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祖宗在线陪玩如闻小说 > 第六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原本陈生想着,到时候杀不死那猪妖,还可以将陈君临给藏起来,但现在看来,干不掉这个女鬼,一切都白搭。

    “呜呜呜呜......”

    此时,陈君临被吓得一边跑一边哭着跑进院子。

    陈君临拥有两个星级的天赋,先天明辨善恶,也能让他看到寻常人看不见的东西。

    比如猪妖的真身,从而被吓到了。

    见得自家孙子哭成这样,冯严红心疼不已,抱在怀里宽慰:“君临不哭,君临不哭,奶奶知道你喜欢吃桂花糕,已经让你四伯从私塾带了回来。”

    一听到自己最爱的桂花糕,陈君临立马停止了哭泣,伸手擦了擦鼻涕:“真的吗?”

    陈君临也就四五岁,小孩子心性的他,很快就将之前的害怕抛掷脑后。

    只是,陈生的脸,可就愁成了“囧”字。

    那猪妖放出来的女鬼,此时就默默的跟在陈君临的身后,阴冷的双眸,不断地打量着张家周围,最终目光落在陈家灵堂上,神色有些犹豫。

    “这女鬼......”

    陈生见状,顿时心一沉,暗呼不好:“她在试探,没有危险就要对小君临下手!”

    那女鬼,很显然,是为陈君临而来。

    陈家中,此时只有冯严红和孙子陈君临,四个儿子和几个儿媳,都不在家。

    就算他们一个不落在此,只怕还不够眼前的女鬼塞牙缝。

    陈生,心中慌乱得一匹。

    只是,让陈生诧异的是,那女鬼似乎并没有动手的打算,只是默默的跟着陈君临。

    “莫非,这女鬼是那猪妖逃命之时,故意安排过来,看住小君临的?”

    纵然心中确认,现在的陈君临没有危险,但作为老祖宗的陈生,哪能忍受这样一颗定时炸弹,随处跟随?

    要知道,陈君临可是身怀两种星级的天赋,未来必定是陈家的顶梁柱,陈生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的意外。

    “得先解决眼前这个女鬼!”

    陈生眼中闪过一丝冷意,旋即飞快的在商城之中游览着。

    就你了!

    【技能:灵魂威慑】

    【评价:五品】

    【技能说明:使用此技能后,增幅自身灵魂威压,震慑一切阴物,使用时长为半刻钟】

    【价格:50财富/次,5000财富/永久】

    灵魂技能,是一种非常少见的技能,对于本身的实力提升,似乎没有多大的效果,但是它却是总能在特殊时刻,起到一锤定音的绝对效应。

    比如,现在!

    纵然价格高得让陈生心疼,但为了自己孙子,毫不犹豫点了购买。

    一瞬间,陈生身上,便是爆发出如同井喷般的磅礴威压,这威压冲荡开来之时,整个陈家的灵堂阴风阵阵,仿若地狱之中无数的修罗咆哮而出般。

    “哇!怕!奶奶!我怕!”

    这般变故,让陈君临吓得哭了出来,紧紧的抱住奶奶的大腿,冯严红也是浑身一颤,强忍着安慰道:“莫怕,奶奶在呢!”

    一老一少虽还能勉强站稳,但陈君临身后的女鬼,却是仿佛被抽走了力气,浑身瘫软在地。

    女鬼脸色苍白的望着前方,那里,一道被黑气缠绕的身影,如同阎王般不怒自威。

    其身上的威压,仅仅是被笼罩着,就已经让她放弃了所有的抵抗,唯有匍匐在对方脚下。

    这普通人家之中,竟会有如此可怕的存在?

    老天爷!

    要是她先前知晓,哪怕被那猪妖折磨到魂飞魄散,也绝对不会进入这户人家。

    “前辈饶命!小女子只是误闯进来,并没有任何恶意!”女鬼将额头紧紧地贴在地上,朝着陈生跪拜。

    她已经不奢望能够活着,毕竟招惹了一尊鬼王,死亡,对她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

    然而,预想的雷霆之怒,却迟迟未到。

    女鬼一愣,止住了瑟瑟发抖的身体,带着疑惑神色睁开双眼,便是见得一对脚尖停留在自己头前。

    这下,女鬼立马将头抵住地面,“小女子是受他人指使,并无冒犯之心!”

    沉默,让她不敢动弹半分。

    许久之后,陈生冷冷开口:“滚!”

    “是,多谢前辈开恩,小女子这就离开!”女鬼心中一喜,对着陈生连磕三个头。

    见状,陈生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不愧是灵魂技能,使用之后,灵魂威压暴涨,总算是唬住了女鬼。

    只是,突变在这瞬间开启。

    那女鬼起身后,看了一眼旁边的陈君临,略带犹豫的问道:“前辈,此孩童是尊者看中,特意命我盯守,此番离去,若是知晓前辈大名,回去也有交代!”

    狗屁交代啊!

    你回去有了交代,我陈家只怕也得跟着交代了!

    被黑烟笼罩的陈生,此时差点气得跳脚。

    外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楚,自己就是一尊纸老虎,一旦半刻钟过去,只怕连带着自己,都会变成女鬼的养分。

    陈生冷冷哼一声,身上的气势陡然一凝,道:“区区一头猪妖,也妄想知晓本王的名讳?”

    他将气势一点一点的逼向女鬼,继续道:“你若不想走,本王可以成全你!”

    闻言,女鬼身形一颤,双眸中带着一丝惧怕,但心中却是疑惑重重。

    它们这等厉鬼,本就是人生前的怨恨产生,生性嗜杀,且不说这等交怨,哪怕是擦肩而过看你不爽,都会直接出手将你灭杀。

    可眼前这尊鬼王,却是打破了她的常识。

    “难道这尊鬼王受了致命伤,只保留这可怕的威压,不然的话,自己抢夺连尊者都口馋的大补之物,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自己?”

    女鬼心中念头暗暗攒动,提起胆气,冲陈生微微一辑,道:“前辈若是不屑告知小女子名讳,不如等尊者归来再商议如何?”

    瞧得原先被自己吓得瑟瑟发抖的女鬼,竟然如此开口冒犯,陈生心沉到谷底。

    “念你初犯,给你机会,当真本王脾气好吗?”

    此时别无他招,陈生唯有硬着头皮,继续演下去。

    “咯咯......”

    女鬼却是掐着兰花指,发出了嘲讽的笑声,道:“既然前辈脾气不好,小女子这般冒犯,理应受罚,还请前辈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