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完啦?”

    陈牧刚想对这个新来的小侍女训话,门外突然探出一个脑袋,正是柏兰。这才想起她还在家里。

    站在一旁像受气的小媳妇的青竹见到她,忙躬身行礼,“见过兰神医。”

    柏兰看了她一眼,淡然说,“恢复得不错。”

    陈牧问,“账本看完了?”

    “看完了。”柏兰兴奋地点头,“咱们的蜂窝煤卖得越来越好了。”

    青竹在一旁都看呆了。

    前两天,她中了尸毒,到了神医监,就是这位兰神医治好的。她对这位兰神医的印象是,清冷自矜,如同冰山一般,难以接近。就连对她小姐,也是冷冷淡淡的。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神医监让人望而生畏的兰神医,竟也有这样的少女情态。

    这反差太大了,让她一时难以接受。

    这时,陈牧道,“我打算在城东开分店,将蜂窝煤卖到城东去。”

    “这个你拿主意就行,我得回去了。要是老师发现我偷跑出来,又得挨罚。”柏兰说完就走了。

    陈牧目送她离去后,才转头看向青竹,问道,“你叫青竹?”

    青竹嘴唇动了一下,才说道,“是。”

    陈牧上下打量着她,一身淡黄的丝质长裙,材质一看就不一般,上面的刺绣也是栩栩如生。头上一根珠钗,看着像是金的,还有手腕上的手镯,也是金灿灿,光闪闪。

    就这一身,说是哪家的大小姐都有人信。

    不愧是南洋王的女儿,皇帝老儿亲封的郡主,一个侍女,待遇比很多大家族的小姐都好了。

    陈牧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严肃地问道,“你会做饭吗?”

    青竹默然摇头。

    “洗衣服总会了吧?”

    青竹有些委屈地摇头,她可是小姐的贴身丫鬟,哪里干过这种粗活。

    陈牧一拍桌子,“那我要你何用?你走吧,我这里不养闲人。”

    他找个丫鬟,主要是为了让她干家务活。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侍女,吃白饭不说,还要给刘婶增添负担。

    青竹听到陈牧让她走,心里不由慌了。若是被赶走,那她就再也回不去秦家了,小姐说过的话,从来没有不做数的。

    她急道,“我会好多东西,琴棋书画,女红,我还会做好多种羹汤,还有香囊,胭脂……”她的声音越说越低,也越来越没底气。

    陈牧说道,“秦姑娘还真是把你当成大小姐来培养啊,琴棋书画,都是高雅的技艺,可惜,不能当饭吃。我们这里是养不了你这样的婢女了,回头跟秦姑娘说一声,就说她的好意我心领了。”说完就站了起来。

    青竹见他真的要赶自己走,顿时大急,大声道,“我……我学……我可以学。”

    陈牧停下脚步,问,“学什么?”

    青竹双手用力绞在一起,咬着下唇,说道,“学洗衣,还有学做饭。”

    陈牧盯着她看了一会,说道,“既然你这么想留下来,那我给你一个机会。看你表现了。跟来来吧。”

    随后,陈牧带她到他住的那座院子,将东边的厢房给她住。让她收拾一下房间,就离开了。

    青竹看着这个突荡荡,什么都没有的房间,一时间悲从中来,靠在门口痛哭失声。

    …………

    不知哭了多久,青竹终于收了眼泪,不管哭得多伤心,总是改变不了她被小姐赶出来的现实。

    这时,外面脚步声响起,一位大婶抱着被褥走了进来,看见她红肿的眼睛,道,“哎哟,怎么哭成这个样子,舍不得家里人?”

    青竹转过身,将脸上的泪水擦干,问,“你是哪位?”

    “我是这里的帮佣,平时照顾老太太。你叫我刘婶就行了。你也别伤心了,安心在这里住下,老太太和少爷都是难得一见的好人。”

    刘婶只知道新来了一位侍女,专门照顾少爷的,具体的情况却不清楚。这会见到人后,心里却犯起了嘀咕,这相貌这身段这打扮,活脱脱就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哪里像是做侍女的。

    搞不好,这位就是未来的少奶奶啊。

    好人?

    青竹想起刚才陈牧凶巴巴赶她走的样子,一点也看不出哪里像好人了。还有那位爱占便宜的老太太,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人。

    刘婶见她不吭声,也不以为意,说道,“青竹姑娘,这些新的被褥,是少爷让我拿过来的,先铺上。”

    “谢谢刘婶。”青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刘婶留意了一下,她手指又细又嫩,一点也不像是干过粗活的。更加肯定刚才的猜测。心想这青竹姑娘定是家中落了难了,才会沦落至此。

    两人铺好床好,又将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

    青竹也振作了一些,问道,“刘婶,这里除了你之外,还有什么人?”

    “家里就老太太,少爷,二虎,我,现在就多了一个你。行了,收拾得差不多了,要是还缺什么,你就跟我说。我得去做饭了。”

    青竹想到陈牧答应她留下的条件,忙道,“我来帮忙吧。”

    刘婶说什么都不让,“这种粗活,哪里是你干的,还是我来吧。你啊,就好好去伺候少爷。”

    …………

    下午,秦若素就派人将青竹的个人物品送了过来,满满两大车,将东厢房都堆满了。

    青竹收拾了一个下午,才将东西都整理好。

    吃过晚饭后,陈牧对青竹说,“到我房里来。”

    青竹应了一声,先回房里,拿了一把匕首揣到怀里,才走到陈牧房前,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陈牧的声音。

    她推开门,屋内点着一盏油灯,陈牧坐在桌子前,昏黄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映出他明亮的眼眸。

    “我……”

    她鼓起勇气,刚要开口。陈牧已经递过去一张纸,说道,“这是我每天的作息时间,你记熟了,需要你做的事情,也写在上面,从明天开始,你就算正式入职了,按照上面的来,别出差错。。”

    青竹有些愕然地接过那张纸,忍不住问道,“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当然,还有你的工资。一般人家的丫鬟,月例是两个银圆,你以前的级别虽然高,但是刚到我这里,要从头学起,就按照这个标准来吧。”

    陈牧说完正事,“现在,你可以走了。记住,入夜后,是我的写作时间,不得来打扰我。”

    “是。”青竹干脆地应了一声,脚步轻快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