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祖宗在线陪玩如闻小说 > 第三十八章 爹说,凡事得听媳妇的!
    净坛的目光带起了一丝戏谑。

    “没有了盘龙桃给你们提供能量,就只能困于临海之中。而你如此年轻,就能做到这般地步,想来在龙族中也是一位天才。”

    “可惜啊,你上不了岸,我在这里闭眼疗伤,你又能耐我何?你背后海中的那个老不死倒是有能力杀我,可他现在能动一下?”

    面对净坛的嘲讽,龙儿脸色微冷,道:“你若放了他们两个,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我便欠你一个人情。”

    闻言,净坛一愣,目光在陈文和龙儿之间来回移动,旋即明白过来,道:“啧啧,我说怎么那么大火气,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你......”龙儿满脸羞愤,瞪了一眼净坛,道:“之前提议如何?”

    “不如何!”净坛摇了摇头。

    他细细感知了一下,周围似乎没有威胁,并不再理会龙儿,自顾着进入疗伤状态。

    眼下,局面有些僵持。

    陈生知道,自己没有导演的天份,安排的戏,就没有一次顺利。

    原本想要借刀杀人,奈何龙儿这把刀太短了!

    想要破局,就只有将猪妖拖入龙儿的攻击范围。

    可是现在,谁去呢?

    陈生一拍脑门,目光落在了自家人身上:“老四,要辛苦你了!”

    【叮!】

    【玩家“陈生”使用“托梦”技能,获取托梦时间为:一刻钟!】

    【扣除100财富,当前财富1688!】

    【玩家进入被托梦者陈文梦境!】

    眼前的景象变化,陈生便是见得陈文一席白衣,腰间挎剑,手中提酒,面对冲上来的一番宵小,仅仅是眼神威慑,便是将其全部镇住。

    在众目睽睽之下,陈文来到了一貌美女子身边,满脸帅气:“在下陈文,不知小姐可有意中人?”

    女子被迷得晕头撞向,扑向陈文。

    嘭!

    紧接着,女子被一脚踹飞,陈生劈头盖脸便是一巴掌拍在陈文的脑袋上。

    “我打死你个逆子,你媳妇现在为了你在拼命,你居然背着她与其他女人调情!”

    “还不赶紧帮你媳妇去!”

    陈文一脸懵逼,怎么老爹又出现了?

    “给我醒来!”

    见得陈文一脸懵逼状态,陈生气就不打一出来,拍下去的巴掌瞬间加力。

    “啪!”

    “爹,别打!”

    陈文猛地起身,然后睁开眼,心有余悸的扫视四周,只是眼前的景象,让他难以接受。

    陈君临昏迷在身边,阿巴兄弟满身鲜血,自己心爱的女子站在海边,满脸焦急。

    “文郎,你快到我跟前来,那人想杀你!”龙儿见得陈文苏醒,急忙喊道。

    净坛听得动静,也睁开眼,望向陈文:“陈文兄弟,你莫要听信这妖女胡说,之前这女人冲上岸,气势汹汹将你打晕,还要带走你侄子,若非我拼命阻拦,只怕你已遭不幸。”

    “什么?不可能!”

    陈文难以置信。

    “你莫怕,这女人无法走远,等我恢复实力,帮你杀了这个骗你的妖女。”净坛急忙说道。

    “文郎,你别信他的鬼话!是他想要杀你!”龙儿怒道。

    陈文相互看看,一时之间,拿不定注意。

    最终,陈文还是一咬牙,走向了净坛。

    见状,龙儿满脸失望,而净坛则是兴奋不已。

    这小子天真,居然信了,待到自己实力恢复些,定要好好报答一番。

    陈文用行动做出了选择。

    他走到净坛身边,毫不犹豫的一脚:“老爹说了,凡事都得听媳妇的,你还想骗我!”

    一脚踹翻了净坛,抓住对方的脚,就朝着龙儿拖着过去。

    “小子,你竟敢踢尊者我,等我逃出去,定要你生不如死,炼制傀儡,供我驱使!”

    净坛没有之前的风轻云淡了,怒吼起来。

    闻言,陈文停下来,将其鞋子拔了直接塞到净坛嘴巴里面,这才拖着对方前进。

    从未干过苦力的他,身体本就羸弱,何况净坛还是一个大肥猪,也就几丈的距离,硬生生用了半刻钟。

    一到自己攻击范围,龙儿毫不犹豫,水剑凝聚。

    “你要是敢动手,我便让这小子陪葬!”

    见得命悬一线,净坛面露疯狂,将口中的鞋子甩掉,直接吐出一颗念珠。“这是我本命灵珠,一旦我自爆,方圆数十丈内,别想有活物!”

    说着,净坛直接抛出了念珠,嘴中念念有词,紧接着念珠剧烈震动起来,轰然爆裂。

    “不!”

    龙儿大惊失色,猛地挥手,水剑消散化作水盾,附在陈文叔侄身上,抵挡住爆炸。

    但毕竟是肉体凡胎,哪能抗住如此冲击,一瞬间便是倒了下去。

    净坛似乎早就料到这一幕,在念珠爆裂开来的同时,就化作黑烟冲着远处一闪即逝。

    “被他骗了!”

    龙儿俏脸怒色上涌。

    “逃就逃了吧,看他也不是打盘龙桃的注意。”水中庞然大物默默沉寂下去。

    此事,龙儿才担忧的跑过去查看陈文,见得对方只是震晕过去,这才松了一口气,旋即不舍得看了一眼,遁入水中。

    另外一边。

    危及生命得关头,净坛毫无保留得逃命,进入到邙山之中。

    “该死的陈家、临海龙族,别让本尊者逮着机会,否则一万倍还给你们。”

    用尽全力之后,净坛如同被抽走了力气,从黑烟中跌了出来。

    “完了!”

    净坛心中绝望。

    纵然侥幸从临海龙族手中逃得一命,但现在这个情况,哪怕是那个陈家小孩陈君临在此,都能置他于死地。

    就在净坛等死之际,一道声音却突然传入他耳中:“师弟,你怎会伤成这个样子?”

    熟悉的声音响起,净坛强撑着一口气,睁开了双眼。

    只见面前一人身披战甲,威风凛凛,穿着大秦王朝校尉的盔甲,不由得欣喜若狂。

    “师兄,怎么会是你?”

    “师父见你迟迟没有消息,便让我过来看看。”说着,校尉扶起净坛。

    “唉!”

    净坛便是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是我办事不利!”

    校尉听后,眼中凶光闪烁。

    “该死的龙族,竟然敢如此对待我陈.......圣血宗的弟子!”

    似乎在强忍着怒意,缓了好久才对着净坛说道:“师弟莫担忧,待我替你疗伤之后,我们师兄弟再去临海,寻那龙族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