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祖宗在线陪玩如闻笔趣阁 > 第二十六章 陈家有大能庇护啊!【家中有事,只有一章】
    “咱家这个保镖扛把子真不简单啊!”

    陈生见得眼前一幕,不由得诧异。

    能和皇帝并肩的,哪怕是封疆大吏都做不到啊!

    此时,作为局外人的陈生,便是见得皇帝开口:“南城墨家造反,合纵连横数十万大军北上而来,仅仅数月,便掠下数十城,兵临皇城。”

    “我侄儿作为大秦第一战神,亲自率领八百壮士,仅仅用了一年时间,便是将墨家满族诛杀,威震宵小。”

    “从今往后,朕封鹿专澈为兵马大元帅,他到哪,如朕亲临!”

    旁边,鹿专澈没有现在的狼狈,反而意气风发,威风凛凛。

    ......

    突然间,陈生的眼前陡然一转,画面变化起来。

    城中,硝烟四起,城外战火纷飞,无数的厮杀声,连绵起伏。

    鹿专澈身披元帅盔甲,没有之前的傲气和威风,只有满脸的麻木和失落。

    “鹿天哲,十年来,我平定内乱,南征北战,灭蛮夷、剿土匪,让大秦王朝威震四海,却不料你仅仅是忌惮,便是在临死之前,密谋对我出手!”

    “鹿长青,我的好弟弟,龙椅还未做稳,便是对立下赫赫战功的老臣下毒,害我战力不足原先万分,真是好狠的心、好歹毒的手段呐!”

    “我也姓鹿啊,这江山都是我一手护下来,真要夺你江山,何须等到现在?”

    “这城中,都是我鹿家的子孙,却要赶尽杀绝,你们怎么下得去手哇!”

    一口鲜血从其口中喷出,满腔的悲愤和杀意,即便陈生身为局外人,在此刻也能够感受到森森的凉意。

    从未想过,自己这个看似爱装逼,反被操的陈家保镖扛把子,却有这一样一番悲情的波澜壮阔的前生。

    最终,画面一点一点的破裂,陈生从其脑海中退了出来,再次看向鹿专澈之时,变得有些沉默起来。

    “他也可怜啊!”

    叹了一口气,陈生一愣。

    “鹿专澈纵然实力大不如从前,可在这临海村中,那就是战力天花板,没有理由伤成这样啊?难道是小道士出手了?也没理由啊!”

    在陈生疑惑之时,系统的提示响起。

    【叮!】

    【判定玩家“陈生”对任务有所发现,鹿专澈的身份资料自动更新!】

    【保镖:鹿专澈,品级:一品至二星!】

    【身份:原本是大秦王朝的兵马大元帅,在帝位迭代之时,被两任皇帝忌惮其实力和势力,联手算计,一身恐怖战力无法使用,家族灭亡,心灰意冷的他,沦落成为了为钱卖命的流浪侠客!但他心中仇恨很深,一心想着要讨回公道!】

    【江湖期间资料暂时未更新,此时的鹿专澈因为敲诈吴家,被对方设下圈套,身中剧毒,虽拼命逃了出来,但剧毒攻心,唯有等待死亡!】

    这一些资料落在陈生眼中,不由得一颤。

    鹿专澈的厉害程度,似乎超越了陈生的推断。

    虽然他之前闯荡过,但也没想到,大秦王朝的兵马大元帅,竟然如此凶猛。

    即便是身怀二星级天赋的小道士,评价也不过二星,而这个快要死去的流浪侠客,居然能够与之相比。

    “这回走大运了!”

    陈生欢喜不已,若是让鹿专澈彻底恢复,这个临海村,试问,还有谁?

    不过此时的鹿专澈却是气息微弱,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情急之下,陈生连忙打开商城,寻找解毒的方法。

    皇天不负有心人!

    【解毒丹:1000财富/颗】

    【作用:服用此丹者,能够解除中毒者身上的所有剧毒,并且让使用者产生抗体,免疫时间为半年!】

    “你个扒皮系统!就盯着老子兜里的一千财富是不是?”

    陈生破口大骂,但也知道事从紧急,立马花费了一千财富,购买了解毒丹。

    自此,陈生又一夜回到解放前,成为光荣的贫困户!

    冯严红的身体还能撑很久,现在鹿专澈关系陈家生死存亡,为其解毒,是上策!

    “不过万一给这小子解毒了,拍拍屁股就走人,我岂不是亏大发了?”

    “这家伙本身就有才能,又经历那么多苦难,只怕心思缜密至极,只要让他摸不透、有忌惮,倒是能稳住他,帮忙陈家渡过此次危机。”

    一念至此,陈生直接用剑在其身边龙飞凤舞起来:

    “十年前受陈家恩惠,今日到来,为保以往恩惠,见你曾为陈家出过头,便以此丹作为答谢,奈何老夫突破在即,无法照看,若你在此期间为陈家庇护,我突破之日,便是你修为恢复之时。”

    这个鹿专澈身份来历都很显赫,落魄之后,恐怕心中怨恨滔天,只要能够活着,给他一点希望,这家伙必定服服帖帖的。

    给一颗糖,再打一棒,最终画个大饼,陈生觉得自己真的有做老板的潜力。

    将解毒丹放入鹿专澈的嘴巴里后,便是飘了回家。

    ......

