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祖宗在线陪玩如闻笔趣阁 > 第三十一章 陈家竟如此恐怖!
    之前净坛尊者以为鹿专澈也就是懂得点武功的江湖侠客,因为在其他地方混不下,才到临海村这个偏僻的村子。

    如今看来,并非自己猜想那般。

    刚刚那一剑,凌厉无比,剑气斐然,竟是让他恍惚间,隐隐看到了大秦王朝的剑法招式。

    这个流浪侠客还是个皇族不成?

    净坛尊者自嘲的笑了笑,觉得不可能。

    “我还以为我留下的厉鬼是张龙象那牛鼻子杀的,如今看来,应该是被鹿专澈干掉的吧。”

    “纵然厉鬼实力不强,但一般人根本斗不过,这鹿专澈受了重伤,倒也算是合口的口粮。”

    只是一瞬,净坛尊者便将女鬼的死,安在了鹿专澈身上。

    如今想要对上,除非实力再恢复一步,因此,净坛尊者直接绕开了两人,来到了后方的住宅区。

    一个一个的房间寻找,却不见陈君临。

    “奇了怪了,莫非被藏起来了?”

    净坛尊者无比纳闷,如今还未寻找的,也就是那灯火通明的灵堂了。

    只是,为何现在有一种被什么恐怖东西盯上的感觉?

    这种感觉,有点像被张龙象追杀。

    “呵,尊者难道被张龙象追杀出来阴影?一个小小的陈家,怎么会有让我惧怕的存在?”

    心中自嘲了一番,净坛尊者小心翼翼地进入陈家灵堂。

    然而,脚刚一踏进,净坛尊者就感觉到一股来自灵魂深处地惧意,耳边仿佛想起了千军万马交战的金戈之声,那种扑面而来的凶势,让他不敢动弹。

    好在,这种感觉只是一瞬间,就好像中了幻觉一样。

    净坛尊者这等修为,自然能清楚的感知,自己并非中了幻术,而是实实在在存在。

    正疑惑之时,目光落在了院中的桃树上。

    如今立秋,这桃树却是硕果累累,让他毫不惊讶。这种情况,也只有跟随他那位师弟去大秦皇宫,见识过某棵桃树,四季常青。

    纵然惊讶,但更让他吃惊的是,在桃树旁边的泥土之下,感受到了一股精纯的灵气,土壤之中,闪烁着微弱的桃色光晕。

    顿时,净坛尊者如见鬼魅。

    “临海龙族的盘龙桃核,怎么会在这里?”

    作为修行之人,这临海之中,可是居住着一家龙。

    这一家子龙原本是依靠着吞食盘龙桃修炼,但奈何百年前,他们的盘龙桃突然枯萎,不管使用什么办法,都没有令其恢复。

    甚至,他们想尽办法培育新的盘龙桃,到最后浪费了不少的桃核。

    因此,每一颗的盘龙桃,都是珍贵之物。

    这盘龙桃就如同龙的逆鳞一样,外人碰着,便是死路一条,所以他们都会派高手日夜看守。一旦有强者来到他们的领地,都会出手驱除。

    他之前被张龙象追杀逃命到临海,龙族的人海出手阻拦,这才有机会逃命。

    这么算来,龙族算他的救命恩人。

    然而,他震惊的是,小小的陈家,竟然会拥有盘龙桃!

    “即便是龙族,这么远的距离,我出手抓人后全力逃走,也拿我没办法。”

    一念至此,净坛尊者便提起了勇气,迈进了灵堂之中。

    果不其然,他一直心心念念地陈君临,此时站在灵堂,对着冯严红扇风。

    “小崽子,终于让尊者见到你了,也不枉尊者受到的惊吓。”

    两息,只要这么短的时间,他就能够一手杀冯严红,然后带着陈君临逃跑。

    取下一颗念珠,正要出手之际,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我靠!

    有完没完?

    他又不是潜伏去大秦王朝的皇宫,哪来这么多的刺激感受?

    一狠心,直接上前。

    然而,这个时候,他才发现灵堂中还有一人。

    那人身材过于娇小,让他直接忽视掉了。

    只是扫一眼之后,净坛尊者魂都快要吓掉了。

    那小倒是一身素色的道袍,就是胸口处,用金线刺绣出“天师道”三个金光灿灿的字。

    你们天师道不是一直除魔卫道的满世界跑吗?怎么有空在陈家逗留?

    净坛尊者有些退意。

    没办法,天师道给他留下的阴影面积,只怕数学家都求不出来了。

    这一刻,净坛尊者泪流满面。

    大秦皇族的护卫!

    临海龙族的盘龙桃!

    现在又他么的跳出来一个天师道弟子!

    比起大秦皇宫,都不差半点吧?

    原本他以为自己进入张家,那就是狼入羊群,现在看来,他是羊入狼群,他就是那只羊!

    这陈家,哪来这么强的底蕴?

    “我伤势未愈,不好轻举妄动,现在退出去的话,那天师道的小道士应该发现不了我。”

    净坛尊者将念珠握在手中,慢慢的往后退去,但心中念头却是陡然攀升:“看模样,那小道士应该是天师道的普通弟子,修为应该不高,以我现在的实力出手,不一定会输。”

    “若是拼一次,抓走那小崽子,吞了他的血肉,不但伤势痊愈,还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就算天师道和龙族寻上门来,能奈我何?”

    “拼一把吧!”

    灵堂中。

    陈君临一边扇风,一边对着冯严红问道:“奶奶,凉快不?”

    “君临扇的,肯定凉快呐!”冯严红笑了笑,道:“你才一两岁的时候,我就抱着你坐在这椅子上,你爷爷就在旁边扇风。”

    “咿呀,以后君临给奶奶扇风。”陈君临乖巧的喊道。

    “咳咳!”

    一边的小道士轻咳了两声,老气横秋的说道:“君临师弟,你已经是我天师道的弟子,说话莫要这么幼稚,稳重!成熟!”

    陈君临继续扇着风,转过头看向小道士,笑道:“小道士姐姐,你这几天出去,是找你的亲生父母了吗?”

    竟是无言以对!

    小道士双手痒得无比,想要打点什么。

    可是现在,夜深人静,除开眼前的祖孙,其他人都睡着了。

    看了看面前比她还矮了一点的君临,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位双天赋的消息传回去天师道,引起了整个天师道的轰动,老祖等人都被惊动,她可不想得罪。

    冯严红,一个妇孺老人,她更不会出手。

    “算了,先憋着,回去之后找山上的老虎豺狼练练手吧!”

    小道士心念至此,忽然之间,一道劲风传来,一抬头便是看见一个肥头大耳的和尚扑向了陈君临。

    顿时,小道士大惊失色!

    “猪妖净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