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祖宗在线陪玩如闻笔趣阁 > 第十八章 让陈家好好热闹热闹!【跪求一切推荐和收藏】
    小道士四十五度角仰望,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陈君临见状,郑重的安慰道:“小姐姐,就算不是亲生的,你也莫要自卑哦。”

    “我可以让我爹收你做干女儿,他狩猎很厉害哦!”

    小道士无语凝噎,收起了八卦镜,一脸苦哈哈的走了出去。

    陈生瞧着这一幕,只感觉不愧是自己孙子!

    冯严红瞧了瞧自己不正行的家人,郑重道:“君临拜师,一定要重视起来!”

    众人闻言,皆是点了点头。

    玩归玩、闹归闹,不拿家族大事开玩笑!

    “君临拜师,本是一件喜事,要不我们摆个宴庆祝庆祝?”陈魁沉吟了片刻,旋即提出来。

    “这个好,菜肴这一块就交给我吧!还别说,我厨艺可是又涨了一截。”陈海揽上了任务。

    “那我负责请人吧,把村里德高望重的人物请过来,如此也能让我陈家名头涨一涨。”陈文也站了出来。

    冯严红微微点头,道:“此事不宜张扬,毕竟我们陈家是外来户,一切低调行事,若有人问起,便以承蒙照顾为理由。”

    陈魁犹豫了一下,问道:“吴家呢?”

    “算了吧,他们吴家的人,根本不配吃咱们家的饭菜!”陈凡嘟着嘴,满心不爽,很显然,对于之前海上发生的事,还耿耿于怀。

    “瞎闹!”冯严红冷冷责备了一句,道:“我们陈家一向以和为贵,绝不轻易招惹是非,莫非忘了家训?”

    说罢,冯严红看向陈文,道:“文儿,吴家也走一趟吧,报个信,礼数到位,之后的事情,就不关我们的事了。”

    “我知道了!”陈文微微点头。

    ......

    临海村。

    吴家。

    吴三清只感觉肺都快要被气炸了!

    这么多年家主做下来,像今日这么窝火,还是头一次。

    往年的潮汐,他们吴家都是占大头,捕鱼更是盆满钵满,可是这一次,不但渔船被毁了个干净,捕了个寂寞,而且连最重要的金甲鱼都未能抓到。

    那可是上面大人物指名道姓需要的东西,若是知道这一次失利,怒火蔓延下来,整个吴家,将会面临灭顶之灾。

    都怪那该死的陈魁!

    正当吴三清准备再次发飙时,吴家的管事进了来,小心翼翼的禀报:“老爷,独眼龙说是有重要的事找您!”

    “独眼龙?”吴三清一愣,旋即怒吼道:“他有个屁的重要事情!”

    “可是老爷,他说跟陈家有关!”管事低头道。

    “陈家?”

    吴三清收起了怒容,你要跟我说这个,那我就不气了,端坐在椅子上,道:“让他进来吧!”

    不多时,独眼龙便小跑进来,谄媚道:“独眼龙给吴老爷请安!”

    “你说有事情跟陈家有关?”

    “是!”

    独眼龙点了点头,笑道:“之前的捕鱼,可是让陈家出尽了风头,而今天,陈家还要大摆宴席,宴请村民!”

    “吴老爷,像您这样的大人物,才配得上如此场面,可他们区区一个陈家也同样照做,明显是想要与您平起平坐啊!”

    “指不定,他们还有取代之心!”

    哐当!

    吴三清将手中的茶杯,狠狠摔了出去,怒吼:“就凭他们?”

    “看来出了点风头,陈家就不知道现在的临海村,赵家才是主!”

    正当他还要继续摔杯子,以表愤怒,管事又进了来:“老爷,陈家老四陈文来报信,说是邀请我们去参加宴席!”

    霎那间,吴三清只感觉被人抽了两巴掌,脸上火辣辣的。

    “反了天了他们陈家!真以为本老爷好欺负不成?给我叫人,把那家伙轰出去!”

    管事连连点头,正要转身吩咐之际,吴三清的声音又响起来:“你去告诉陈家老四,我吴家会准时赴宴!”

    “嗯?”

    管事满脸黑人问号。

    自己老爷气糊涂了不成?

    要知道,不是每一家都有实力和牌面大摆宴席,必须是村内拥有极高声望的人,这个临海村,只有赵家有这样的实力!

    要是去参加陈家的宴席,岂不是打自己的脸,认可对方和自己平起平坐?

    瞧见管事满脸疑惑,吴三清得意一笑,道:“既然是宴席,自然是人越多,越热闹!”

    管事眼睛一亮,立马明悟:“老爷放心,小的一定会带很多人去参加宴席,让陈家好生热闹热闹!”

    吴三清点头:“嗯,此事要办好!”

    管事点头称是,心中早已欣喜不已。

    之前捕鱼,让他脸面丢尽,这次,是时候让他们知道吴家管事,不是谁都能看不起的。

    “独眼龙!”管事吩咐道:“你去陈家盯紧了,若是宴席上少了一个陈家人,我就让你另外一只眼也瞎了!”

    独眼龙一震,连忙道:“吴管事,你放心吧,那陈魁捕了鱼就想着独吞,我恨不得他全家死光。”

    ......

    与此同时。

    陈家。

    为了这一次宴席,三个儿子都开始忙活起来。

    陈魁带着儿子媳妇将捕来的鱼处理好,交给陈海。

    而陈海则是准备材料和菜肴,陈文这个书生,都在搬砖砌灶。

    倒不是他愿意,只是两个哥哥都忙得不可开交,老娘身子又不好,只有他鱼不弄、菜肴也不会,只能干这苦差事。

    反正就是砌砖出来一个放锅的灶就行。

    一切准备就绪后,陈文又换了一身衣服,充当了门童。

    没办法!

    人手不够啊!

    面对来往的宾客朋友,他这个读书人,自然要接待。

    晚上。

    整个陈家院子之中,热闹非凡。

    在冯严红几番催促之下,陈魁这才不情不愿的走到了前方,准备开场白。

    只是,陈魁首次遇到这样的场面,再加上他本性老实,不上言辞,站在原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半响,才从牙缝里憋出来一句话:

    “大家吃好,喝好!”

    “切~!”

    酒桌上,便是爆发了一阵哄笑声。

    按照习俗,作为开场的老大哥陈魁,自然是要先干三大碗,祈求来年临海风平浪静。

    不过,因为陈魁在村里人缘极好,刚说完,便是被人拉着敬酒。

    你一碗,我一碗,若不是陈文上前挡酒,只怕还未上菜,陈魁就倒下了。

    陈文虽是读书人,但是对于喝酒,那是海量,从他一个人抱着一坛子酒,和龙女喝到天亮还没醉,就可以看出来。

    一轮酒后,陈凡等人端菜上桌,陈家院子,人脑非凡。

    只是。

    院门外,吴家管事带着人也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