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祖宗在线陪玩如闻小说 > 第二十三章 来自老祖宗的深深恶意!
    “怎么能这样?还让不让活了?我全家老小可都是靠着打渔这点收入为生啊!”

    “吴家欺人太甚了!临海又不是你家开的,凭什么不能让我们出海打渔?”

    “魁哥,你快想想办法!”

    渔夫人群中,各种声音吵杂起来,最终,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陈魁。

    “诸位,此事有官府下令,我们就先回去,但此次捕鱼,想来还有时间限制,到时候我们再出来捕鱼便是。”陈魁思索了一阵,缓缓开口。

    “这段时间,谁有困难,可以跟我说,能帮者,我陈魁绝对不推辞。”

    “可是魁哥......”

    张天欲要再说,却被陈魁打断:“听我的!”

    “呵呵,还是陈魁识时务!”

    吴管事见状,不由得嘲讽了一声。

    但他心里,却有些遗憾。

    他多想陈魁一气之下对他出手,到时候自己渔船上的三十名衙役就有了用武之地。

    有了对方先动手挑事的理由,哪怕郡守亲自来,陈魁也是死路一条。

    当然,现在这情况也不是不能接受。

    不过是早死和晚死的区别。

    自己只要不断的拖长捕鱼时间,到时候那些依靠捕鱼为生渔夫,迟早会忍不住,看你陈魁凭借现在的声望能压到什么时候。

    ......

    陈家。

    陈魁虽老实,但脑子不蠢。

    此事一看,便知道定是吴家和县太爷暗中操作的事情,其目的为啥,不言而喻。

    上一次运气好,有陈海和郡守这层关系,但若这一次被抓住了把柄,可就神仙难救。

    嘭!

    就在这时,大门被推开,陈海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

    “老三,怎么有空回来了?”陈魁有些诧异,平日里,陈海可是大忙人,几天回一次。

    “别说了!”

    陈海怒极的骂道:“吴家那群狗杂种,竟然去酒楼点菜,而且一次性就点了一百道,我他妈从早做到晚,又被他们嫌弃菜凉、上菜慢,甚至还从里面吃出了头发、石子!”

    “不仅如此,吃饱喝足后,还借此吃霸王餐,反过来讹诈酒楼!”

    陈魁一拳砸在桌子上,木桌直接轰然倒塌:“吴家疯了不成?”

    “妈的,我回来就是告诉你们一声,等会儿老子就提刀砍人去!”陈海脾气本就不好,之前没去,自然是怕家中不知,此时告知了大哥,也就少了顾忌。

    当下,陈海抽出了背后的菜刀,作势就要冲出去。

    陈魁大惊,一步上前将其菜刀夺了过来,劝道:“老三,这就是吴家给咱们挖的坑,你别傻傻的往里面跳!”

    “那能怎么办?”

    陈海气得跳脚。

    听得此事的老祖宗陈生,同样是气得在灵堂内乱飘,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对着吴家一顿乱砍。

    “气煞我也!”

    但陈生知道,真要这样做了,只怕后面陈家就没有安稳日子过了,官方必定会彻查此事。

    要是不这样做,陈魁、陈海工作都无法展开。

    尤其是前者,那可是自己的提款机,现在不捕鱼,陈生可就没有收入了!

    这点,老祖宗忍不了!

    思来想去,无非是陈家的底蕴不足,但成长的速度却极快,导致了意外丛生之际,无人解决。

    哪怕是直接购买护卫,也不划算,除非是生死存亡之际,陈生都不想这么做。

    何况,这一千多的财富,还需要激活盘龙桃。

    原本还以为富裕的陈生,才知道,他是个假的地主老财。

    若是财富足够,雇佣几个像鹿专澈这样的侠客,吴家吃了熊心豹子胆,都不敢动陈家。

    “嗯?侠客?鹿专澈!”

    陈生脑中灵光一闪,若是能将鹿专澈引入陈家,所有问题,岂不是迎刃而解?

    但如何说服?

    哪怕是没有和鹿专澈接触,但也知道此人不简单,想要彻底收服对方,还需要详细策划。

    ......

    在陈生这个老祖宗思索破局之法时,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却是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

    尤其是那些之前有些动摇的人,想要看看陈家是否值得他们结交。

    只是,一连数日,陈家都没有做出丝毫的反抗,让无数失望。

    这一场,终究是吴家更甚一筹。

    陈家,也从之前门槛快被踩烂,到现在冷清得风声呼呼。

    院内。

    冯严红望着自己几个儿子,脸色有些憔悴,问道:“事情如何了?”

    “娘,儿子没用。”陈魁低下了头,道:“之前与县里孙掌柜签了契约,预定了千斤鱼,如今出不了海,打不了渔,只怕要违约了,到时,便要赔偿双倍的违约金!”

    “那就赔!”冯严红拐杖一顿,道:“哪怕是砸锅卖铁,也不能丢了我陈家的信誉。”

    她看向陈海:“老三,平日就你工钱多,可有余钱?”

    “娘,吴家是杀人诛心,只要我在酒楼,他们就去捣乱。如今,我被老板劝退回来,只给了我十两银子。”陈海满脸悲愤。

    气氛,沉默了下来!

    冯严红将自己手上的玉镯取了下来,老眼不舍的看了一眼。

    “老大,你把镯子拿去当了吧!”

    “娘,这不行!”陈魁坚决摇头。

    “你是陈家老大,怎能如此妇人之心?你爹走了,你得把陈家给我撑起来!”冯严红教训道。

    陈生飘在半空,见得如此一幕,怒极!

    这手镯,是岳母在他和老冯结婚之时,交给冯严红的,她一直带在身上,视若珍宝。

    此时,却要将其拿去当了!

    “老大,你要敢拿,老爹我一剑劈了你双手!”陈生满脸恨铁不成钢的怒色。

    或许是陈魁感受到了来自老爹的深深恶意,站在原地,硬是不接。

    在冯严红几番催促教训之下,这个魁梧的男子手足无措,只得求助陈海。

    陈海也是为难,不知如何解决。

    此时,陈文却是跑了进来,打破眼前的僵局:“三哥,外面有个人说是要见你!”

    “见我?”

    陈海满脸诧异,如今陈家势微,竟然还有人冒着风险来陈家?当真不怕吴家的报复?

    陈文摇了摇头,也满脸疑惑。

    “他只是说之前吃过你做的叉烧饭,许久未尝,甚是想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