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祖宗在线陪玩如闻小说 > 第二十二章 吴家的阴谋,断人财路!
    获得领地!

    这一次的任务奖励,刺激到了陈生的神经。

    奖励、财富、抽奖什么的,在领地面前,都可以统统靠边站。

    临海村虽然有些偏僻,但靠近大海,光是捕鱼这一项收入,就足以让陈生彻底实现小康生活。

    仿佛见到自己每天躺着数钱,变成罪恶大财主的那一天。

    当然喜悦归喜悦,可后面的抽奖,却是让他气的咬牙。

    自己是没有骂系统,所以不给自己出好东西?

    【叮!】

    【特殊物品抽奖:玩家“陈生”获得盘龙棍,使用其打下的盘龙桃,将有一定的几率获得变异的盘龙桃!】

    【注:因为盘龙桃早已绝迹,此物也就彻底封闭,激活的条件未知!】

    “什么玩意?”

    陈生差点掀桌。

    盘龙桃还好,有了桃核之后,只需要花费1000财富就能激活,此次完成了关于吴家的任务,正好足够。

    可是现在,有了这个盘龙棍,他有些犹豫了。

    激活之后,用来打桃子,居然会变异?

    但,激活条件也不给他,陈生恨不得砸了这款游戏,看看里面还隐藏着多少功能。

    .....

    吴家。

    县太爷到访,和吴三清对视良久,相顾无言。

    许久。

    吴三清这才开口:“县太爷,你这事办得不地道啊!”

    “吴老爷,本官也是无奈之举啊!此事郡守大人插手,我若是不表态,只怕现在你见我,就是一介平民了!”县太爷满脸苦涩。

    为了不被郡守穿小鞋,他已经决定和吴家穿同一条裤子,抱紧杨将军的大腿。

    “可是陈海怎么会和郡守有关系呢?”吴三清眉头一皱。

    “是啊,我也没想到!”县太爷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差点阴沟里翻船,谁能想到小小陈家,背后有郡守撑腰。

    “哼,不过一厨子罢了,或许郡守只是想要换个口味而已。”吴三清脸色变换了几次,紧紧握拳,道:“可我吴家又岂是这么简单?”

    县太爷自然明白,道:“那需要请杨将军......”

    吴三清直接打断:“不行!”

    “捕金甲鱼已经失利,后又动用将军的名头,却依旧未办妥,若是还亲自劳烦他老人家,那我在他眼中,就跟废物无异了!”

    “不过,我倒是有了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县太爷听闻最后一句,急忙问道。

    吴三清手指一握,掌中茶杯‘嘭’的一声破碎,这才从牙缝中挤出四个字:“斩草除根!”

    “陈家在临海村几十年,底细我吴家自是清楚,虽不知什么时候搭上郡守这条线,但底蕴单薄,光是耗,凭我吴家底蕴,都能耗死他们!”

    “接下来,我会让人以各种理由找陈家麻烦,要是反抗,就借此理由彻底开战,一举歼灭,到时候郡守来了,我也有理。”

    “若他们不反抗呢?”县太爷问道。

    “那不是正好?断了他陈家的财运,我看他们拿什么跟我斗!”吴三清眼中闪烁一抹怨毒。

    闻言,县太爷眼睛一亮:“高!实在是高啊!”

    如此下去,陈家必死无疑。

    “还得劳烦县太爷放了吴管事。”吴三清说道。

    “那是自然,我立马让人去办。”县太爷点了点头,这对他来说,是个小事。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吴三清出言道:“我最近感觉身体不错,可一到晚上,就有些烦闷,还得劳烦县太爷帮我物色三十名黄花闺女!”

    说着,吴三清满脸淫笑,从怀中取出一大袋子钱,放在县太爷手上:“这是定金,后续还有重谢!”

    “这......”

    县太爷愣住了!

    目光打量了一下吴三清,都他妈五十了,还感觉身体不错?一晚上要三十名女子招待?

    但掂了掂手中的钱袋子,颇有分量,也不多想。

    “呵呵,吴老爷有如此雅兴,本官自然不好拒绝,只是需要点时间,毕竟......实在太多了!”

    “无妨,一些时日,我还是等得起。”

    ......

    经过陈家二子去县衙一事,陈家在临海村的威望仿佛又提升了不少。

    在他们这些村民眼中,县太爷那是天,招惹不起的存在。

    可陈家人却是从县衙回来了,与县太爷那人过扒皮的性子相差甚远。

    尤其是谁都清楚,此事是吴家一手造成的,可现在对其一点反应都没有。

    莫非,陈家真有什么依仗?连县太爷都畏惧?

    一些心思活跃之人,都开始有意无意的较好陈家,而陈魁,则是在渔夫当中隐隐有了领头的形势。

    每一天捕鱼,所有渔夫都停靠在海边,只有等到陈魁发话了,才正式开始。

    如此威望,哪怕是独霸临海村几十年的吴家,都未曾做到。

    然而,好景不长。

    陈魁这天刚到海边,一群渔夫便是围了上来。

    “魁哥,吴家又来找麻烦了!”张天有些慌乱。“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新的大船,又把中央最好的区域给霸占了,甚至,周围都不让我们靠近。”

    陈魁闻言,转头眺望海面,果真发现了一艘巨大的船,周围还有密密麻麻的小船。

    “奇了怪了!”

    上一次吴家渔船队全军覆没,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弄到如此多的渔船?

    心中念头暗暗攒动间,便是见得吴管事站在了一艘船上,后者似乎也看见了他,远远吆喝道:“呵,想不到这么快又见到我了吧?”

    “吴管事真是命大啊!”陈魁冷冷回了一句。

    两家之间,已经是水火不容,陈魁纵然性子老实憨厚,此时也不想多理会对方。

    只是,吴管事纠缠不放:“我说陈魁,你不是想着出海捕鱼吧?”

    “可别想了,县太爷发话了,王朝旨令,需要大量鱼类为军方提供物资,而我吴家则是光荣的获得此重大任务。”

    “你什么意思?”陈魁停下了脚步,看向吴管事。

    “什么意思?呵呵!”吴管事冷冷笑了一声,咬牙道:“那当然是从现在开始,除了我吴家,谁都不能出海捕鱼。”

    他看向陈魁:“除非,你陈家想要造反!”

    陈魁死死盯住吴管事。

    听得此话的临海村渔夫,却是陡然炸开了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