剑大陆?

    那块大陆,早就在十万年前就已经被毁掉。

    而姜家是神剑大陆最牛逼的铸剑师世家。

    寒月女帝缓缓拿起那把剑,扭头指着凌云!

    “帝君……是不是!”

    “你当真屠尽我姜家族人。”

    “回答我!”

    寒月女帝咬咬嘴唇,半年前巫婆才告诉她,当年杀掉她父亲的便是现在的神主太上帝君,当时她懵了。

    为什么会是他?

    “哇……呜呜……不要杀我爸爸。”小家伙使劲扯着寒月女帝的裙子,可是后者无动于衷,压根就不搭理她。

    凌云道:“是的吧!”

    时间太久了,凌云可不会去记,但是如果是他所为,那只能说姜家他们该死。

    “你还算是君子,敢作敢当!”巫婆点点头,没想到凌云果断点头承认,反驳都没有。

    “为何要杀!”

    寒月女帝一字一句质问。

    “为何?大概是我太过于无聊吧。”凌云淡然说着。

    一百万年前,他的身份还是远古冥王,一直都在追寻着宇宙中最神秘的轮回镜,而且夜凌云还会不时出来做恶。

    甚至有时候,他都不知道何人死在他的手里。

    但是!

    神剑大陆姜家,凌云还是有一点印象的,是他亲手屠杀了整个族群,足足有五万多人的大家族。

    众人闻言,惊得一身冷汗,远古冥王果然血腥残忍,本性凶残。

    “呵呵……一时的无聊,赔上我姜氏五万性命,帝君……你说你该不该死。”寒月女帝含泪冷笑,笑的那么凄美。

    凌云道:“居然留了活口,巫婆有点本事啊。”

    巫婆道:“哼……老身当年带着小女,藏身在姜家祖坟棺材里,方能保住一命,说是有本事,倒不如说姜氏不该绝!”

    “所以,如果让你知道,你一样杀吗。”寒月女帝又问道。

    “斩草除根,寒月……动手吧,本帝就在这里,为你族人报仇吧。”凌云张开双臂,无欲无求!

    “帅蜀黍……呜呜!”

    贝贝揉揉眼睛,被凌云的这种行为弄哭了。

    “寒月,我的乖女儿,快动手杀了他,杀了冥王,传闻谁能杀了冥王,那么就可以继承他一身的力量,为了报仇,老身修炼邪法,变成这副鬼模样,动手。”

    巫婆可以说是恨凌云入骨了,如果不是后者杀了姜家,她也不用背负血海深仇,更不会一脸麻子。

    铮!

    寒月女帝剑指凌云,可是迟迟不动手。

    “寒月阿姨,抱抱。”

    小家伙蹭啊蹭的!

    众人:“……”

    这孩子是有多天真!

    寒月女帝手一松,剑顿时落在地上,怦然一声,地都裂开,她终究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