    乡间的街道上,吴管事如同鸭子般的走在道上,被一群狗腿子吹捧着。

    都说吃亏是福。

    不诚欺他!

    自从上一次吃了牢狱之灾,被放出来之后,吴管事只感觉自己达到了人生的高潮。

    那如日中天的陈家,还不是被他压制住了?

    “哼,陈魁,这一次看你怎么死!”

    这一次,他带着人,去给陈家下达最后的通牒,若不滚出临海村,那么就葬身在这里吧!

    陈家大门在眼前,吴管事直接抬起脚,踹开了大门。

    “哟?你们一家子都整整齐齐的待着啊,正好,可以一起滚蛋了!”见得陈魁等人都在,吴管事冷笑一声。

    “吴家,别欺人太甚,逼急了你吴家也不好过!”陈魁脸色阴沉的回应了一句。

    “呵?我倒是想要看看,你们怎么让我吴家不好过!”吴管事嘲讽起来。“若是做得到,我吴家不要这临海村第一家族的名头!”

    “你!”

    陈魁大怒,但对其也无可奈何。

    “行了,既然你们不打算滚蛋,那么我就让人请你们滚吧!”吴管事招呼了一下。

    顿时,吴家家兵便是冲了进来。

    “你吴家真没把我的话放在眼里?”

    原本陈魁等人都拿起了扫把、锄头、鱼叉等,准备殊死一搏之际,一道冷冷的声音陡然传来。

    紧接着,剑光闪烁之间,吴家家兵的惨叫便是响起。

    “一点寒光万丈芒!”

    中二的台词,搭配鹿专澈的口音,让吴管事如见鬼魅。

    “怎么可能?那家伙不是中毒死了吗?”

    只可惜,在他震惊之时,鹿专澈早已来到了他身边,长剑横指,放在了他的喉咙前。

    瞬间。

    吴管事仿佛被冻住了一样,不敢动弹半分。

    “你还活着!”

    “还没有找你吴家算账,我怎么会死呢?”鹿专澈冷冷回应,之前吴家的所作所为,让他升起了滔天的杀意。

    “今日,便拿你项上人头,让我出一口气!”

    话落,剑过,人头落地!

    顿时,所有吴家家兵全部吓傻了!

    “回去跟吴三清说,既然我鹿专澈没死,那么他就等着我去取他狗命吧!”

    “哗啦!”

    几十个家兵立马丢了手中的武器,一哄而散。

    陈家的危机,竟是这般解除,让陈魁等人好不吃惊。

    鹿专澈收剑,转头望向陈家人,道:“如今陈家谁主事?”

    “陈魁,陈家长子!”陈魁闻言,放下手中的鱼叉,对着鹿专澈说道:“多谢恩公两次相助陈家,大恩大德,无以为报!若是不嫌弃陈家清贫,还请让我等尽地主之谊!”

    “麻烦了!”

    鹿专澈没有拒绝,进入屋中。

    众人端坐后,陈海自主的进入了厨房忙活,其他人则是沉默。

    对他们来说,飞来飞去的鹿专澈,宛若神仙,有些敬畏。

    见得陈家人沉默不语,鹿专澈眉头一皱,率先打开了话题:“陈魁兄弟,还劳烦你请那位前辈出来一见!”

    “前辈?”

    陈魁一愣,目光扫过自己母亲、兄弟等人脸上,见得对方也一脸诧异,不由得一头雾水。

    “什么前辈,还请恩公明示!”

    “陈魁兄弟莫不是不知道陈家有大能庇护?”鹿专澈也诧异,但很快明白下来,估计是前辈没有透露。

    “恩公,说来惭愧,若我陈家有大能庇护,哪有今天的狼狈?”陈魁叹了一口气回到。

    如此,让鹿专澈淡淡冷静下来。

    他被吴家设计,身中剧毒,危在旦夕,虽然昏迷了,但潜意识还是保持着一丝清醒,知道有人给他喂了一颗丹药。

    那丹药吃下去之后,浑身的毒素全部被排出体外,一下子就回到了原来的完好状态。

    此等神药,堪比仙丹!

    等他醒来的时候,前面的空地上,却是密密麻麻的刻了不少字,才知道自己是被救了。而等他看见有机会恢复实力之时,便是匆匆忙忙的赶到陈家。

    可是,那位前辈踪迹全无。

    按理说,以他来前辈的实力,临走前抹去吴家,不过是顺手的事情。最不济,也可以留点手段在陈家,什么法宝、飞剑之类,帮助陈家支撑到他突破后。

    再退一万步,以前辈特意前往报恩的人情,也值得对方给陈家留点功法,帮助陈家壮大吧?

    但是,现在,整个陈家,却无一例外,都是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