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祖宗在线陪玩如闻小说 > 第十九章 极限一换一,聚划算!
    “米粮的孙老板,胭脂店的花老娘......”

    每一个人,都是临海村有头有脸的人物,平常时候,这些人都不会正眼的看陈生一眼。

    但是现在,他们都没敢拒绝陈家的邀请。

    显然,陈家在这临海村,已经崭露头角了!

    望着满屋的热闹,陈家也开始兴兴向荣,陈生满怀欣慰。

    端着小酒,美滋滋的饮了一口。

    宴席,自然少不了他这个老祖宗。

    陈家特意为了他摆了一张桌子,上面都是最好的酒菜,美中不足的是,放他的灵牌在桌上,怎么看怎么别扭。

    “算了!有几个人能如这般?对着自己灵牌喝酒的?”

    陈生觉得,和自己喝酒,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只是。

    这风味还未尝得舒畅,异变突起。

    “嘭!”

    陈家的院子大门,在此刻被人一脚踢开。

    紧接着,几十个吴家的家兵鱼贯而入,将院子团团围住,随后,吴家管事这才走着嚣张的步伐进来。

    “哟呵,真是热闹,我吴家带了这么多人来,不会不欢迎吧?”

    话正落下,独眼龙从门外快速溜了进来,对着吴管事道:“吴管事,我盯了一天,陈家人都在这里。”

    吴家管事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主位上的陈家人道:“看这样子,似乎不欢迎我啊?”

    “吴管事,若你来吃饭喝酒,老身自是欢迎。”冯严红站起身,淡淡开口。

    “吃饭喝酒?”

    吴家管事冷笑了一声,道:“我自然会的,不过是明天来给你们全家摆宴!”

    “给我打!”

    话落,周围的吴家家兵,便是如同鬼子进村,打、砸、抢,无一不用,好好的陈家宴席,变成了一锅粥。

    “没找你们麻烦,反倒是来砸我场子了是吧?”

    陈生愤怒不已,高喊道:“我陈家的好男儿,给我弄死他们!”

    叮铃!

    清脆的盘子碎裂声,给了陈生一个回应。

    陈魁早已经醉得不省人事,躺在桌子下打呼噜,陈海稍微好一点,不过站都站不稳,拉着一个吴家家兵,竟然称兄道弟起来。

    唯一能保持清醒的,就是千杯不醉的陈文。

    见此,陈生扶额,算了吧,还是让老四好好活着。

    其他客人,早就躲在了一遍,望着这一幕,全都冷眼旁观,不敢言语,只有张家妇孺的哭喊。

    此等境况,没有人落井下石,已经算不错了。

    “岂有此理,真当我陈家是猫咪不成?任人揉捏?”

    陈生本想一招“千军易辟”了结了吴家之人,但想来这里过于混乱,若是伤到了自家人,那就得不偿失。

    其次,“千军易辟”威力凶猛,万一那猪妖潜伏在附近,打草惊蛇后,难免留下更大的隐患。

    快速的游览商城,寻找护卫。

    而让陈生懵了个逼的是,整个临海村,竟然只能雇佣两个人,充当护卫。

    【侠客:鹿专澈!】

    【雇佣价格:80财富/次】

    【鹿专澈是一名为钱财接任务的侠客,来历不详,但曾经在江湖中也名声赫赫,奈何受伤,修为大减,便隐藏在临海村,寻找恢复伤势的机会!】

    【道士:张居雨!】

    【雇佣价格:2000财富/次】

    【张居雨是天师道八代弟子之中最为优秀的人物,拥有二星级天赋“上善若水”,因为天师道掌门所令,特此前往临海村内进行拜师一事!】

    “那个傲娇的小道士,竟然一个拥有二星级天赋的小怪物?”

    陈生惊呆了!

    “如此看来,一切都是老天的安排!”

    感叹了一句,陈生已经决定不会放过这个小道士了!

    那句古话怎么说?

    礼尚往来!

    自己给天师道送了一个弟子,对方是不是也得一个回礼?

    不过,陈君临永远是他孙子,至于小道士往后还是不是天师道的弟子,陈生可就不敢打包票了!

    极限一换一,聚划算啊!

    “哼哼,天师道的老牛鼻子们,让你们在我陈家头顶上打如意算盘!”

    临海边上,小道士突然打了一个喷嚏,用手揉了揉鼻子:“下山这么久没回去,想必师父想我了!”

    对于鹿专澈的实力,陈生有一个大概的印象,虽然他被金甲鱼给秒了,但居然没死,想来对付吴家几十个家兵,还是轻而易举的。

    花费了80的财富,却不见侠客仗义出手。

    只是等待的片刻,院子内不知道多少财务遭殃,陈生只能看着,心中焦急不已。

    每一个东西,都是他辛辛苦苦攒下来的,就这样被毁了,让陈生愤怒不已。

    “吴家,我跟你没完!”

    就在陈生咬牙切齿之际,一道剑光猛然闪现。

    “一点寒光万丈芒!”

    仅仅是一个出场的开场白,陈生就判定了,这侠客鹿专澈,只怕是一个奇葩!

    如此中二的开场白,自然惊得院内的吴家家兵全部停下来,纷纷转头看向声源之处。

    “鹿专澈!”

    吴家管事见到来人,咬牙切齿道:“上一次我吴家花钱请你办事,怎料你办事不力也就算了,今日还要多管闲事?”

    “嘿嘿,为了帮你吴家杀鱼,弄得我被鱼打伤,这笔账都没算,你倒是质问我起来了。”鹿专澈冷冷笑道。

    “你不就是要钱吗,我吴家给你一百两银子买药,今日你看着便好!”

    吴管事感觉到今天的鹿专澈有些不同,原本有些虚弱的他,此刻竟然恢复了气血,仿佛比以前更加强壮凶猛一样。

    如若不然,他早就让人将其打跑了!

    “一百两银子?”

    鹿专澈眉头一挑,旋即脸色阴沉下来。“我为你吴家受伤,一百两银子就想打发我?”

    “你想怎样?”

    “简单!”鹿专澈缓缓拔出了剑,笑道:“你吴家不是很牛逼吗?不是觉得高人一等吗?”

    “很不幸,我这人就不喜欢这样,所以,但凡你吴家要做的事,都是我鹿专澈捣乱的事!”

    长剑出鞘,寒气逼人,鹿专澈眼神凌厉起来。

    “比如现在,陈家,我护定了!”

    闻言,吴家管事一咬牙,纵然鹿专澈厉害,但他人多势众。

    “既然如此,那你就跟陈家一起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