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祖宗在线陪玩如闻小说 > 第三十三章 我陈生绝不是不负责的祖宗
    “这样也能得到香火值?”

    陈生听得系统的提示,有些诧异,但见得面前那么多冤魂消散,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放心去吧,后续我会帮你们把仇报了的。”

    经过猪妖这么一闹,整个陈家灵堂热闹起来。

    陈凡这个小家伙跑得最快,见得冯严红摔倒,连忙上前搀扶:“奶奶,你没事吗?”

    “没事!”冯严红摇了摇头,强行镇定的说道:“之前有一个小偷进屋,所幸小道士发现,将其赶跑了!”

    “哪个家伙这么胆大?竟然进我陈家偷东西?”陈海握着菜刀,闻讯赶来。

    “大家还是回去看看,有没有丢什么东西,四弟,你去一趟县衙,让他们查一查。”陈魁作为大哥,很快吩咐下来。

    待到人散差不多,他才走到鹿专澈面前,道:“恩人,你有什么发现吗?”

    作为依靠捕鱼为生的陈魁,都信奉龙王海神之类,讲究三火五香之道。

    五香保佑他们平安出海归来,而三火则是规避邪祟。

    一直以来,陈魁对三火都是保持质疑的态度,但刚才进入灵堂的时候,却感觉到一阵阴风刮过,让他浑身打颤。

    不过这个感觉来的快,也去得快,可留给他的印象颇为深刻,因此询问鹿专澈。

    “陈魁兄弟,此事就你就不要管了!”鹿专澈一脸郑重地说道。

    “我知道了。”陈魁也看出来事情并非那么简单,既然鹿专澈这么说,他便不再管。

    鹿专澈叮嘱了一句后,走进灵堂,见得满地狼藉,不由得面带愧疚之色。

    他原本以为那位前辈闭关突破去了,才把陈家交给自己看管。为了恢复实力,他一直小心翼翼,生怕出现意外。

    然而如今,却是有人当着他面闯进了陈家,他浑然不知。

    最主要的是,从现场看来,那位前辈似乎并未离开陈家,不然怎么会出现那惊世骇俗的两道剑气?

    此时,陈家三子都在围着小道士道谢,但鹿专澈却知道,根本就不是小道士的功劳。

    纵然实力大不如从前,但是眼力还在,小道士虽然是天师道的弟子,但是几斤几两的实力,瞒不过他双眼。

    不过想到前辈都没有任何反应,他在这里瞎担忧什么?便是重新在陈家周围巡逻了一番。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至于陈生,坐在自己灵牌上,看着那被自己三个儿子围在中央,不断道谢的小道士,气就不打一出来。

    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小道士是个人才,竟然精通佛道两家道法经书,若是他从旁协助培养,说不定能将其培养成集佛道两家为一体的大能。

    到那个时候,再让小道士帮忙超度孤魂野鬼,香火值不是源源不断?

    至于小道士还不是陈家人,他陈生就没有在意了,毕竟,他看上的,就没有让其跑了的理由。

    夜晚。

    陈家人有惊无险的渡过,直到天亮,衙门的人才姗姗来迟,装模作样的检查一遍,然后表示会尽力查办,便再没有下文。

    陈家也没有丢什么重要的东西,以至于陈家人没多管,生活还得继续,各自又进入了忙碌的一天。

    只有陈生,此刻坐立不安。

    对于猪妖的任务,他都是能拖则拖,绝对不打草惊蛇,但却没想到,猪妖主动找上门来了。

    他本来以为陈家有了鹿专澈和小道士,可以高枕无忧,却不料,现实告诉他,两个加一起都不是猪妖的对手。

    乃至算上他这个陈家老祖宗,想要灭杀猪妖,也难以做到。

    他之前购买的“千军易辟”,也就是威势不错,但威力却是弱上许多。

    那猪妖本就是重伤未愈,加上自己偷袭出手,才能趁其不备击伤。可即便如此,对方也只是加重了伤势,依旧成功的逃命。

    猪妖若是胆子再大一点,与陈生缠斗的话,必定是看得出来陈生也只是狐假虎威罢了。

    “之前那猪妖进灵堂的时候,似乎被什么东西吓到了。”

    陈生回想起来当时的场景,旋即飘到了院子中,扫视着周围:“让他恐惧的究竟是什么呢?”

    整个院子出开果子累累的桃树之外,空无一物。

    最终,陈生将目光落在了桃树上,当然不是认为一棵桃树能让对方害怕,而是桃树下面种着的盘龙桃,或者说,盘龙桃的赠送者。

    “临海龙族!”

    肯定是对方发现了盘龙桃上有临海龙族的气息,所以才会露出那般惊吓得表情。

    “我差点把自己的四儿媳妇给忘了!”

    有了陈生的BUFF加持,陈文最近情话、套路是一层接着一层,弄得龙儿晕头转向。

    就在昨晚,一人一龙还交换了初吻。

    虽不知自家四儿媳妇的实力,但毕竟是一条龙,收拾一个猪,想来不在话下。

    但如今自己这个状态,想要求对方出手都难,思来想去,也只有看自己四儿子的了!

    “儿子,老爹帮忙才让你拥有一份甜蜜的爱情,如今是时候回报了!”

    陈生打算利用“托梦”,去给儿子交代一下。

    一念至此,陈生则是慢慢悠悠的飘过院子,路过陈魁、陈海的房间,还能听到少儿不宜的声音,无奈的摇摇头:“每天都像是一头老黄牛般耕耘,也没见让我多抱几个孙子。”

    停留在陈文的房间,没有像两位哥哥那般,陈文房间的灯火还亮着,里面还传出来细微的读书声。

    “真是幸苦老四了!”

    陈生还没死的时候,陈文就是陈家唯一的读书人,为了光宗耀祖,十分刻苦,时常挑灯夜读。

    纵然嘴上不说,但心里面难免心疼。

    “我的好儿子,读书这么久,你应该睡觉了!”

    既然要托梦,自然是要等到对方熟睡,然而几个时辰过去,陈文手中的书换了又换,桌子上都堆起了一叠厚厚的书本。

    然而,在陈生殷切的目光之下,陈文看得津津有味,眼皮都不眨几下,别说睡觉。

    压制心中的烦躁,陈生却只能干等着。

    毕竟,儿子要读书,作为父母,哪有阻拦的道理?何况陈文还是为了光宗耀祖,他作为老祖宗,怎会如此不负责任?

    此时,陈文又双叒缀拿了一本书。

    陈生咆哮!

    “商城有卖板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