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祖宗在线陪玩如闻笔趣阁 > 第十一章 暴富的感觉总是不要太爽!
    一夜无眠。

    潮汐愈发的凶猛,大量的鱼类避水,正是丰收的好时机,陈魁熬夜将渔网修补完毕。

    天刚蒙蒙亮,陈魁便是扛着修补好的渔网,早早赶到海边。

    如今的海边,可不是初始那般,一大早便是人满为患,为的就是早早抢占最有利的捕鱼区域。

    当然,那最大、最好中央海域,早就被吴家的渔船队给霸占了!

    见得陈魁到来,张天抱怨道:“魁哥,今天怎么这么晚?平常你可都是第一个到的。”

    “嗯嗯,魁哥,刚才吴家可是捕到了好几条铁笼鱼,那得意样子,简直了。”小兵说道。

    “行了,你们说这些有什么用?铁笼鱼是他能捕到的吗?没看见昨天渔网一下子就被咬破,害得我白费一天功夫。”独眼龙则是很不满。

    “就你白费功夫?我们没干活?何况渔网破的还是魁哥的!”小兵立刻反驳。

    “行了,小兵,渔网我已经修补好了,今天可以正常开工。”陈魁连忙阻止两人的争吵,将渔网放了下来。

    “嘁,别又被铁笼鱼给咬破了,到时候只能对着人家的收获干瞪眼。”独眼龙瞥了一眼破烂的渔网,不屑的说道。

    听得独眼龙的话,陈魁眉头一皱,他也有些担忧,毕竟潮汐凶猛,为了避水,铁笼鱼汇聚越来越多,一旦不小心网到,只怕又会被咬破。

    但现在没办法,昨天颗粒无收,今天再这样,损失可就大了。

    今天的潮汐更加迅猛,导致大量的铁笼鱼汇聚海边,即便如此,却没有多少人将其捕捉到。

    灵堂中的陈生见到这一幕,心中哼哼:“等下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奇迹!”

    点击了【固化】的技能,为了避免意外,还特意花费了30财富,延长了一倍的时间,足够陈魁打捞一次了。

    陈魁指挥渔船,停靠在一处海域后,低下头一看。

    下方鱼群汇聚,还有不少铁笼鱼。

    “开始吧!”

    渔网被几人力抛出去,像一张大嘴,朝着下方的鱼群降落,顿时,不少的铁笼鱼被笼罩住。

    “我的天,运气这么不好吗?一下子罩住了近十条铁笼鱼!”张天惊呼起来。

    小兵也脸色难看,他们撒网可是专门避开了的,谁知道一瞬间这么多头铁笼鱼扎进来。

    昨天一条鱼没捞到,今天又白干的话,回去给老婆孩子吃啥?

    “我就说吧,这破网根本没用。”独眼龙摇头,好似很自豪。

    陈魁心中也是一紧,正想着要不要放走铁笼鱼,儿子陈凡却是在船上欢喜的叫喊。

    “爹!你快看,那铁笼鱼咬不断咱们的渔网!”

    被渔网网住的近十条铁笼鱼,分散在各处,锋利如刀的牙齿疯狂的撕咬着面前的渔网,然而,那看似脆弱到不堪一击的渔网,在铁笼鱼嘴巴里,顽强的抵抗着。

    “我靠,魁哥,你这渔网用啥做的?竟让比吴家的金蚕丝做的还要坚固!”小兵被惊到了。

    “快,收网,不要让其跑了!”张天急忙喊道。

    陈魁等人用力收网,不一会儿,九条铁笼鱼便是被揪了出来,丢在渔船上。

    此刻,另外三人看向陈魁的眼神,都变得有些敬仰。

    虽不知渔网为何变得如此坚固,但陈魁知道,眼前是个好机会,于是加快力度捕捞铁笼鱼。

    灵堂中的陈生,早已乐开了花,这九条铁笼鱼,都能给他带来270的财富,扣除购买【固化】这个技能的30财富,净赚240!

    毫不犹豫,又甩手延时半个时辰。

    在接下来的半个时辰中,陈魁连连打捞成功铁笼鱼十二条,这一下,便是引起了其他渔民的注意。

    于是乎,不少精明的人,便是悄悄摸摸的跟在了陈魁渔船后面,打算捡捡漏。

    吴家那边见得一个小小渔夫,打捞的铁笼鱼竟然比他们还要多,心中难免有些不快。

    但,也未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

    毕竟这块海,是整个村子的,他们凭借强大的实力,独霸了最好的捕鱼海域,已经让许多人不满。

    若是因为见得别人捕鱼比自己厉害,就要赶走,只怕会犯众怒,那就得不偿失了。

    吴家,作为一个大家族,还是要树立门面滴!

    【叮!】

    【玩家“陈生”收获890财富!】

    【收获渠道:卖鱼!】

    “发达了!发达了!”

    陈生兴奋的绕着自己灵牌转圈圈,这般一夜暴富的感觉,不要太爽!

    在这时。

    冯严红却是站在了自家院子当中,老泪纵横地盯着眼前的桃树。

    “老头子,你死了也不忘记给我桃子吃!”

    陈生:“.......”

    他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当初为了实验游戏中的物品能否带到现实,才种下了这颗长春桃,不愧是游戏出品,仅仅几天,便是长大成树。

    眼见这桃树一天比一天大,而且还是从陈生死的那天出现,冯严红便将其当作了陈生,每天精心浇水,翻土。

    今天又来,却见桃子都结出来了。

    冯严红酷爱吃桃,见得硕果累累,还以为是陈生化作桃树,特意给她结果子吃。

    见得冯严红摘下一桃子,轻轻抚摸着,叹气道:“想当初让你给我买个桃,都得抠抠索索半天,如今你死了,化作这桃树,还特意结这么多桃子,是为了补偿我吗?”

    “可是现在,桃子在我手中,却怎么也没心情吃呢?”

    听得冯严红的呢喃,陈生满脸心疼,自从他死后,老婆子日渐消瘦。

    “看来得找个时间去梦里和老冯好好叨叨了!”

    如今暴富,100财富对陈生来说,也没有那么紧张,何况是为了缓解一下冯严红的思念之情。

    正当这时。

    院子外却是传来熟悉的吵闹声。

    陈家的三个儿子有说有笑的进了来。

    “娘,今天有口福了,大哥这次可是打捞了二十多条铁笼鱼呢。”陈海大笑起来,手中还有两坛老酒。“看,为了庆祝啊,我特意卖了两坛酒回来庆祝这一次丰收呢!”

    “此次受大哥邀请来,却无带半点礼物,实在惭愧!”陈文两手空空,不由得摇头叹气。

    “惭愧个屁,兄弟之间还说这些,你这书读不精,倒是读出来一身腐味啊!”陈海笑骂一声。

    “我!”

    陈文顿时脸色一青。

    “好了!难得兄弟几个聚一聚,何必吵吵闹闹?”冯严红摇头劝慰,之前的伤感,也被冲淡了许多。

    “正好热闹,娘陪你们喝几杯!”

    晚饭间。

    陈魁一边喝酒,一边讲述着今天的丰收成果,陈海则是时不时的附和,只有陈文喝着闷酒,愁绪写满了脸。

    冯严红想念陈生,听了一会儿,便是拿着凳子来到灵堂,坐在陈生令牌前,独自喝着酒。

    在陈魁等人喝的差不多之时,突然有人敲门。

    “陈海!酒楼出事了,你快回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