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祖宗在线陪玩如闻小说 > 第四十四章 你在教我做事?
    “今天收获蛮大的,怎么一个个垂头丧气的?”

    见状,陈魁对着张天和小兵道:“把鱼分配下去吧,换几个小钱喝酒去。”

    张天和小兵对视一眼,最终还是照做。

    但分配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伸手拿,一名长者渔夫走了出来。

    “陈魁,事情我们都知道了,你待我们如何,平常都看在眼里。这些鱼,就当作大家回报给你的。”

    “不用,鱼是大家一起大佬的,应得的。”陈魁摇头道。“至于其他事情,我自己有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老者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我跟你说,老汉我就不拿一条鱼。”

    说着,转身起来,而其他的渔夫,竟然也跟着离开,没有拿一条鱼。

    陈魁眼眶有些微红,对着儿子陈凡说道:“回去之后,拿些银两分发下去。”

    “我知道了老爹。”陈凡点头。

    陈魁则是再次上船,趁着月色,还想要打捞一会儿。

    “爹,这么晚了,海上根本看不见,你快跟我回家。”说着,陈凡要去拉船。

    “你回去。”陈魁眉头一皱,呵道:“我打了一辈子的渔,什么情况没见过?”

    独自一人,一船飘了出去。

    当然,后面还跟着一个鬼飘着。

    陈生自是心疼大儿子。

    今天有一千斤的活鱼,但此刻情况却不一样。

    生活在临海这边几十年,对于临海的了解,不比经常出海的渔夫差。

    每一年到现在这个时间点,便是临海鱼类产卵的时间,也是潮汐来的原因。

    因此,一年之内,究竟是吃土,还是吃肉,就看这一下子。

    可是,潮汐过后,就有一个新的问题。

    大量的鱼类迁徙,只剩下少部分好鱼,以及鱼苗。这个时候,很多的渔夫都会手下留情,以免破坏了鱼群。

    今天集合了这么人打捞,才捕到一千斤,后面会越来越少。到时候,能用到一万斤活鱼,就烧高香了。

    尤其是自己的大儿子憨憨,还要拿银子换鱼,就算是吴家都支撑不住,最主要,人情会越来越多。

    他陈生一生行事,最不喜欠人情。

    “是要想办法多弄点鱼了。”

    陈生开始觉得,只要砸足够财富在陈魁身上,完成任务应该没有问题。但是没有了鱼,再牛逼的渔夫也没辙。

    “未来的小儿媳妇虽然射程短,但是在海中赶鱼应该没问题吧?”

    看着月亮爬上来,高高挂起,寻思着自己的小儿子应该出门了!

    然而,当他在海边来回徘徊了好久,却不见陈文的身影,不由得诧异。

    自从陈文开窍之后,对于恋爱方面,可是执着得很,进进出出都是恋爱的酸臭味。

    两个人密不可分,就要融为一体了。

    今日却不见人,陈生急忙赶回家中。

    只见陈文满身酒气,周围都是瓶瓶罐罐,脸色不由得黑了起来,这小子究竟喝了多少酒?

    见得对方不省人事,陈生轻车熟路的进入了对方的梦境。

    这一次,没有见到女人。

    陈文坐在桃树下,满脸愁绪:“我这书读来有什么用?什么都帮不了,只能在旁边看着。”

    陈生站在旁边,微微心疼。

    作为现代人的陈生,对读书还是颇为重视,不甘心儿子都是莽夫,所以对陈文这一个唯一的读书人,很是重视。

    却不料,这样以来,造成了陈文的心思如此之重。

    一念至此,陈生走了过去。

    “文儿,老爹又来看你了!”

    见得陈生,愁眉苦脸的陈文,立马换了张脸。

    最近老梦见爹,让他有些诧异,梦龙儿的次数都没有这么多。

    陈生自然知道自己这个小儿子所想,道:“你之前的自言自语,我都听到了!”

    “爹很高兴,你有这样的觉悟,但你不是不能,而是机会没到,现在,就有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陈文诧异道。

    “简单,你把陈家发生的事情,告知我未来的儿媳妇就行。”陈生说着,直接摘下了两个桃子,丢了一个给陈文。

    “爹,这就行了?”陈文满脸狐疑。

    “你要是觉得简单,那就把陈家、你大哥的不容易多说说,你是个读书人,用什么词描述出来能感染人,比老爹清楚。”

    陈文点头,道:“放心吧爹,我一定会照做的。”

    陈生挥了挥手,消失在陈文梦里。

    后着猛地一醒来,却发现天都亮了。

    此时,外面传来开门声音,紧接着陈凡的声音响起:“爹,你再多睡会儿!有我、张天、小兵看着,没有什么大事!”

    “你小点声,别吵着你四叔休息。”陈魁叮嘱了一声,道:“我仙子啊精神得很,忙完这几天再好好休息。”

    见得两人交谈着离开,陈文这才推开门,选择另外一条路去临海边。

    ......

    与此同时。

    吴家。

    大厅之中,只有吴三清和孙校尉两人。

    但,吴三清则是跪在地上,满脸惶恐。

    “校尉请明察,一切事情,小人却无半点虚言。”

    “你的意思是,我师弟去了陈家,然后就没有消息?”孙校尉脸色无比难看。

    “是的,但我这几天派人也去查过,可以一点消息都没有,应该与陈家没有关系,可......”

    说着,吴三清犹豫起来。

    “直说!”

    “我们发现临海边有人战斗过。”吴三清回道。

    “临海龙族!”

    孙校尉这下明悟了。

    可出来之时,宗门长辈再三叮嘱,不要和龙族发生矛盾,可刚来第一天,就发生了交集。

    “龙族和陈家之间有没有关联?”孙校尉冒了出了一个想法。

    很快,他就否决了。

    他来的第一天,就去了陈家查看,除开那个所谓得侠客有点威胁之外,其他都是战五渣。

    而且传闻中,临海龙族因为盘龙桃的事情,实力衰落,出不了海,两者之间应该没有关系。

    “这几天,你安排人密切关注一下陈家。”

    “校尉,一个陈家而已,光是一个捕杀金甲鱼的罪名就就可以直接动兵灭掉,何必如此呢?”吴三清谄媚的说道。

    “嗯?”

    孙校尉眯起了双眼,“你在教我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