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祖宗在线陪玩如闻小说 > 第三十章 陈家保镖扛把子显威
    陈武。

    人如其名,性子火爆,崇尚武力,遇事只会硬刚。

    这些日子,陈武山上狩猎,但这么久过去了,却还是不见人影。要知道,邙山各处都是险境,豺狼虎豹,多如牛毛,敢深入其中狩猎者,大多数都是心狠手辣之辈。

    但陈武现在的属性,却全部都是问号,让陈生有些摸不着头脑。

    难道是陈武遇到了什么危险?

    “再等等,如果超出了武儿最长的狩猎时间,就去邙山看看。”陈生思索着,飘进了院子。

    “这盘龙桃是从龙族手中得到,若是激活,会不会被察觉?”

    龙族!

    光听这个种族的名字,就知道很牛逼。

    即便知道这是个修炼世界,但陈生没摸透这个世界的实力划分,若是这里的龙族,和《西游记》里面的四海龙王相当,招惹了对方,别说在临海捕鱼,喂鱼都难。

    而且自己的小儿子,还和临海龙族的龙儿腻歪着,保不准哪天事成,他陈生还有可能和龙族成为亲家。

    如此一来,第一印象就很重要了!

    到时候等自己小儿子生米煮成熟饭,再出什么问题,自己也有理由,自家人,谁保管还不是一样!

    ......

    临海村。

    吴家。

    此时后院之中,戒备森严,吴家的家兵将其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而那院中,凄厉绝望的惨叫,连绵起伏不断。

    吴三清望着眼前几十具倒在血泊之中的妙龄女子尸体,那张绝望惊恐的表情,让他心中畏惧无比。

    “尊者!”

    吴三清面对正中央的肥头大耳的油腻男子说道:“可满意?”

    “不错!”

    那油腻男子起身,舔了舔嘴巴,拍拍自己圆鼓鼓的肚子,打了一个饱嗝,这才回应。

    这便是被张龙象追得满世界跑的猪妖净坛尊者。

    “吴老爷费心了!”净坛尊者擦了擦嘴角的鲜血。

    “都是小人该做的。”吴三清连忙恭敬回应。

    净坛尊者微微颔首,笑道:“不错!不错!你小子倒是挺让我满意的,放心,待我回去宗门,一定给你家的吴邪美言几句。”

    “那真是太感谢尊者了!”吴三清闻言,连忙对着净坛尊者跪拜下去。“尊者大恩大德,小人无以为报!”

    “不用如此,也就你家吴邪天赋不错,这么短时间内能有我师弟的半成火候,用不了多久,你吴家便可不必着眼于小小的临海村了!”

    说到此处,净坛尊者话锋一转,道:“吞食了这些女子的血肉,伤势恢复了几分,但想要痊愈,光靠这些,已经不足够了。”

    “剩下的就留着吧,待宗门来人,也算有个招待之物。”

    吴三清连忙叫人将剩下的女子关押起来,留得自己和净坛尊者。

    “交代你的事情,做得怎么样了?”净坛尊者询问道。

    “禀尊者,那陈君临一直在陈家,并未出来过。就之前,有一个小道士去过陈家,就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吴三清思索了一阵,小心翼翼的回道。

    “小道士?”净坛尊者双目眯了起来。

    “是的,不过我看那小道士木讷得很,估计也是下山化缘的。”

    说到此处,吴三清见得净坛尊者满脸不耐,连忙解释:“小人之前便派人去陈家,想要将陈君临抓回来,但不知为何,那鹿专澈却三番五次的与我吴家作对,将陈家护得牢牢的,让小人,无从下手。”

    “废物!”

    净坛尊者一声冷哼,呵斥道:“你吴家那些人简直就是废物,连个落魄的江湖侠客都对付不了。”

    “小人该死!”吴三清慌忙地跪在地上。

    “罢了,待本尊者亲自出手了结他。”

    净坛尊者头也不回的踏出吴家院子,旋即化作一道黑烟,冲向陈家的方向。

    不多时。

    净坛尊者身形落在了陈家外的一颗大树上。

    小小陈家,此时早许多人就各自回房休息,唯有灵堂和面前的院子中,还有一丝光亮。

    净坛尊者从树上一跃而下,落入了陈家院子中的杂草堆中。

    微微露出一双眼睛,便是见得院中还有一老一少的身影。

    “鹿叔,不是说习剑嘛?为什么要教我拳法?”陈凡的小脸上,满是不解和郁闷。

    比起打拳,还是用剑比较帅气。

    “专心出拳,你这都打歪了。”鹿专澈先是无奈的纠正了陈凡的错误,旋即呵斥道:“教你学拳,是为了后面练剑打下基础,你如今这般,拳都打不好,以后怎么学剑?”

    “好高骛远,一事无成!”

    陈凡认真听着,倒没有多少沮丧,反而是更加认真的学拳起来。

    “放心吧鹿叔,这拳,我一定学会。”

    见此,鹿专澈才满意的点点头,眼中充斥着一抹欣赏。

    正当这时,鹿专澈目光如电,逼向院子的杂草从中:“谁?”

    话音刚落,手中的长剑便是刺入了杂草堆中。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陈凡惊讶:“鹿叔,出什么事了?”

    鹿专澈没有回应,而是眼神凝重的戒备着,小心翼翼凑了近杂草堆,见得自己一剑刺穿,什么都没有,不由得纳闷。

    “奇了怪了,我明明察觉到有人的。”

    “哈哈,鹿叔,你是不是太累了出现幻觉了?这临海村,谁还能瞒过您?”陈凡见状,不由得笑起来,拍马屁道。

    “就你话多。”鹿专澈仔细查看了一番,旋即瞪了眼陈凡,道:“看你这模样,应该是不累,既然如此,那今晚多练一个时辰的拳吧!”

    陈凡的脸,变成了苦瓜色。

    而在不远处,有人比他还苦。

    净坛尊者蹲在一处,嘴中吐了一口浊气,“她奶奶滴,幸亏尊者我反应比较快,否则就要阴沟里翻船了!”

    他本就被张龙象重创,此刻重伤初愈,实力尚未恢复到之前的三分之一。

    原本以为小小陈家,一个流浪侠客罢了,哪怕没有三分之一的修为,对付起来也轻松至极。

    谁能想到,仅仅是细微的举动,便是被察觉出来。

    不但如此,刚才鹿专澈那一剑几乎与他擦肩而过,若非反应够快,他就真的被一剑刺成肉串。

    “这个鹿专澈有点不简单呐!”