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天,凌云都是日常带娃,没事教三个小家伙练习书法,讲讲人生大道理,其他的他没心情教。

    “帝君大人,神界的比武大会开始了,还请您前去观战!”

    “今天没心情,你们做主吧。”

    凌云摆摆手,这些事他就不去了,这比武主要是选出几位将军,职位能者得之!

    三个小家伙也没有什么兴趣,她们想凌云带她们出去玩,而不是整天在这沉闷的神宫里。

    “爸爸,我们什么时候找麻麻,茜茜好想她。”

    “帅蜀黍,我也想安阿姨。”

    “还有宝宝!”

    这就给凌云出难题了,他正在部署,偏偏这句话小家伙问了N多遍了!

    “好!但是不是现在。”

    听到凌云这样的回答,小家伙嘟囔着嘴巴。

    “等下带你们去下界吧,不过你们可不能调皮。”

    凌云的心情很差,仿佛陷入了一个死循环,走不出来一样,他需要去放松心情,做一点其他事。

    玲珑女帝和寒月女帝都把一切看在眼里,就是不说破。

    “唉……帝君是颓废了吗,让我看看往日的帝君吧。”

    寒月女帝双手祈祷着,她不忍心看这样的凌云。

    “帝后的事给他打击很大吧,看看他……魂都像丢了一般。”

    玲珑女帝也是摇头叹息,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凌云走出困境。

    其实安晴的事不是主要的,而是魔神海,那里有着怎样的阴谋。

    下界!

    也就是神宫的正下方,那里有一座繁华的城池,虽然是新建立的,可是好多人。

    凌云之前就是租空间,疯狂的赚灵石,而那些灵石又用来神界的日常支出。

    所谓租空间,就是把某个山头租给某个宗门,年份是一百年,一百年过后租不租再说。

    那些宗门也非常乐意,他们就让神界突然哪一天又没了,那真是灵石白花掉啊。

    这城池有一个响亮的名字,月下城!

    至于为什么要叫月下城,那就要问小家伙了。

    这孩子取名字很乱来,看到什么就用什么。

    在月下城里,最偏僻的角落,凌云有一间店铺,这条街人烟稀少。

    “爸爸我们来这里干嘛哦,不是来玩么。”

    凌云:“……”

    “以后我们就经营这家店,等待时机。”

    凌云的目的很简单,他在神宫看过天书,神尊的消息只有在这里才有机会知道。

    天书不会错,那是神尊心血炼制而成,有心灵感应,它的指引不会错。

    凌云就当来这里体验生活,放松心情,还有就是带这三个调皮孩子。

    “现代酒馆?”

    “咦……臭臭!”

    两个小家伙看到这店名,直接就捏鼻子。

    “以后你们三个就要当服务员,知道没有。”

    “不嘛,不嘛!”

    小家伙开始撒娇,又卖萌的。

    “我是小老板,哈哈……”贝贝挠挠头!

    “宝宝收灵石好了,数学好,管钱!”

    龙嘛!

    最喜欢漂亮发光的灵石。

    凌云:“……”

    贝贝就不说了,人小鬼大的,还小老板?

    小艾琳数学好?

    怕是到时候,客人结账灵石少收多少都不知道哦!

    凌云忙活半天,终于是把这现代酒馆开起来了。

    他西装革履,而小家伙们也是现代的衣服,和神界格格不入,几乎不会有人认出她们。

    “爸爸怎么开门那么久都没有人来。”

    “他们都不爱喝臭臭!”

    “哈哈!”

    三个小家伙一人一句,坐在吧台上聊天。

    凌云就跟一个普通人一样,正在吧台里擦酒杯!

    “酒香了,自然有人来。”

    他倒不是很在意有没有人,做自己喜欢的事,每天有的忙最好,没有也无所谓。

    “有人吗!”

    说话间,一个青年的男子走了进来。

    男子叫傅红雪,是新来月下城的,心情不好,瞎逛的时候,看到新奇的店铺,忍不住好奇走了进来。

    小家伙眼睛灰溜溜转,一口奶音道:“爸爸,有人来了。”

    贝贝扭头看清来者,开口道:“大叔,你要喝奶茶么!”

    “哥哥,宝宝饿了,要冰淇淋!”

    凌云:“……”

    如果放在蓝星,这样做生意,迟早赔本!

    “这位道友,你需要点什么。”

    “你开的可是酒馆?”

    “是的!”

    “为何与众不同。”

    “因为独一无二!”

    “好吧,给我上一壶酒。”傅红雪点点头,随即就在吧台边坐下。

    三个小家伙跟他对眼睛,后者笑了笑。

    “你们好!”

    “大叔好!”

    三个小家伙很有礼貌,那个笑容给了傅红雪异样的感觉。

    凌云擦完酒杯,指了指台上的菜单!

    “需要什么,点一个!”

    傅红雪愣了愣,随即笑着拿起菜单,这样的方式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很好奇。

    “洋酒?”

    “什么玩意,没听说,醉不最人啊。”

    “咦……忘情水?喝了它真的能忘情吗。”

    “掌柜,真的能?”

    面对傅红雪的疑问,凌云摇头失笑!

    “能不能看你自己,你觉得能就能,不能就不能。”

    喝了凌云这调的忘情水,不好意思,如果心中想忘记一段情,还真的能,但是不想它便永远忘不了。

    小家伙舔舔嘴巴,忘情水么?这名字真好听,一定是很好喝的饮料!

    “爸爸,给我也来一杯……不对不对……给我来一罐!”

    贝贝:“……”

    小艾琳:“……”

    “啊哈,不对不对,搞错了……再来……给我装满。”

    说话间,这小家伙笨手笨脚的把自己的奶瓶推到凌云的面前,后者脸都黑了。

    “这不是小孩子能喝的,你们这年纪就该喝奶。”

    小家伙:“……”

    贝贝眼睛灰溜溜转:“帅蜀黍,给我来一罐旺仔,谢谢!”

    这都是干啥呢,他在做生意好么!

    凌云一脸的无奈,自己挖了一个好坑啊。

    闻言,小家伙和小艾琳开始扯住凌云,一副你不给我,今天就别想做生意了。

    傅红雪不着急,他很有趣的看着这父女间的交流。

    “诺……这旺仔是免费的,一天一罐,喝完就要乖乖的帮忙做事。”

    “嗯呐!”

    得到旺仔再说,三个小家伙才不管那么多,美滋滋的坐在那里喝着,三个萌娃,一定可以吸引不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